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店登場】 東南樓、大南街兩間「七份一書店」開業 首創「書店孵化器」計劃培育新店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新書店登場】 東南樓、大南街兩間「七份一書店」開業 首創「書店孵化器」計劃培育新店長

七份一書店

九月之內,香港一下子多了十四間主題書店,是奇蹟嗎?

說「七份一書店」是首狂想曲一點也不誇張,發起人James在七月公開招募有志開書店的夥伴,共同擔當「七份一書店」的店長,由每位店長自行經營七份之一間書店。結果反應熱烈非常,於是連開了兩間七份一書店,一間在東南樓藝術酒店,另一間在大南街,共十四個店長主題選書。僅兩個月籌備,兩間書店都陸續試業,在這為期半年的書店店長培育計劃,會為香港獨立書店帶來怎樣的新氣象?

書店過來人運用社創思維  首創「書店孵化器」培育新店長

有一種癮叫開書店,箇中甜酸苦辣,James最清楚不過。他於千禧年間創辦樓上書店「阿麥書房」,經營人文藝術書籍,深受文青歡迎,但可惜最終破產結業收場,他的人生也一度陷入低谷。然而James還是放不下書,三年前他創辦了社企Rolling Books,以另一種方式推廣閱讀。「我沒有再想過開書店。」James反覆說到。在結束阿麥書店後的十多年間,他都沒再萌生過開書店的念頭,「不用挖自已墳墓,再來一次」。

七份一書店發起人,James(莊國棟)。「七份一書店狂想曲」發起人,James(莊國棟)。

只是在今年,一串一串火花在他身邊爆開,先是年初他應獨立書店邀請在講座分享,席間熱烈的討論令他十分難忘,後有書店記實系列作者周家盈請他為新書《書店有時》寫序,他強烈地感受到,原來身邊有這麼多人有興趣開書店。同時,他又看到近年新開的獨立書店辦得有聲有色,「見到書店come back,令我想起是否有機會開過書店呢?」曾經的慘敗經驗時刻提醒他,這次書店大計捲土重來,必不能再走舊路。

因經營社企Rolling Books,近年James接觸了許多社企及社會創新的新思維,啟發他將「social incubation」的模式應用於開書店,首創「書店孵化器」培養計劃,推出為期半年的「七份一書店」,利用自身經驗來支援書店新人,大夥兒邊做邊改善。「你聽過co-working spaceco-living,這是一個co-bookstore的經營方法,壓力不會太大,大家又可以感受到書店經營的過程。」

計劃甫公開招募便一呼百應,由原先只在藝術酒店東南樓開一間七份一書店,變成在大南街開再一間。每間書店由James和另外六位店長自主經營,一共帶來十四個主題小書店。除了場地安排及承擔租金成本,James和Rolling Books亦負責提供各種硬件及運作支援,如中央處理書籍採購和POS系統等;其他店長需要自行選書並負責入書成本,書本賣出後再將指定比例的收益給Rolling Books,當然店長們也要輪流值班看店。

他一方面對新店長的熱情感同身受,另一方面也深明需適時撥一撥冷水,將書店經營的殘酷現實告訴他們,畢竟天氣不似預期,就像明明一早向台灣訂好了書,卻因為船運問題而延期,無法在試業前運抵香港。「我是書店過來人,我會告訴大家,就是這樣子的了,大家可能會有失落,但是要知道,這些阻滯是正常的,我希望我的經驗可以讓大家不用擔心,用平常心處理。」他希望參加者經歷了開書店的過程後,起碼可以知道自己是否適合繼續開書店。

以「店長」為最大賣點 重建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除了集體營運模式,James還希望透過今次實驗,探究專題式、主題式書店的存在空間。「獨立書店要niche,但可以成間書店都咁niche嗎?未必做到。但是在七份一書店,每人有七份一的niche。」

James自豪地說,「這個計劃講明是『sell店長』。」書店沒有分職位高低,人人都是店長,店名、主題、選書、陣列、裝飾大事小事,均由每位店主自行決定;每位店長打理自已的「親生仔女」都格外盡心盡力,正因他們來自五湖四海,所以每間書店最終呈現出來的風格,才會如此五花八門,又像一面面的鏡子,反映出每位店主的真實、立體的個性。

「這就很講『人』,我們要抗衡電商、網上書店,演算法係好勁,但尤其是新冠肺炎之後,大家反而好珍惜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實體書店讓人與人相遇、交流、重新連結。圖為東南樓店。
七份一書店東南樓店開業後,吸引不少書迷光顧。

