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一點在地美藝】灣仔藍屋:活化建築 留屋留人 情迷老派情調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留一點在地美藝】灣仔藍屋:活化建築 留屋留人 情迷老派情調

藍屋建築羣建於一九二〇年代,於二〇一七年完成復修,曾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卓越獎。
藍屋建築羣建於一九二〇年代,於二〇一七年完成復修,曾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卓越獎。

我們在懷舊電影中看到的香港往往充滿老派情調,形塑許多人心目中對我城的傳統印象。Kapok的創辦人Arnault Castel相當喜歡王家衛的作品,鍾情昔日香江風情,去年更搬進灣仔藍屋,為老屋注入另一種生命,以自己的方式融入社區獨特的步調中。

重拾小鎮生活節奏

Arnault成長於法國小鎮鄉村,自一九九六年搬到香港,素來對灣仔有份情意結,在聖佛蘭士街、日街都開設Kapok的分店。三年前由天后搬進灣仔,去年更成為藍屋住戶。藍屋建築羣建於一九二〇年代,於二〇一七年完成復修,現時以「留屋留人」的方式,保育本地現存的遺產,又實行「好鄰居計劃」,吸引新租戶入住,新舊並融,曾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化遺產保護獎卓越獎。Arnault認為住在藍屋,恍如重拾昔日美好的時光。

Kapok的創辦人Arnault Castel去年參加了藍屋的「好鄰居計劃」,搬進藍屋體驗美好的鄰里情懷。
Kapok的創辦人Arnault Castel去年參加了藍屋的「好鄰居計劃」,搬進藍屋體驗美好的鄰里情懷。

他喜歡大城巿的各種可能性和自由,然而,一直感覺到欠缺了某種社區情懷,鄰居間較少互動,與往昔鄰里和睦的鄉村生活截然不同,「我們從前住在小鎮,幾乎都認識所有村民。不過,年輕時會覺得生活在小區也有不好的地方,因為彼此都認識,偶有閒言閒語,那時我覺得世界太小。所以我初到香港,覺得很自由,不用擔心別人閒話,因為我們根本互不認識。到我現在老了,不再理會這些,又樂於回歸那種生活。」他悠然自得地說。

藍屋訂立住戶規則,有恆常會議,居民一起討論住所決策,互相協商。Arnault帶笑說道:「我的廣東話不太好,但我也計劃透過在這裏生活努力學習廣東話。因為居民大會都是以廣東話進行呢!我只一知半解,所以要麻煩鄰居幫忙翻譯。我搬進來的確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去學廣東話,也希望多和老鄰居溝通。」此外,每逢周六早上都有居民自發的環保回收活動,本來只是藍屋的居民,現在附近的居民都會參加,加深居民與社區的聯繫。Arnault更享受在藍屋發生的簡單生活小事,「那不是有計劃去做什麼,而是日常中鄰居可能買了蛋糕會主動和大家分享,聊天,像一個大家庭。對於我來說,這些比恆常開會更感受到鄰里情懷。」

藍屋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他認為建築羣的設計有助加強聯繫,例如有天橋聯繫不同空間,Arnault有養貓,居民也會帶同自己的寵物在通道上共度悠閒時光,天橋因而連結起鄰居的關係;平時Arnault也會坐在露台喝咖啡,和左右的鄰居聊天。「這些不是什麼嶄新的生活體驗,只是如今藍屋經過活化保育,保留舊有建築特色,把昔日人們習以為常的生活再次呈現出來。」

Arnault自搬進藍屋後,對家居的室內擺設更見講究,新舊並融,充滿個人格調。
Arnault自搬進藍屋後,對家居的室內擺設更見講究,新舊並融,充滿個人格調。

迷人的舊式風情

Arnault讚嘆香港既有東方文化底蘊,又帶國際色彩,中西交融,是一種美學品味,相當迷人。「香港本身是一個mixture,是多年累積下來的風格,相當獨特。」時代轉變,社區也歷經變化,Arnault覺得灣仔依然捕捉了舊香港的印象,很少受到外界發展的影響,不像中環般很國際化,較接近原來香港的社會面貌。「灣仔有許多歷史悠久的舊大廈,你可以感受到這裏的時代色彩。人們說香港很新潮,是的,香港有許多新變化,但灣仔仍保留了一種舊日風情。」

他形容戀舊某程度是法國人的共同喜好,「如果可以選擇,我們都會挑選舊區舊物,當然也有些人想法較實際,何不選擇設備較好的地方?但是,我想法國人都對歷史感濃厚的地方着迷。我一想到這個地方經歷不同家族世代,充滿許多故事,便很喜歡這種感覺。」

身為選物店老闆,Arnault對家居的室內擺設自然有所追求,也認為藍屋是個很美麗的地方,例如天花、花地磚,原裝舊樓梯,懷舊感油然而生,啟發他對設計創意的靈感。「簇新不代表壞,我也樂見新穎的設計,但不希望所有事物都變得面目全非,我們應該保留一點舊有的美好。」活化建築,不只懷舊,更蘊含了歷經時代洗練的人文價值。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8/m200727jimmy-002-20200828044828-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