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話】因蠔涌爆炸案坐牢 意大利混血兒健身自強:不應該讓坐監定義我的人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港人話】因蠔涌爆炸案坐牢 意大利混血兒健身自強:不應該讓坐監定義我的人生

彭艾烈(Rizzy Pennelli)甚有表演欲,當他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頭上,只要見到合適的燈柱或路牌,就會即席表演做「人旗」動作。做完,還會興致勃勃地嚷道:「你有沒有看我表演?剛才那位太太路過也看着我。」他現在是一位健身教練,但不過幾年前,他收押監倉,對未來充滿無力感。

2015年,他因為蠔涌爆炸品案,被還押至2017年才獲得保釋,最終被判入獄坐牢三年十個月。他在還押期間愛上健身。他憶述,從前做掌上握動作是全錯,到現在胸前手臂長滿肌肉,實在判若兩人。「我以前很孱,在坐監期間,有段日子很失落很抑鬱,覺得和朋友的信任出現問題。但是我覺得健身這件事很實在,肌肉是不會騙你,你有操就一定有成果。」他正面地看。

他形容,在荔枝角收押所是最難捱的日子,「夏天非常炎熱,長期是濕身……坐監就像在沙漠中走路,時間好像不斷流逝,但是我又好像沒有前進。」儘管在裏頭很煎熬,他卻不想浪費時間,努力寫信、練字、節食,還有最重要的是,健身。出獄後,他更計劃向善導會撰寫計劃書,想組織一班更生人士,他稱之為「有故事的人」,指導和幫助他們成為教練,希望可以給在囚人士一點希望:「更生人士需要更多機會,希望可以幫助他們,最少找到自己理想中的生活。」

拍攝和訪問時,感覺Rizzy是個坦率的人,甚至約在前域多利監獄、現址大館見面方便取景,坦承面對自己坐過監的過去:「我花了兩年時間才能好好面對,其實坐監真的不能代表甚麼,如果能夠坐完監重新站起來,那就代表一些東西,不應該因為一件事就定義了一個人的人生……」

坐監期間,他和意大利裔的爸爸Antonio走得更近,因為爸爸風雨不改來探望,甚至為了聽審而辭掉工作。那段日子,他感到非常不好意思,苦了為他日夜奔走的父母。出獄後,他除了當上健身教練,更與爸爸合夥搞意大利食品生意,他形容,這是最好的親子活動。

看看Rizzy的臉,或者早已洞悉他是一位混血兒。他的爸爸是意大利人,媽媽是香港人,問到身份,他認為自己是不折不扣的香港人,說得一口流利純正的廣東話:「我都好想繼續留在香港,做不同的事情,享受這個土地,認識不同的朋友。」

場地鳴謝:Wild Gym Fitness and Therapy

對健身或意大利食品有興趣可聯絡 @Rizzy Pennelli 、Rizzy Italia - 意大利仔的佳餚食材店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9/20200907-talk07-v01-2020091712321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