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陳微薇
熱門文章
陳微薇
淡綠生活
ADVERTISEMENT

無社交焦慮症

23.04.2020
圖片:法新社

這個緣起中國的世紀大疫症,走筆之時,全球確診數字正邁向二百萬,死亡人數亦早已超出十萬。整體數字仍在上升,但個別國家似乎穩定下來,例如奧地利,當局更宣布月底或會逐步放寬各式禁令。在香港,市民基本口罩不離面,確診數字在國際中偏低,因而尚可以隨意走動;但歐洲各國幾乎都處於人人閉關、整體鎖國的狀態,大部分人基本上除了到超市,只可乖乖待在家中自我隔離。

歐美國家的朋友都無奈表示,即使幸運沒有染上肺炎,卻又有可能悶出情緒病。波士頓大學公共衞生教授Sandro Galea指,他明白病毒傳播的風險,但其他引申出來的意外風險也要小心衡量。社交突然中斷會帶來精神健康問題,曾有研究探討二〇〇三年沙士期間,多倫多居民要接受隔離的心理影響,結果發現不少人都患上創傷後遺症及抑鬱症。

在美國,Kaiser家族基金會上月底的調查訪問了一千二百二十六名成年人,45%人表示對疫情憂慮及感到壓力。事實上,全球現在約有三分一人正處於不同程度的隔離中,長期孤立與社交疏離容易引起焦慮和憂鬱。焦慮除了來自生病或令親人生病的恐懼,還有對經濟的擔憂,已失業或擔心失去工作。而隔離生活似乎無了期,這種未知造成的不安也令壓力大增。

感到焦慮的並不止是成人,年輕人同樣有情緒困擾。英國慈善機構YourMinds的調查顯示,年輕人雖然理解應對病毒的措施,但不代表因而不受影響。很多參與調查的青年都指出睡眠受影響,有些更驚恐發作,甚至有傷害自己的傾向。病向淺中醫,認識自己的情緒是第一步,接下來便是尋找幫助。他們的調查發現,最有助減壓的活動分別是和朋友視像通訊、看電視電影和做運動;而最無幫助則是看新聞和社交媒體。

至於香港人,抗爭產生的抑鬱未退,抗疫而起的焦慮又來。中大醫學院公共衞生及基層醫療學院於二月初於網上訪問一千一百人,高達98%受訪者對疫情感到焦慮,焦慮指數平均8.82分,屬甚高水平。

大部分的國家,政府民望都有所上升,因為官民同心抗疫,因疫情而起的情緒病也會有官方和非牟利團體的支援。可惜在香港,政權不斷拖港人後腿。明明最重要的封關不做,卻有彈出彈入的限酒令和抗疫為名、打壓黃店為實的限聚令。廢官不添煩添亂已是幫忙,情緒健康?香港人還是靠自己吧。

心理學家Desiree Dickerson最近在科學雜誌《自然》撰文,建議大家在世紀疫症下保持精神健康的方法,當中包括為自己訂下每天的固定流程,分清工作和非工作時間,因為有規律的生活,時間更易過;保持「社交」—不是真的要約朋友出來,而是以科技定期跟朋友於網上「聚會」,互相鼓勵。若感到擔憂或情緒低落,絕對要找人傾訴。行有餘力,也可多關心身邊親友。

慶幸自抗爭以來,反送中的市民已生出街坊或手足情誼,例如不少黃店會以成本價賣口罩,甚至送給醫護和老人。對身邊人多點關懷、民間守望相助可以說是抵抗精神壓力的一種抗體。生於亂世的香港人,繼續抗爭、抗疫及抗壓,一個人絕對做不來,那就一起走下去!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85/MPW2685_B087-094_008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