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乜仲睇書】王聰威:讀書對我來說,純粹是一種快樂的事,讀幾頁就很快樂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做乜仲睇書】王聰威:讀書對我來說,純粹是一種快樂的事,讀幾頁就很快樂

19.05.2022
藝文組
網絡圖片、受訪者提供

王聰威是小說家,也是《聯合文學》總編輯,不論在公在私,都與各類書籍打交道。文學書以外,他也因應工作需要和生活風格愛好而看其他類型的書。像他愛下廚,料理和生活藝術的書,就是手邊可及的物件。想像不到的是,他原來也是軍事迷,兼愛桌遊,雖然他謙稱不算專家,但其閱讀和藏書量可達瘋狂級別。隨心又自在,快樂讀書,讀書快樂,來看看王聰威作為書迷的「戀人絮語」!

 

王聰威,台灣小說家,現任聯經出版創意總監暨《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鹽份地文學》總編輯。
王聰威,台灣小說家,現任聯經出版創意總監暨《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鹽分地帶文學》總編輯。(攝影:安比)

明:《明周文化》編輯N
王:王聰威

明:最近看什麼書?
王:剛開始看艾力克菲耶的《三境邊界秘話》和梅原真的《重塑日本風景》。

明:有什麼特別原因嗎?
王:《三境邊界秘話》是因為台北國際書展,我要跟菲耶對談,得做功課。《重塑日本風景》是因為工作上,常要做策展和聯名、文創商品等,是本很棒的啟發。

明:你是《聯合文學》總編輯,又是小說家,看文學書似乎是必然的,有沒有別的領域,也是你看書的興趣?
王:武術和戰爭史、軍事史、武器史,武術的話,偏日本和中國武術,另外是日本戰國史。

明:對,我知道你愛玩戰爭遊戲,而且是十分專家那種級別。為什麼有這種偏好,可以說一下嗎?
王:只是愛好,稱不上專家啦。我特別喜歡排兵佈陣的遊戲,也喜歡讀說明書,這種桌遊剛好兩者都有,說明書也特別難。說明書給人一種重新架構一㮔世界觀的感覺,一種用邏輯來描述紛亂世界的感覺。

明:很理性的感覺。(笑)
王:不是那麼準確,可是盡力描寫或重建的姿態與渴望,很迷人。然後我又剛好喜歡軍事史。

明:這跟小說有點像吧?
王:有點像。如果能用說明書的方式寫一本小說,一定很棒,像《戀人絮語》一樣。我覺得《戀人絮語》是最好的小說⋯⋯雖然是在談另一本小說⋯⋯總之,我會因為戰爭桌遊而去買軍事書,也會因為讀了軍事書而去買桌遊,簡直是萬劫不復的感覺。

《戀人絮語》
《戀人絮語》

明:看你平常喜歡煮食,注重生活細節,是否也愛看食譜和生活消閒那些?有沒有什麼推薦的作者,或是最近看過有趣的有關書籍?
王:這類書太多了,推薦幾本:矢吹申彥的男性料理讀本、有元葉子的《料理研究家的餐桌生活學》、渡邊有子的《365日日常生活與餐食》。都是結合飲食和生活,品味的書。我只是愛做菜給家人和友人吃而已,所以輕鬆做做,養成自己的生活風格與品味就足夠了,不用變成很厲害的大廚!

矢吹申彥的男性料理讀本
矢吹申彥的男性料理讀本

明:近年疫情關係,我也常在家煮飯,開始鑽研食譜,發現原來食譜也有很高深的學問。好的食譜,也是好的說明書,可以啟發人的做菜潛能,但真的要動手做才會懂得。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
王:當然!一定要實際動手做做看看!寫小說也是,一定要實際動手才知道有多難⋯⋯昨天才炒壞了一盤蛋!我已經非常會做煎蛋捲了,日式西式都會,但炒蛋居然失敗了。

明:我們廣東話有句叫「中伏」,即踩了陷阱,也是要動手做才知道「中伏」了。(笑)
王:對!在有限的能力裡,試著做做,做壞了也沒人會在乎的地步,這樣就能輕鬆地嘗試。

明:很好的建議。另,你家中藏書擺放很整齊,分類有沒有什麼喜好?會不會固定清書?
王:只有大分類,小說、散文、詩分類放一面牆,藝術史、人文社會、生活品味、歷史、運動武術分類等放另一面牆,雜誌放最底層,軍事史和桌遊放和室的書牆,因為是純粹浪費錢的個人興趣,也沒人在乎,所以不好意思放客廳給朋友看見!偶爾清書,但清書之後,覺得好像沒清的感覺,相當神秘,書好像自己會繁殖。

明:選書有什麼標準?有沒有不斷重讀的書?你剛才說到《戀人絮語》,這是否時常重讀的一本書?
王:《戀人絮語》確實重讀過幾次,但是年輕的時候了。重讀的書不少,食譜就常常重讀⋯⋯(選書)倒沒什麼標準,熱衷一個主題時,就會一直買類似的書,以前著迷過記憶術和速讀術,就買了一大堆。

明:會寫讀書筆記嗎?有什麼特別的讀書習慣嗎?
王:幾乎不會做任何筆記,會折貓耳朵,不太用書簽,都是直接折角,是狗耳朵,不是貓耳朵,哈哈。

明:哈哈。最瘋狂的讀書經歷是什麼?可就是學習記憶術?
王:買最多的,除了文學書之外,應該還是軍事史吧!去任何書店都是先找軍事史的書,讀的本身,倒是還好,常常買了沒讀,只是打開來翻一翻就心滿意足。記憶術倒是學了不少種,但我以記憶很差聞名,顯然讀記憶術的書對我來說沒什麼用,哈哈哈。

明:這是什麼心態(笑),只是買來收藏吧?像那些買了限量名牌波鞋的迷,買來不穿,結果幾年後變成了碎片。
王:是這樣沒錯﹗

明:(這是開玩笑。)你至少還有書。
王:真的是買來就心滿意足了,桌遊也是⋯⋯買了十年的桌遊,連外包裝都沒打開來。

明:可以理解,這是迷的最高境界。
王:就是浪費錢!

明:好了,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還要讀書?
王:除了工作所需之外,現在讀書完全是一種快樂的事了,不會有人對我考試,也不會有人來問我說「這本書你讀過了嗎?」,不會有人因為我沒讀哪本書而瞧不起我,讀書對我來說,純粹是一種快樂的事,讀幾頁就很快樂,然後丟在一邊去煮飯,有空再回來讀個幾頁,有一件隨時會讓人快樂的事情在手邊,而且自在地想做就做做看的感覺。我不是學者,不是研究者,也不是什麼非得依靠讀書才能生活的評論家一類的。

明:所以曾經有過痛苦而不想讀書的階段?
王:幾乎沒有吧,只有失戀吧,還有媽媽過世。除此之外,讀書就是一種日常,只是看讀什麼而已。

王聰威

台灣小說家,現任聯經出版創意總監暨《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鹽分地帶文學》總編輯。臺大哲學系、臺大藝術史研究所畢業。曾獲21世紀上升星座、巫永福文學獎、中時開卷十大好書獎、法蘭克福國際書展選書等。著有長篇小說《生之靜物》(日文版《ここにいる》)、《師身》、《戀人曾經飛過》、《濱線女兒──哈瑪星思戀起》,中短篇小說集《複島》、《稍縱即逝的印象》,散文故事集《編輯樣》、《編輯樣Ⅱ》、《作家日常》、《中山北路行七擺》、《台北不在場證明事件簿》,詩集《微小記號》等。

藝文組
網絡圖片、受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