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匠人】父子檔 打造一毫米的玉片
熱門文章
香港工藝復興

【新世代匠人】父子檔 打造一毫米的玉片

28.11.2019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聽說家傳之寶「傳玉不傳金」,玉器的價值及不上黃金,但勝在每塊都獨一無二,而且有人相信玉有養生和保平安之效。玉器代代相傳,但玉器工藝卻快將失傳。家業造玉器的談浩然(Eddy),幾年前因父親談洲生的一場大病,決定承繼父親磨練多年的手藝,創辦「小玉舍」,到父親大病痊癒後,仍繼續父子檔拍住上,設計新的玉器首飾和藝術裝置。如他們最新為DesignInspire《RetroInnovations 一「物」相承》展覽創作的《玉儀》,便是結合二人的精湛工藝和創新設計之作。

淡洲生(左)與兒子談浩然,父子二人都對造玉器充滿熱誠。
淡洲生(左)與兒子談浩然,父子二人都對造玉器充滿熱誠。

《玉儀》是一個用來看玉的儀器,裝置的結構是木造的三腳架,上方裝有聚焦燈,燈下是嵌有六塊超薄玉片的轉盤,只要攪動轉盤的手把,不同玉片的顏色和紋理便會投射到裝置下方的平面,有的白如雪花,有的綠得像極光。Eddy指:「這裝置的概念源於人們看玉的動作,很多人喜歡把玉放在燈光下照,細看當中的紋理或看有沒有裂痕,我就想,這看玉的動作,可否不只是一個人看到,而是可以很多人一起去看呢?」

整個裝置,除了聚焦燈之外,都是由父子全手造,包括木框架、用來保護和承載玉片的金屬轉盤,以至鏍絲也是自己造!一件作品,集木工、金工和玉雕三種工藝於一身。而裝置的主角─六塊玉片,更加薄到只有1毫米,連有四十三年經驗的老師傅談生也被考起:「為了這個作品,其實犧牲了很多玉,因為太薄的玉片很容易斷。」談生一向十分惜玉,總是把每塊玉用到盡,雖然犧牲了一些玉,但看到製成品,他讚不絕口:「每塊玉片厚薄和顏色不一,這裝置可以反映出不同玉的質感,又可以自己去轉動,係咪好好玩呢?」

轉盤上有六塊不同玉片
轉盤上有六塊不同玉片

新舊美學磨合

談生的家就是製玉工房,家中有個小小的房間,放滿造玉的儀器和工具,連廚房的水龍頭下,也藏着拋光機,切玉、打磨、雕刻、拋光,全由談生在這小小的工房完成。Eddy從小到大,看着父親在家中造玉做到無停手:「基本上除了睡覺以外,都是在工作,玉已經是我們家中的一部分。」幾年前,談生不幸患腸癌,本身是修讀產品設計、擅長木工的Eddy,眼看家中的儀器,不知道會否有再開動的一天,更不希望父親多年來的手藝和心血就此化為烏有,於是臨時把其final year project,改為成立品牌「小玉舍」,創作玉器首飾。

「玉儀」的設計圖,每個部分都要計算得十分精準。
「玉儀」的設計圖,每個部分都要計算得十分精準。

Eddy設計的首飾富有現代感,常以白銅、黃銅等金屬襯托出玉器,刻意不用貴的金屬,突出玉本身,設計亦偏向簡約清淡,絕對沒有傳統玉器的老土感,十分討人喜歡。其中一款很受歡迎的戒指,一個簡單的金屬圈,包裹住一顆可以360度轉動的小玉石,令到玉石每一面都可以接觸到皮膚。Eddy主要負責設計和金工的部分,玉器的製作主要由談生幫忙,父親笑言:「我經常都叫佢做『老細』。」

兒子需要幫忙,父親不會托手肘,但畢竟兩代人的美學標準不是一下子可以磨合得到。談生擅長做靜物,如傳統玉器舖常見的鮑魚、冬菇等好意頭之物,而兒子Eddy的設計就不拘一格,例如Eddy早期設計的雙玉系列,是把兩塊不同的玉石拼在一起,形狀三尖八角,談生直指「岩巉」:「我一般不會這樣做的,但他要做功課,我就幫他做啦!」Eddy指:「爸爸不喜歡起角的玉,但後來我第一次賣這些作品,證明這款式是有人喜歡的,漸漸地也開拓了爸爸的欣賞角度。」

對於兒子願意繼承自己的手藝,談生表示十分高興,除了是因為多年心血不會流失之外,也因為有人可以繼承他的原則:「起碼有多一個人保證不會賣假貨,會創造有質素的產品。」Eddy也認為二人合作之後,有更多話題:「我更加了解他的世界,他也非常熱心地支持和幫助我。」兩代傳承,傳的不只是手藝,也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父親談洲生花了很長時間去製造出1mm薄的玉片
父親談洲生花了很長時間去製造出1mm薄的玉片

《DesignInspire創意設計博覽》

日期:12月5日至7日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劉玉梅,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香港工藝復興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1/m191115sim-02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