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生的輕盈 愛之沉重 輕靈公主的故事

06.08.2020

女巫魔咒

漸次浮升

墮入愛河

湖中歡樂

《The Light Princess》的封面

Maurice Sendak負責插圖
《The Light Princess》
的防塵書衣 1969年出版

施比受更為有福

長者度日,安全第一。如今我和老伴相依為命,因為她行動不便,萬事由我負責。每天臨睡之前,先把上上下下的門窗、爐灶、龍頭檢視一番,然後安放兩杯白開水在睡房的牀頭櫃上備用;杯子用軟體膠蓋蓋上,嫩黃的膠蓋屬她,淺藍的歸我,以免混淆。照顧一個人當然要花時間和精神,但是我喜歡那感覺。人不能單純為了自己而活。雖說是人生到頭一場空,夫妻只是同林鳥,我卻還未有意願一嘗赤條條來去無牽掛的滋味。有一個人在身邊,煮飯吸塵洗衣都變得有了目標。即使必要時外出一轉辦事,想着家裏有個人在等待,辧事的節奏立即明快肯定,有板有眼。曾經試過我在午睡,卻聽得老伴一聲呼喊:「救我!」原來她不慎跌倒在地。我連忙出去把她扶起,道:「我救你,誰救我?」引得老伴噗哧一笑,說:「施比受更有福。」在《創世紀》裏面,上主說:「人單獨不好,我要給他造個與他相稱的助手。」這是中文本之中最忠實的翻譯,比King James版的更能表達原意:“ It is not good that the man should be alone; I will make him a help meet for him.」後來的英文helpmate就從這裏的help meet for him演化而來。原來是為了有個適當的依靠。這敢情是件好事。在扶老伴從餐桌的座椅上站起來,也頗為費勁;我實在不能抗拒這種開玩笑的良機:「原來愛情是如此不可承受的沉重。」

小公主湖中沐浴

蘇格蘭作家、詩人兼牧師佐治麥當奴(George MacDonald, 1824–1905)是魔幻文學(fantasy literature)的宗師;他的徒子徒孫甚夥,包括《愛麗絲夢遊仙境》的Lewis Carrol,《納尼亞傳奇》的C.S. Lewis,和《魔戒》的J.R.R. Tolkien。他的《輕靈公主》(The Light Princess,1864年出版)是個充滿趣味,發人深省的中篇童話故事。話說在古遠的年代,有一雙國王和王后,在苦候多年之後,終於得到了一個女兒。國王請了各方人物前來慶祝,卻偏偏漏掉了他的親姊姊。這親姊姊是個脾氣古怪的巫婆,不請自來,對親姪女施咒,叫她得了怪病,變得身輕似燕,一個不小心就會浮升半空。這輕靈公主自出娘胎就是如此,因此不以為奇,反而自得其樂;尤有甚者,輕靈公主不單身輕似燕,為人處事也輕浮得可以,任何正經的大事在她眼中都變得可笑滑稽。國王想盡辦法,四出求醫,也無法把輕靈公主轉為正常。不過後來國王發覺公主一旦掉入湖中,卻回復重心。公主竟然終日在湖中沐浴,其樂融融。既然水可以使公主重獲重心,眼淚大約也可以使她變得更為溫柔。有遠方的王子找尋佳偶,遇到在湖中載浮載沉的公主,便去救她,並且對她一見鍾情。漸漸的雙方都有了意思。女巫知道公主喜歡這湖水,便大施妖術,要使湖水亁涸。挽救的方法倒是有的:湖底有個去水大洞,只要有人願意犧牲性命,用自己的身體去做塞子,便能保存這公主喜愛的湖泊。王子為了愛情,願意付出這樣的代價。湖水果然開始上升,在同時,船上的公主向王子提供美酒甜餅,使他有足夠的精力支撐下去,但見湖水漸漸地把王子淹沒。一向舉止言行輕浮的輕靈公主開始變得悲傷,最後奮不顧身跳入湖中把王子救出。王子躺在皇宮的地板上不省人事。正當各人以為王子已經回天乏術之際,王子卻突然甦醒過來。至此輕靈公主再也把持不住,放聲大哭,並且隨之頹然倒地。是的公主終於真正的墮入愛河。她有了愛情,也得到了重心。此其時也,天也下了滂沱大雨,將湖泊注得滿溢高漲。而惡毒的女巫也遭暴雨的洪流淹沒喪生。至於王子要教公主規行矩步,舉止正常,成家立室,則是後話。

赤條條一無牽掛

年輕的時候,我們喜歡過無牽無掛,來去自如的日子,但是一般到後來還是安頓下來了。有所負擔有所牽掛,看來既不灑脫,也不光釆,但是卻比較有人性,也是成熟人生的一部分。英文的sad,一般解作「悲傷」,但是在英文古詩之中sad解作「沉重」或「充滿」。過分追求灑脫輕靈,結果變成輕浮空虛。充實而豐富的人生皆因有了沉重的負擔和憂傷的牽掛。我們或許都幻想作不戀愛的神仙,因為戀愛畢竟是一件沉重而能帶來哀傷的一件事情,不然為什麼就說「墮入愛河」了呢?英諺有云:Sadder but wiser也是同一道理。心情沉重,也就是悲傷的意思。人生在世,還得在輕靈和沉重之間作一抉擇。

蝴蝶輕最是孤獨

輕靈公主在她沒有重心的日子裏,完全像一隻蝴蝶。書中說公主的一個輕吻縈繞在她的唇上,如同玫瑰花蕾上面的一隻蝴蝶,且一陣輕風便將她送到半空裏去。又說公主只消輕移腳步,便會浮升至父王的頭上,又或者向前往後地飄舞如同蝴蝶,這完全叫我想起西西的詩《蝴蝶輕》。詩人說自己愈來愈變得像一隻袋鼠,袋中纍纍地滿載許多東西。詩人在思量如何捨棄,如何忘記:

漸漸地明白/蝴蝶為什麼能夠飛了/因為因為/蝴蝶輕/因為因為/蝴蝶沒有心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00/MPW2700_B071-078_001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