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陳微薇專欄:污染都市病

16.08.2018
明報資料室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8-22-%e4%b8%8b%e5%8d%883-34-01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8-08-22-%e4%b8%8b%e5%8d%883-34-01

姑姑早年移民加拿大,每數年便會舉家回港探望親友。回來時,微薇總會把握時間和他們相聚,有趣的是,表妹Amy每年抵港不久後都會不經意說着同一番話:「真糟糕,鼻敏感又復發了!每年回來必買的手信,一定是某某牌紙巾,每天都要用上兩三包!」

她那個像空氣污染感應器的鼻子,以及每次不以為然地對香港說出重複又重複的註解,也適用於微薇很多其他朋友身上,不少患哮喘和濕疹的朋友,平日要用藥物制止病情,但只要一離港就會相安無事,直到回港後又故態復萌。這些都市病在香港很常見。據香港哮喘會指出,每百個成人就有五個患哮喘。而鼻敏感更誇張,每四個人就有一個中招!這些毛病關乎皮膚及呼吸道的健康,自然要算上香港空氣污染的帳。

香港的空氣污染雖然不至北京般嚴重,不過其空氣質素一直未如理想,長年超出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安全水平。以路邊污染為例,作為車輛主要污染物的二氧化氮(NO2)過去二十年的年均濃度均超出世衛水平的兩倍以上。據香港空氣質素指標規定,其一小時濃度水平不應超標18次,不過單單銅鑼灣一個路邊監測站,在2016年11月1日至2017年10月31日期間,超標次數卻多達237次!

香港交通擠塞是等閒事;大廈林立、環境密集,街谷效應嚴重,加劇空氣污染的問題。常人不難理解,城市規劃和交通管理策略,對環境的影響深遠,也左右着公眾的健康。非牟利機構健康空氣行動剛於上月發布2018上半年空氣質素檢討,檢視2013年政府推出《清新空氣藍圖》以後的減排進展。機構認為2018年的空氣污染跌幅緩慢,除了憂慮2020年未能達到藍圖外,亦指出目前空氣污染管制策略見樹不見林。

香港政府2013年資助商業車輛更換新型號,並為淘汰舊車設立時間表。可惜,其他車輛卻完全沒有零排放的政策目標。2013年推出的「綠色運輸試驗基金」也僅是派錢給機構及企業購買乾淨車輛,卻沒有推動維修技術、充電設備等支援,截至2017年,獲批款項只佔整筆基金撥款(3億港元)的3%!專營巴士亦然,巴士公司只會跟隨現時法例十八年車齡上限的規定,待2036年才全面更換歐盟三至五型巴士。

交通擠塞會令路邊空氣質素惡化,唯有配合恰當的交通管理才可改善路邊空氣污染。英國倫敦市早已推出”Healthy Streets for London”行動綱領,鼓勵街道步行、擴展市區單車網絡等,減少車輛,以降低市民罹患心血管、癡肥、糖尿等疾病的風險。可惜,在香港要求跨局通力合作,以公眾健康為共同承擔的目標,現時看似天方夜譚之事。歸根究柢,長官無視空氣污染實是公眾健康的重大危機,各個政策局皆不認為是自己責任,以致路邊污染成為真空地帶,車輛管理、整體交通策略規劃都不以健康作重點。

看着私家車繼續增長,電子道路收費計劃繼續只聞樓梯響,反映沒有整全的政策思維改革,空氣就只會持續的嗆人,大家都只能自求多福,忍受着都市病的折磨。

明報資料室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08/螢幕快照-2018-08-22-下午3.34.01-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