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近清明 摘鮮艾草搓入叉燒、菜脯餡做美味清明粄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時近清明 摘鮮艾草搓入叉燒、菜脯餡做美味清明粄

清明粄,俗稱清明仔,是「寒食」時節的一種美食,即夏令冬至後一百零五天,人們不用火煮食,預先蒸好的清明粄就是其中一款食物。
清明粄,俗稱清明仔,是「寒食」時節的一種美食,即夏令冬至後一百零五天,人們不用火煮食,預先蒸好的清明粄就是其中一款食物。

過兩天便是清明,新界不少圍村人都有做「清明粄」(俗稱「清明仔」)的習俗,說村民吃了可驅邪避害。眼前的蘇媽媽就是仍會堅持每年親手做清明粄的主婦。「以前在沙頭角木屋長大,每逢清明,我們都會在田邊、路邊摘艾草、粗麻葉,回家製作。不過,現在的艾草亦不似得從前,味不復當年香。所以很多人都以粗麻葉代替。把它磨成粉製作,草味清香,也有青青綠綠的色彩。」她補充說。清明粄一個十元左右,但製作起來卻費時又花工夫,做一回用上大半天。

清明粄有不同的配方,有的沒有餡料,只在糯米糰中加糖蒸,部分客家人會加菜脯、蘿蔔製鹹 食。蘇媽媽為了更好吃,於是加入甘香的鹹蛋、菜脯、叉燒、蝦米和瑤柱提鮮,口感、味道更見豐富。
清明粄有不同的配方,有的沒有餡料,只在糯米糰中加糖蒸,部分客家人會加菜脯、蘿蔔製鹹食。蘇媽媽為了更好吃,於是加入甘香的鹹蛋、菜脯、叉燒、蝦米和瑤柱提鮮,口感、味道更見豐富。

灶頭上,傳來嚯嚯的切菜聲,鑊也燒紅了,蘇媽媽女兒Polly拿起鑊鏟,一手把乾葱粒落鑊爆香,再把菜脯、蝦米、瑤柱、鹹蛋黃和叉燒粒一併炒。而蘇媽媽沒有閒着,她在把打得幼細的粗麻葉與糯米粉混合,再將一鍋剛燒熱的片糖水逐少撞入粉中,用一雙厚實的手慢慢把粉搓成柔軟的糰子。「每份糯米粉糰都放入三匙炒香了的餡,再將它收口,輕輕一壓成扁圓狀。」聽來雖然沒什麼特別,但蘇媽媽的手藝嫻熟俐落,那都是幾十年積下來的功力。「只 要放在蒸架上,入爐蒸它一刻鐘便可以!」

清明粄常見以艾草製作,也有客家人以粗麻葉作材料,視乎找到什麼材料而定。近年多使用烘乾 再打成粉末的粗麻葉,其色呈深綠,草味更濃。
清明粄常見以艾草製作,也有客家人以粗麻葉作材料,視乎找到什麼材料而定。近年多使用烘乾 再打成粉末的粗麻葉,其色呈深綠,草味更濃。

入爐前,一個個清明粄都是蒼翠的,但蒸後顏色卻變得深沉,墨綠油亮。咬開煙煙韌韌的外皮,舌尖先是嘗到清冽的草香,繼而是鹹鮮甘美的叉燒餡,「因為裏面都加了鹹蛋和菜脯,分外好吃。」

話說開來,清明粄這東西乃源於周朝「寒食三日」的傳統,人們因為不以火煮食,只能吃先蒸煮好的熟食充飢。後來清明節與寒食節結合,所以有些地方會吃冷食,清明粄也成為掃墓、拜祭或踏青時的食物,而客家人又以此為應節小吃或祭祖食品。如今寒食文化消失,吃清明粄的習俗也漸漸減少,已經很少人懂得製作。難怪年輕的Polly慨嘆:「若我不學,將來還會有多少人做呢?」

蘇媽媽早年由船屋搬到木屋,住進沙頭角。飲食文化受到鄰居客家人影響,每逢艾草和粗麻葉當造時,就會動手製作清明粄;女兒Polly則辭去幼稚園老師的工作,開了間小餐館,把茶果加入午市餐單內,希望讓大家認識客家飲食文化。
蘇媽媽早年由船屋搬到木屋,住進沙頭角。飲食文化受到鄰居客家人影響,每逢艾草和粗麻葉當造時,就會動手製作清明粄;女兒Polly則辭去幼稚園老師的工作,開了間小餐館,把茶果加入午市餐單內,希望讓大家認識客家飲食文化。

So Good So Yummy

大角咀櫸樹街64號富多來商場二期地下13號舖

6427 9922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d200322ruby-76-2020040108580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