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榮枯盛衰都是必然——日本版畫大師中林忠良新展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如果榮枯盛衰都是必然——日本版畫大師中林忠良新展

photo-1_%e8%bb%a2%e4%bd%8d89-%e5%9c%b0-i

日本有四字熟語曰:「栄枯盛衰」(えいこせいすい),意謂從大自然的草木榮枯更替,到人事的繁衰,都有着不可避免的必然性。香港版畫工作室最新策劃的《中林忠良:枯榮之間》展覽,凝視的是在枯榮更迭之間的思考。

銅版畫的技法大致可分為兩種,一是直接雕刻銅版,另一種則是使用腐蝕液間接蝕刻版畫。腐蝕時間的長度也會影響線條的粗細度和深度,中林忠良曾在日本媒體採訪中提到,使用腐蝕液往往會出現意料之外的效果,這種無法預想的效果是十分有趣。

中林忠良的銅版畫製作經歷中有過不少轉機,當中最重要的是一九七〇年後期。他早年在東京藝術大學師從現代銅版畫大師駒井哲郎,到了一九七五年,他遠赴巴黎美術學院和漢堡藝術學院研習版畫,身處異國,深感孤獨,翌年回日本,不久恩師駒井哲郎去世,中林忠良自己也因為蝕刻版畫製作所用的有害物質而出現健康問題,因此他決定重回銅版的表現原點。一九七七開始創作〈Position〉系列,以生活常見的素材入題,如枯草與小石,嘗試重新確認自己於現實世界的位置(Position)。與此同時一九七八年開始創作《転位》(Transposition)系列。而是次展覽展出收藏家許敏志所收集的中林忠良作品,有趣的是,他有合共六十五幅藏品,而今次香港版畫工作室所挑的二十二幅作品,全都來自《転位》系列。

+1

 

中林忠良深受日本詩人金子光晴的啟發,執迷於腐蝕的意象。在金子光晴的〈大腐爛頌〉中,岩石龜裂、花萼朽壞、羊狼腐壞,生命氾濫,自然萬物終歸消失:「怎樣的美也變陳腐,/頹喪,失去精神,只粉飾表面,為空虛的殘骸上色。/思想、自由、道德、愛,/全都,無一不變老,/而且,無一不腐爛,朽壞。」身處如此「腐爛的宇宙」,人何以自處面對?收藏家許敏志提到,他尤甚欣賞中林忠良的《転位—地》系列,認為作品流露對自然的力量和美麗的一種敬畏。

此系列作品擷取水平地面的影像,並垂直地置於觀者的視線水平,迫使我們慣於平視的眼睛觀看原是往下看的事物,許敏志認為,觀看這些作品時,自然對地面有點頭或鞠躬的意識動作,由是引發了一種對四時枯榮交替的土地的服從、冥想、崇敬和認可。

《転位》系列作品跨越了抽象和具象藝術,同時巧妙地融合靜物與風景,利用黑白的衝突與調和,更深刻表達蝕刻版畫的思考。黑與白,是中林忠良其中重要創作特色,這關連到他的創作原點——雪。他幼年時曾居於新潟,雪國的景象令他發現,冬日的白雪似乎把什麼都隱藏起來,陰影處都變成黑,使他對黑白深有感覺。許敏志提出,中林忠良不以彩色演繹,選擇用黑和白,即光和影,「對我而言,可翻譯為人生命的陰和陽,好與壞,生與死。這令我想起生命,和死亡的必然性。歸根究底,我們終究不都是在地上,或是在地下?」

許敏志表示,作為收藏家,對他而言,為後世保存作品十分重要,收集蝕刻版畫需要考慮乾燥的存放條件,避免作品曝露在陽光或紫外線,只有重要時刻才會拿出來與人分享。今次展出藏品,他認為,當無法辦實體展時,虛擬展是好的選擇去欣賞藝術,但沒什麼勝於遊走於展覽內參觀,「特別是中林忠良的作品,你從一邊走到另一邊,可以看到墨色和印痕的紋理和陰影。而且,今次展覽也拓闊了視覺之外的體驗,當你踏過滿佈展場的白卵石,從其質感和聲音,觀者變得更加留意地面,這份專業和創意,是隔着電子屏幕所無法複製的。」

展覽場地滿佈白卵石,令觀眾更注視到地面。
展覽場地滿佈白卵石,令觀眾更注視到地面。

 

《中林忠良:枯榮之間》展覽

日期:即日至11月21日

地點:白田街30號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L8-06 HKOP Gallery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