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讀什麼】渡日書店讀美國作家沙林傑《Franny and Zooey》:延續作者對成年世界的批判及對純真的追求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他們在讀什麼】渡日書店讀美國作家沙林傑《Franny and Zooey》:延續作者對成年世界的批判及對純真的追求

book

這欄目邀請不同人分享他們最近的讀物。讀一本書,從文史哲、知識理論,到繪本、藝術書,獨立zine等,自有獨特不同的閱讀體驗。此時今日,他們在讀什麼?

今次我們邀請長洲新書店「渡日書店」其中一位店長 Damon,分享他在小島上的閱讀時光。最近他讀的,不是新上架書,也不是中文書,竟是知名美國作家沙林傑(J.D.Salinger)的小說。

 

明:明周文化   D:Damon (渡日書店店長)

明:平日的閱讀習慣如何?
D:閱讀的時間和頻率比較隨興,但需要非常專注,也維持不了太久。閱讀原因主要是好奇。對閱讀的經驗好壞參半,也常糾結於是否要把難看的書看下去,耽誤了許多看新書的時機。

明:有哪些喜歡的題材或作家?
D:由於從事航海工作,所以特別喜歡航海史和地理題材。尤其仰慕達爾文與小獵犬號的遊歷,因此也喜歡閱讀關於演化的科普書籍。喜歡平鋪直敘的文字多於情感抒發,例如工作需要常讀的工具書 Admiralty Sailing Directions,僅是詳細描述每個港口的地貌特徵,航路資訊等,但我總讀得津津有味。偶爾讀遊記,總有驚喜。此外,J.D.Salinger 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以及宮澤賢治的童話作品,是常備的心靈撫慰。

明:最近在讀什麼書?
D:J.D.Salinger 的《Franny and Zooey》。

明:為何選擇讀這本書?
D:最近在二手書堆發現。之前不認識作者的其他作品。

明:請簡單介紹一下這書,如主題內容或設計等皆可。
D:Franny 和 Zooey 是Glass家族七兄妹中排行最小的,與他們的兄姊一樣都是天才兒童(Glass家族其他成員的故事散見於其他短篇作品)。前半部講述Franny和男友Lane的約會,在與Lane的對話中(或說是Lane的自說自話),Franny漸漸對Lane或者普遍社會的價值觀感到厭惡,在餐廳裡崩潰暈倒的故事;後半部主角則是Franny的兄長Zooey—— 一個電視劇演員,與妹妹Franny一樣俊美。故事發生在Lane把Franny送回家,Franny躺在沙發不吃不喝兩天後。一開始是Zooey躺在在浴缸,閱讀四年前其兄長Buddy寫給他的信,描寫Buddy以兄長角度如何看待Zooey與Franny的成長,以及對自己與大哥Seymour對弟妹所灌輸的知識的反思;後來母親Bessie進入浴室,希望Zooey能開解妹妹Franny,對話中Zooey似乎常嘲諷母親對兒女的不理解(偶爾亦流露同情),以一種(似乎)看透世事的角度向母親解釋Franny的狀況,以及對整個家庭的抱怨(他認為兄長們的栽培,摧毀了自己和Franny的人生);之後則是Zooey與Franny在客廳對話(暫時讀到這部分)。

明:如果要形容讀這本書的閱讀體驗,那是怎樣的感受?
D:礙於個人能力,閱讀英語作品的時間成本太高,所以我只嘗試選讀經典的文學作品。有限的經驗中,就算勉強能讀懂故事,也少有體會;但J.D.Salinger的風格獨特,文字和句子即使有很多不懂之處,但讀起來反而深刻。

兩篇故事僅有四到五個場景,主要利用大量對白交代故事,以及對每個場景,角色的姿態、動作等的具體描寫,表達角色的心理狀態(我沒有受過文學賞析訓練,或者這都是成功故事一般的條件)。這本書延續了作者在《The Catcher in the Rye》中對成年世界的批判以及對純真的追求。然而相對於Holden Caulfield,Franny 和 Zooey並非故事現實的失敗者,而是被塑造為真正的天才,以菁英的角度鄙視世俗——或許是作者有意為之。角色充滿矛盾的心境,以及很多有意無意的動作,都顯示出作者的幽默,也是我覺得故事最為真實的部分,例如Bessie連續在對話中伸手掃走睡袍上「假想的」煙灰,又例如Lane在吃他的青蛙腿。此外也有些令人深刻的對白安排,例如Mrs. Glass某些口頭禪,我以為是作者刻意用來與Zooey「睿智」的對白對比,諷刺母親的愚昧麻木;後來Zooey卻又用類似的口頭禪與Franny對話,這似乎又在暗示Zooey個人的矛盾。 

如果說《The Catcher in the Rye》是個完滿的閱讀體驗,閱讀《Franny and Zooey》則令人矛盾,比如說,當我以為在Franny或Zooey的洞見中找到共鳴時,同時也在同情被他們鄙視的人們,因為Lane、Bessie、平庸的電視編劇,沒有真正關心病人的心理醫生等,才是我們的真實寫照。


明:請分享一句或一段令你印象深刻的內容摘錄。
D:“…Everything everybody does is so — I don’t know — not wrong, or even mean, or even stupid necessarily. But just so tiny and meaningless and — sad-making. And the worst part is, if you go bohemian or something crazy like that, you’re conforming just as much as everybody else, only in a different way.” She (Franny) Stoped.

Profile:

渡日書店為長洲新書店,由八位長洲居民合辦,賣書也賣雜貨,提倡「書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如柴米油鹽。」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