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甲戌本石頭記的一些回憶

20.08.2020

一九六一年商務印書館發行的甲戌本石頭記影印本

一九七三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甲戌本石頭記影印本

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的曹雪芹卷首自題詩

一九七三年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的凡例首頁

黛玉眉目的描繪

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的凡例首頁

杏仁甜筒與電影

今年七月中旬中華書局出版了一本專論舊雜誌《兒童樂園》的書,《千面樂園—我們的兒童樂園》。我比較有興趣的是書中張浚華寫的序和畫稿的原稿部分。《兒童樂園》是我童年歡樂回憶的泉源。如果將《兒童樂園》從我的童年之中剔除,餘下的恐怕乏善足陳。一路看到小學畢業,突然中斷;只記得最後看到的一期封面是羅翁畫的大過新年,三五穿彩色明豔毛衣的小朋友爬騎在巨大的石獅子身上,放的爆竹如同紅色的花朵,散開在明黃的晴空之上;那白色的官獅瞪眼伸舌,鬃髦翻捲,氣勢雄偉。

升中之後,轉看電影,又是另一片新天地。並且又遇上了《中國學生周報》,裏面有羅卡編的電影版,更加如魚得水,其樂融融。少年時看過的《中國學生周報》也曾經存藏過一段時間,但是經過數度搬遷,終於如同落花一般隨着似水年華流逝無痕。幸好小思老師和她的學生早就把整套的《中國學生周報》搬上了網頁,體系嚴密,方便閱覽,在炎夏永晝飲冰吃雪之餘,可以供我流連,藉此忘憂。說是體系嚴密,一點不假,因為連周報上刊登的廣告也都一一羅列在內。我喜歡看那些汽水麵包電影雜誌和自來水筆的廣告。在那沒有網絡的年代,圖片極為珍貴。廣告裏小小的一方黑白圖畫,也能提供無限的想像。喜歡看那些廣告,例如說自來水筆:純正真不鏽鋼依金筆嘴,幼滑耐用,保證能書寫二十萬字而不會粗鈍。又例如汽水:誠懇的自白:和我們在一起就越快得更美滿更愉快的生活。那真是純樸天真亂可愛的歲月,完全是屬於另一個時代。我願意在這些小小的廣告裏面追尋那早就已經消逝的年輕日子:吃一個杏仁甜筒要五角錢,看一場電影一元二角。如果袋中有二元,便足夠自己前往大華戲院一邊看五點半場的《古堡魅影》一邊吃雪糕了。看罷電影,獨自走在彌敦道上,車來人往,霓虹初上,但是傍晚的空氣裏有一種奇異的遲暮與寧靜。消失了的城市。那是一九六一年。

乾隆甲戌有脂評

一九六一年那一年出版界有什麼大事沒有?那一年的三月三十一日第四五四期的《中國學生周報》刊登了一則廣告:「胡適博士影印紅樓夢甲戌本在港發售預約。本書用道林紙精印,仿古絲線裝訂二大冊,十二開大本,定價港幣壹拾陸元。」預約還有九折。這個版本由台灣的中央印製廠印制,由商務印書館發行,香港方面則由友聯出版社發行,只印五百部,到如今已經極為罕見。據我所知,西西藏有一套。當時我並沒有留意到這廣告。因為那時候我忙着在土瓜灣的一家中文書局購買一本本狄更斯和哈代的中譯本,回家啃個不亦樂乎。初看《紅樓夢》已經是十五歲的事情。但是我比較幸運,走對了路,一看就是看俞平伯的八十回校本,並且配合了他的《脂硯齋紅樓夢輯評》,一起對照着來看。

到了七、八十年代開始搜尋各種脂硯齋系列的手抄本,到如今總算已經收集齊全。其中大部分的線裝手抄本都購自中華書局,包括一九七三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脂硯齋重評石頭記》的影印本,玉扣紙線裝本,一函四冊,印數一千部,定價人民幣二十六元。來到香港售價為三百八十元港幣。那其實也就是胡適甲戌本重印,不過將胡適塗寫的字迹去掉,又刪除了他的藏章。更幸運的是到了二〇〇一年,舊同事黃老師將他收藏的那一套台灣出版的《乾隆甲戌脂硯齋重評石頭記》送了給我,叫我喜出望外。真正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有時候是這樣的:你真的喜歡一樣東西,它會找上門。這又叫做:物歸所好。

原稿真貌最珍貴

這個甲戌本雖然是個殘本(只有第一回至第八回,第十三回到第十六回,第二十五回到二十八回,共十六回),但是根據書中有「脂硯齋甲戌抄閱再評」的字樣,可以推斷它的祖本是現存鈔本系列之中最早的一個本子,最接近曹雪芹原稿的本來面貌,書中的脂批也是各鈔本之中最多的一本,有好些評語為其他抄本所無,所以彌足珍貴。

黛玉眉目態不勝

甲戌本比較耐人尋味的一處是第三回寫寶玉初見黛玉,文本中形容黛玉眉眼的文字,給塗改得異常混亂,各抄本在此處的文字亦各有差異,後經周汝昌在《石頭記會真》裏面,依據列寧格勒原藏鈔本,校定如下:兩灣似蹙非蹙煙眉,一雙似泣非泣含露目。

周汝昌並且按曰:「煙,形容柳色之詞,雪芹好友敦敏咏柳五言詩,即首用之。凡改他字者皆妄筆。」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02/MPW2702_B071-078_E0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