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栗車又開檔了!太子花墟的這一檔,老闆娘在街頭炒足逾半世紀,你想吃花生、白果還是核桃?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炒栗車又開檔了!太子花墟的這一檔,老闆娘在街頭炒足逾半世紀,你想吃花生、白果還是核桃?

ssp10

天氣終於轉涼,街頭飄來了一陣夾雜香甜的炭香,即使是隔着個口罩都能從老遠處聞到,是炒栗子煨番薯的味道!

洗衣街路口的這一檔,規模大、種類多,是遠近馳名的老檔口。在一個最普通不過的星期四中午,來者不斷:打扮斯文的OL、包着頭巾的中東籍婦女、捧着教科書的校服生、牽着孩子的年輕媽媽⋯⋯大多都是常客,甫行近就朝事頭婆說「唔該三十蚊花生」、「想要十蚊白果」、「三隻鹽焗蛋唔該」。偶爾有一兩個抱着猶豫的目光,興許是生客吧,也難忍那香噴噴的滋味:「這是夏威夷果仁嗎?麻煩來半份吧。」

事頭婆身段瘦削,難以想像怎麼推得動這一大攤子,她突如其來一說:「你估我幾歲⋯⋯我今年七十了。」從嫁予丈夫起,便跟出跟入一起開檔,那年才二十出頭。你能想像廿來歲的女子在路邊舉著大鏟炒栗子嗎?「初初出嚟,我咩都唔識,戇居居咁。」就這樣,與炭香共度半世紀。丈夫已然不能久站,便陪伴在側一起看舖,他說:「執一檔無一檔㗎喇,以後都無㗎喇。」

牌照是檔口承傳的難題,但原來漸漸失去的冬日感也是開檔的阻力。「今日天氣熱,已經遲了好多才開檔,舊時九月幾就開檔了」,未夠凍也減去大家邊吃蕃薯邊暖手的興味,「每年大概會開到5月吧。明年呀,我也不肯定。」

大大粒花生從青島而來,事頭婆預先炒香了,偶然有一兩粒燶黑的有待挑出,其餘則堆積滿滿像小山丘。角落處有兩層紙盒,當有人來買時,事頭婆便把花生撥入,以紙盒盛載倒入膠袋。花生山流動像沙土,總有幾顆跳脫的跌落在地上。聽說舊日尚有一款五香花生,事頭婆嘆氣說:「做五香花生要用水煮,以前兩個爐才做到。現時法例規定檔口只能客納一個爐,所以沒有再做了。」

路過的少女買了一磅花生,事頭婆順勢推銷,再試試夏威夷果仁嗎?滾圓的硬殼,要有小工具開啟才「有肉食」,她一邊量秤一邊說:「可以慢慢食,能放上幾個月。比起超市那一大盒的果仁更天然更好吃!」見筆者年輕,事頭婆遞來一粒白果問:「有吃過嗎?像珍珠一樣甜。」珍珠是什麼樣的味道,我其實不太肯定,但事頭婆為我開了半殼的這一顆白果,剛好無芯不苦,確實甜美可口。

時而翻動大鏟炒栗子,時而打開左邊炭爐櫃,看看煨番薯的狀態。番薯每個都接近兩磅多,事頭婆說大顆頭是必須的,「煨起後會縮水呀,大件收水後化甜才好食呀。」

今日走在街頭上,炭煨番薯炒栗的車仔檔買少見少,更不要說這樣一檔足有十幾款製品的流動車。路過聞到香味時,你會停下來,用幾十蚊買兩袋炭香小食,珍重這老派而美好的滋味嗎?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