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潘朵拉的盒子

21.05.2020

兒童樂園

霍桑的《A Wonder Book for Girls and Boys》Houghton, Mifflin & Co. 一九〇三年出版。書中由Walter Crane負責繪製的彩色石版畫插圖,典麗古雅。

潘朵拉意欲打開盒子

潘朵拉對盒子好奇

潘朵拉打開了盒子

山川河流要安靜

阿媽自小教導:「陌生的人家,千萬別去。」聰明仔舉一反三,引伸下去:緊閉的門戶,不要亂開;安放的瓶瓶罐罐,不要打破;千奇百怪的野味,不要亂吃;美麗的處女森林,由他生長;明媚的山川河流,讓他安靜;不然的話,看到了不該看見的,碰上了不可碰觸的,傷害了不能傷害的,招致災禍,害己害人,後悔莫及。無奈人性好奇自私貪婪,愈是不能做的事愈是躍躍欲試,廣東人說的唔信邪,亦即是唔見棺材唔流淚。人天生有種本領:不能相信自己的死亡;死的都是別人罷了。別人戴口罩我不必戴,別人足不出戶我四出遊玩。冇事嘅。唔使怕。今天大家且來看看兩個唔信邪的故事。

滿足好奇走魔星

話說嘉祐三年春間,天下瘟疫盛行。於是洪太尉奉天子之命,前往江西信州龍虎山,宣請嗣漢天師張真人星夜來朝,祈禳瘟疫。誰知洪太尉在上清宮右廊後看到了一所伏魔之殿,裏面鎖着魔王。門上使着肐膊大鎖鎖着,交叉貼着十數道封皮,封皮上又是重重疊疊使着朱印。洪太尉雖然心中驚慌,卻又要看看魔王是什麼模樣。方丈真人苦勸,只惹得洪太尉大怒。無奈只得開了大門,但見內有石碣,碣後還有「遇洪而開」四個大字。洪太尉見字大喜,曰:「數百年前已經注定,分明是教我開看。」碣下石龜,半陷泥中。掘起石龜,見大青石板。扛起石板,下面是萬丈地穴,只聽得一聲響亮,一道黑氣直沖到半天空中,散作百十道金光,望四面八方去了。太尉知道原來殿內鎮鎖着一百零八個魔星,嚇得渾身冷汗,捉顫不住,急急收拾行李下山回京去了。這是書中一段漂亮文字:鎮魔機關,重重疊疊;但見洪太尉一層一層開封解禁,逐漸迫近,一方面引人入勝,一方面又表現了太尉的頑固。這洪太尉純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而闖下大禍,雖然可以推說是命中注定,到底還是他的錯,更可笑的是他事後又怕天子見責,因此命人把妖魔走脫一節休說與外人知道。好奇頑固的人往往又最懦弱而不負責任。更為諷刺的是:洪太尉原來的任務是消除瘟疫,結果卻反而招致更長遠的災難,且因而演化出一部一百零八條好漢的《水滸傳》。原來災難就是小說,小說就是娛樂,使人生不致於沉悶無聊,蒼白失色。

人類墮落真幸運

《聖經》裏的亞當夏娃偷吃禁果引致全人類的墮落(the Fall),也有人稱之為幸運的墮落(Felix Culpa),因為這墮落也帶來了人類的救贖。希臘神話裏面有潘朵拉的盒子,說的是另外一個人類墮落故事的版本。根據古希臘詩人赫西俄德(Hesiod)的描述,衆神之王宙斯因為不滿普羅米修斯盜取天火幫助人類,便創造了一個美人潘朵拉,連同一個罐子(後來的版本誤將罐子演變成為盒子),送給了普羅米修斯的弟弟弟伊皮米修斯。罐子裏全是災難瘟疫。一天潘朶拉好奇打開罐子,從此人間多事。潘朵拉將罐子封好,原來裏面還有一樣東西沒有放出來。這樣東西叫做希望。赫西俄德筆下的希望,有不同的演繹。原來的希臘文可以解作「希望」,亦即是絕望的反義詞。這樣一來,希望就成為德行。人在遇到困境之際,沒有氣餒,卻沉着地去尋找解決方法,雖然前途未卜,卻絕不放棄。這就是希望。希望投射將來,將來是未可見的未知之數。因此,希臘神話中的希望始終還是藏在盒子裏面。人世間可以看到的是重重災難、瘟疫、疾苦、饑荒、戰爭;這些是已出之物。至於希望,卻是隱藏在盒子裏面的玄機。但是如果將原來的希臘文解作中性的「預期」,那麼我們既可以預期好事,也可以預期災難。那麼這個希臘神話的寓意就比較悲觀了。當然,無論遇到多大的災難,人類為了存活下去,自然選擇「希望」。

彩虹天使笑盈盈

美國作家霍桑(Nathaniel Hawthorne, 1804–1864)在《A Wonder Book for Girls and Boys》(1851)這本書中,將希臘神話改寫為兒童讀物,其中包括了潘朵拉的盒子。他將故事重新起了個題目:《兒童樂園》(The Paradise of Children),並且將故事中的潘朵拉和伊皮米修斯化作小孩。他們和其他的小孩住在天地初開的樂園之中,無憂無慮,快樂逍遙。他們的晚餐長在樹上,世上的煩惱沒有出現。霍桑有意將這樂園比作人類尚未墮落之前的伊甸園。後來潘朶拉不聽勸告,為了滿足好奇而將盒子打開,但見千百種形態醜陋的魑魅從盒子裏飛升出來,長着蝙蝠翅膀(這倒真是奇想巧合),毒蛇尾巴,四散逃逸。從此樂園失去,變得多災多難;煩惱、疾病、憂傷、情慾,陸續登場。誰知道盒中發出微弱的呼聲,兩人略為遲疑,將盒子打開。立即有明亮的小天使展開彩虹一般的翅膀,飛上他們的頭頂。這小天使自稱希望,並且笑意盈盈地向潘朵拉和伊皮米修斯勸說:「我的翅膀之所以像彩虹,是因為希望這樣東西,乃是眼淚和微笑的組合。只要你們需要我,我永遠都在。」

如今潘朵拉的盒子早已打開。我們的選擇是:讓希望藏在盒子裏面,或是讓彩虹天使展翅飛翔。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89/MPW2689_B087-094_000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