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Sonic Boom 來回太空又折返地球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評論】Sonic Boom 來回太空又折返地球

20.07.2020
月鳥

這陣子,關於上太空的新聞連綿不絕。

SpaceX成功將兩名太空人送上國際太空站的同時,又有中國「長征五號乙」首射成功,Virgin Galactic與Blue Origin同樣為飛上太空傾盡全力,太空之旅再一次成關鍵詞;加上近期空山基、Daniel Arsham、Tom Sachs那些很Futuristic的藝術作品被熱烈追捧,喚醒了我沉睡已久的太空情意結。

十來歲時有段日子沉迷於星空之旅,不過一九八六年時看到太空穿梭機挑戰者號升空不久發生解體事故,就像給表弟拆散了LEGO穿梭機積木一樣,太空夢一秒之間完全破滅,不過有樣東西是至今沒變,就是在無重的狀態下,一個怎樣的歌曲Playlist才是最適合太空人?

s5

也許《2001: A Space Odyssey》中大量使用古典樂章,以及Hans Zimmer為《Interstellar》譜下Modern Classical配樂太深入民心之故,令到不少人將太空和古典劃上等號,不過一直以來,我仍是覺得Spacemen 3以及一眾分支Spiritualized、The Darkside、Spectrum、Sonic Boom、E.A.R.,全為太空人創作,即使將他們作品打亂再整合,也好像是為離開大氣層度身訂造般,Spacemen 3的確沒有改錯名。

Spacemen 3未必是英國最著名的Indie獨立樂隊,卻肯定是最傳奇的一隊,兩位主腦人物Jason Pierce和Peter Kember的故事,有如電影般曲折離奇,二人於十六歲時在Rugby Art College校園認識,一起夾Band玩音樂,大家除了一樣喜歡六十年代Garage Rock、Psychedelia,更巧合的是他們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十九日),的確是有緣人,可惜友誼萬歲始終敵不過個人Ego,由志趣相投的密友,變成終生不瞅不睬的敵人,Spacemen 3未及十年已解散。Jason Pierce另組Spiritualized曾揚威流行榜,Peter Kember則以不同代號、樂隊繼續堅守Underground路線,剩下的就是歷史,若以現今網上標題黨的準則,「樂隊成員同年同月同日生 反目成仇所為何事?」一定為Spacemen 3換來不少點擊率。

s4

對於年輕一代來說,認識Peter Kember這名字,大都可能是源自他以Sonic Boom名義替大紅Indie Rock樂隊MGMT監製《Con-gratulations》,這碟在英美流行榜分別登上第四和第二位,是Peter Kember個人音樂履歷中最接近主流的一次。而在Peter Kember眾多身份當中,Sonic Boom是唱片產量最稀疏的一個,當他化成Sonic Boom,就以更Song-Based的姿態出現,上一張專集已經是一九八九年的《Spectrum》,相隔多年後,他重用這名字發表第二張個人專集《All Things Being Equal》,太空人靜悄悄地回歸地球。

少年十五接觸Sonic Boom的《Spectrum》,全碟瀰漫着濃濃的黑暗、孤獨、疏離、冰冷、無助感覺,有如「天國近了」,那給我帶來的震撼程度,相信不下於八十年代初年輕人聽到Joy Divsion的《Unknown Pleasures》、《Closer》,加上該年發生了北京六四事件,死亡原來是這麼遠那麼近。年少,可以是無知,可以是氣盛,也可以是多愁。

等了又等,Sonic Boom回來了,我不再是那個十五歲少年,而他也不再是從前的死士。雖然《All Things Being Equal》依然佈滿大量Vintage的Analog Synth琴音,用上了十多款不同電子器材,由EMS Synthi AKS、Eventide H910 Harmonizer等古董級別,再到Thumbs Up Music Modem玩具Keyboard,但氛圍跟前作完全不一樣,畢竟那個「前作」已經是久遠的事情,再者他在官方文案中透露,啟發他今次創作的是Sam Cooke、The Sandpipers、The Everly Brothers等五十、六十年代溫暖柔和的流行音樂,並非從前的狂野刺激的13th Floor Elevators、Suicide,如此大分野,可預計得到這碟絕非《Spectrum》續集。
s2

某程度上,《All Things Being Equal》是Sonic Boom最「貼地」的一次,送上一首接一首認真主唱的作品。打頭陣的《Just Imagine》是夢迷又復古的電子迷幻之音,Synth音效是多麼的悠揚,而不是用來製作實驗聲音,緊接的《Just A Little Piece Of Me》也是美麗的Minimal樂章,換來無重力狀態下的浮遊感;至於輕盈的《On A Summer’s Day》,也不及《The Way That You Live》來得搶耳,Catchy的調子與Upbeat的節拍,可能是Sonic Boom人生最Pop兼且最陽光、積極的一次。

《Things Like This (A Little Bit Deeper)》用上Spacemen 3拿手的Organ演奏與Gospel詠唱,而《Spinning Coins and Wishing On Clovers》、《Can See Light Bend》與《My Echo, My Shadow and Me》的極簡迷幻風格,也嗅到陣陣Spacemen 3氣味,不過對比從前,現在的只屬羽量級,Drug味激減,Peter Kember由英國移居到葡萄牙,人也「健康」起來。

世事往往很奇妙,《Spectrum》出版年份是一九八九年,三十一年後的今日,Sonic Boom第二次以個人名義發表專集,是巧合也好,是注定也好,這兩個年份對香港人別具意義。《All Things Being Equal》可以譯作「如果一切照常」,然而現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卻是沒有如常,究竟是我多心,還是冥冥中自有主宰?立法成功,西方進口的迷幻音樂所帶來的思潮衝擊,會否納入被禁之列?

作者簡介

月鳥,表面上是Collector,實質上是失控的Shopping Freak。什麼都買,買最多的始終是CD。

月鳥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7/sonic-fb-cover-20200717045549-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