東南樓七份一書店率先開業 「羊雜」店主阿羊:來到這裏的客人很不同

首先在九月初開業的七份一書店,開在東南樓酒店的一個藝術空間,呈精品店格局,書架排在大玻璃窗前,環境明亮、氣氛悠閒。James在規劃設計的時候,也特意安排幾位文藝主題的店主一起,包括阿羊的旅遊書店「羊雜」,貓奴兼中學老師開的「貍奴居」,繪本作家希賢的「呵呵心靈書架」,書店系列作者周家盈的「Bookslowly」,將流行與經典文學組成的「跟住」,習禪修之人Rachel的「看腳下」,以及James的「人類學書店」。

值日店主是「羊雜」的阿羊,數月前阿羊剛辭去正職,得知七份一書店的計劃便報名參加,她坦言,一直沒想過自己要開書店,「因為你想像不到在香港點樣賣書又交租。」她很喜歡七份一書店的概念,「因為它幫助了很多想開而不敢開書店的人。因為不用負擔租金,只需負擔入貨的成本,所以可以預計到要蝕也是蝕入書那幾萬蚊,OK,我蝕得起這幾萬蚊。」她的書架以旅遊為主題,小小空間給她任意發揮的空間。她的鄰居是文學書店「跟住」,一聽名字就知不是傳統保守一排。正、副店長均從事編輯、出版,副店長丹蕾笑言書店為「自肥企劃」,讓她們試驗不同方式去擴廣新晉流行文學作品,亦為她們開書店的理想提供了實戰機會。

開業十多天,阿羊說遇上很多意外驚喜,「我通常expect客人會自己靜靜看書,但來到這裹的人很不同,他們好樂意跟人分享、交流、提出意見,他們對書的認識也嚇了我一跳,會問一些我沒想過的問題。」她認為半年的時間用來試開書店剛剛好,也正因為時間有限,她更加珍惜這種交流。

旅遊書店「羊雜」店長阿羊,和文學書店「跟住」副店長丹蕾。
旅遊書店「羊雜」店長阿羊,和文學書店「跟住」副店長丹蕾。

 

大南街七份一書店 立足社區 觀察城市

另一邊廂,大南街七份一書店稍早兩周試業。它位處一空置的唐樓閣樓單位,這裏有James的「浮城讀本」,連同其他六位店長一起,從鋪地板開始,一手一腳建構心目中的書店空間。雖然較為辛苦,但好處是店長可自己選擇書櫃樣式,像有店長把會書櫃細心佈置得如女生書房,建築師出身的店長決定自行搭建書本陳列架,常被街坊稱為「locker」的前區議員黃文萱更索性搬來一大locker,吸引客人打開儲物櫃門看個究竟。

大南街七份一書店的店長,忙於在試業作最後整理。
大南街七份一書店的店長們,忙於在試業日前作最後整理。

文萱以前在她的議員辦公室也辦過借書閣和漂書活動,形容效果令人鼓舞。離開區議員一職後,她加入了七份一書店,以「夜露死苦」店長身份,分享市面較少見的社區、社企好書。她指出現在愈來愈多人不想在體制內工作,或體制內容納的人愈來愈少,七份一書店這種經營模式值得多加嘗試,互相分擔風險、成本,將來志同道合的人也可以一起開cafe、時裝店等,「我希望在香港找到空間,無論是實際或意義上的,給人討論、停留、Hea、放鬆等等。」

「楚門實驗書房」兩位店長一個剛辭職,一個還在學,她們都是在天水圍一議員辦事處相識,所以特別看重社羣連結。Karen的選書較有故事性,希望透過書中的各種故事,讓讀者看到作者眼中不同面向的香港;拍擋Ashley的選書方向同樣聚焦香港議題。她們都是首次接觸書店營運,興奮得恨不得買入所有心頭好,「與其說因為這裏而祼辭,其實是為了發挖自己有甚麼更加大的可能性,既然選擇了留在香港。」Karen說。「詩歌舞書店」以店長 B Boy 眼中最富詩意浪費的街名為店名,他熱中於香港歷史、文學及流行文化,當中包括自己珍藏多年的絕版舊書,希望讀者深入閱讀、從而更深入認識香港。

「喃 Murmurs」的兩位店長都是剛剛考完牌的建築師,但單是建築師這份職業,不能他們對於城市的強烈興趣、好奇和思考。「我很喜歡在街上散步,尤其是這幾年變化很複雜,我常常覺得城市在跟我說話,是種呢喃的狀態,要好細心聽才聽到。當我看書的時候,我感覺到類似的感覺,所以想開書店,把這種感覺帶出來。」他們自行搭建的書架,陣列了城市文學、虛構城市、空間美學、風土文化、城市繪本等書籍,期待跟讀者對話。「市井書人」書架上展示了店主Monica以樓梯舖為主題的小誌系列,她也搜羅了多本有趣的城市主題小誌。主修園境設計出身,Monica的選書展示了她如何學習觀看、記錄城市的角度。

七份一書店@東南樓

地址:油麻地砵蘭街68號東南樓藝術酒店22樓

七份一書店@大南街

地址:深水埗大南街205號閣樓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