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倘若你在場】吉他手姚頌霖:若爸爸陪我長大,我會不一樣嗎?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爸爸倘若你在場】吉他手姚頌霖:若爸爸陪我長大,我會不一樣嗎?

Gin很希望給爸爸彈一曲樂隊的《小品》。

很多人都說姚頌霖(Gin)逆齡生長了,樣子愈來愈年輕。「可能因為我小時候過分早熟,中學時已扮老練,十多歲時樣子已經很老成。」

Gin讀了兩間小學、三間中學、三間大學,留級、轉校、副學士,很多升學問題都經歷過,人生步伐比其他同齡人慢了三年。父親早逝,他從小就習慣獨立,自己問題自己解決。「我也有想過,爸爸若一直在,會如何?我可能會正常讀書?會不會學業比較順利?但是如果要是刪除其中的一些年份,那就不是我 了。」他笑言。

「從未見過爸爸發脾氣,是真正的慈父。」大陸開工廠,他一回港休息就帶一家人到處玩。小時候去巴士站,Gin會趁大人不注意時 爬上欄杆,突然攀騎到爸爸背上。爸媽牽手一 起走路時候,他會穿插到二人中間。爸爸喜歡看卡通片,Gin小時候和爸爸、哥哥一起午夜看卡通片,總是撐不住先睡着⋯⋯爸爸去世已經十九年了,Gin十分努力地搜尋記憶,記得的也就只有這些片段了。

Gin大概六、七歲時與爸爸的合照。
Gin大概六、七歲時與爸爸的合照。

Gin小六放榜那天,剛剛收到成績,突然見到媽媽神色匆匆來到學校找他。「第一反應是心想,媽媽怎麼知道我考得不好呢?」媽媽凝重地說:「你爸爸過身了。」

父親在他十歲那年因心臟病猝死,媽媽帶他趕到工廠時,遠遠見到睡在地上的父親。「媽媽衝過去,悲痛欲絕地大哭。我就坐在門口等,想不起當時是什麼感覺,總之只有白茫茫 一片。」這個畫面,是他對爸爸最後的記憶。

那些年媽媽沉浸在悲傷當中,終日為餬口奔忙。Gin未敢闖禍惹她心煩,卻流連在麥當勞、機舖。無心向學,他開始遊手好閒,更加 入了社團。「回想起來應該是缺乏了家庭溫暖,在其他地方尋找缺失的認同感。」

自從父親去世後,Gin愈發成為了孤僻的少年,十二歲之後,因為一次賭氣,他決定從此不再說話。確切地說,不再和媽媽及哥哥交談。他在家中如透明人一樣,永遠坐在一角默默觀察。

直到中四的時候,有次喝早茶,媽媽說:「你現在這副樣子,將來大了怎辦?」

「只要有一對手,我就可以搵食,可以做 地盤。」Gin低聲脫口而出。

「我辛苦養大你,不是想要你去做地盤⋯⋯」 媽媽語帶無奈。

他沒有回應,心中想:「確實是如此。」

此後他開始發憤,追趕那些失去的光陰,直到後來當了社工,做青少年服務。遇見很多與他經歷類似的少年人,於是,與他們溝通起來就更有說服力了。

每當Gin看着舊照片,不禁會沾沾自喜自己與爸爸年輕時長得愈來愈像,看到自己就好像看到爸爸一樣。他曾想過,爸爸如果知道他當了社工、又會夾Band,應該是十分安慰。若有機會為爸爸彈一曲,他想好了,將是樂隊那首輕柔的《小品》。

Gin很希望給爸爸彈一曲樂隊的《小品》。
Gin很希望給爸爸彈一曲樂隊的《小品》。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5/tan180913yimin-b-0081-2020050704405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