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KOL放低背包後決定開民族風餐室 在這裏可嘗到地道的土耳其早餐風味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旅遊KOL放低背包後決定開民族風餐室 在這裏可嘗到地道的土耳其早餐風味

lp11

愛旅遊者浪跡天涯。儘管當中某某曾想像開一間Cafe或Hostel讓同好聚腳,但一份愛出走的心,最終總因怕困身而打消念頭。唯獨是以下這幾個人,在大時代下放低背包及Lonely Planet,在深水埗開一間Lonely Paisley

深水埗的民族風

疫症使世界一切都停擺,也中斷了背包客行走的路途。本來經營旅遊公司「輕背包」、帶團出遊異國的林輝及Sonya憶述:「去年三月出完最後一團後,主要工作變成取消旅遊團及處理退款。」出遊之日遙遙無期。今年初,他倆打定決心,聯同另外兩位因旅遊而結緣的朋友開了一間餐館。

牆上的紋樣是不少來客打卡的背景,「有一些是以烏茲別克及伊朗為藍本而設計,中間這是腰果花Paisley(淚滴型圖案),那邊的花紋則用了伊斯法罕 (Isfahan)的royal blue顏色,另一邊的綠常見於烏茲別克的夏天,延伸至那邊的紅是印度的色彩⋯⋯」,Sonya看着牆上的紋樣逐點解說,她笑說有不少人以為這些是淘寶貼紙,簡簡單單貼上便成,「淘寶才沒有這麼漂亮」。正因為聚結不同國度的紋路色彩,需要熟悉其中者才可繪出,因此她找來在巴勒斯坦女生Rida(默麗雅)人手繪畫,足兩星期才完成。Sonya強調這些圖案或店內裝潢風格是民族風,「這不是波希米亞風,或土耳其風。這裏雲集了印度、中東、摩洛哥等多國元素,民族特色某程度可以融和。例如門口掛着的那地氈,是阿富汗空運來的,後面還有些是來自印度、危地馬拉的⋯⋯放在一起完全不突兀。」

林輝說,這是一場餐桌上的旅行。餐牌上的菜式穿梭了大半個地球,伊朗式香草、印度的Pani Puri、土耳其式早餐、阿富汗特飲⋯⋯「打卡店的食物一般都不太好吃」是香港餐飲業內的怪奇異像,連Sonya也笑說,「好多人以為這是打卡地方,於是對食物都不抱期望,嘗過了才露出驚訝回廳說『估唔到都幾好食』。」在Lonely Paisley,你未必會吃得到百分百傳統,但絕對可以感受到團隊盡力還原的心,例如是一份土耳其早餐。

「土耳其早餐是從一開始想開餐廳時就決心要供應的,因為我真係好喜歡食。」有得飛的年月,Sonya每年都會去土耳其,「有時一年去四次」,試不同餐館的土耳其早餐是指定動作,因此對於這一組餐點甚熟稔,麵包、果醬、芝士都是必須有的。為了盡量貼近當地風味,餐盤上除了菜及蛋,其餘均由土耳其快遞入口,成本不菲。早餐配有熱茶。會有土耳其名物蘋果茶嗎?她笑說:「真正的土耳其人是不喝蘋果茶的。我曾經問過土耳其人,他們都說那是專為遊客而打造的產物。所以我們也沒有賣蘋果茶。」

土耳其早餐 // 帶微溫的芝麻包整香口,配帶三款土耳其芝士、四款果醬或蜜糖。餐點附有一杯土耳其茶,配有來自伊朗的番紅花糖棒。($148)
土耳其早餐 // 帶微溫的芝麻包整香口,配帶三款土耳其芝士、四款果醬或蜜糖。餐點附有一杯土耳其茶,配有來自伊朗的番紅花糖棒。($148)
玫瑰蜜糖雞翼 // 用上土耳其玫瑰果醬,及以色列、伊朗的玫瑰水,調較成玫瑰蜜糖,以達到清甜的香味。($68/6隻)
玫瑰蜜糖雞翼 // 用上土耳其玫瑰果醬,及以色列、伊朗的玫瑰水,調較成玫瑰蜜糖,以達到清甜的香味。($68/6隻)
薑味熱朱古力 // 加入了荔枝窩好夠薑的薑蜜調製成的熱朱古力,為秋冬之天添暖意。($48)
薑味熱朱古力 // 加入了荔枝窩好夠薑的薑蜜調製成的熱朱古力,為秋冬之天添暖意。($48)

今時今日去餐館食飯,常有最低消費、入座時間等限制。但在Lonely Paisley卻統統不設限,即使是足夠坐四人(擠一點足夠六人盤坐)的Tapchan,竟也接受一人獨享,「我們都有研究過這問題,畢竟不合乎成本效益。然後有人對我說『你怎麼可以歧視像你自己一樣的solo backpacker?你自己一個去旅行時,見到這些餐廳,你不也很想入座嗎』對呀,我怎麼可以歧視自己呢!」獨遊慣了,深明獨自一人的困惑及難處,自家開店時也變得更體貼了。

「不辦正業」

民族風的餐廳,除了打卡以外,卻是富含人民修為、知識涵養的地方,「如果說要辦一場盧旺達分享會,你聽個名都覺得辛苦,根本不可能有人有興趣參加。而作為一間餐廳,辦一場餐飲體驗,卻是更輕鬆的切入點。在食家鄉菜的時候,聽一聽煮理人的故事。」因此他們與 Christian Action (基督教勵行會)合作邀來難民婦女,不定時舉辦難民廚房(Kitchen Away From Home),第一場由兩位來自盧旺達及埃及的婦民主理,第二場則由斯里蘭卡媽媽下廚,在分享家鄉菜的同事,也訴說當地的故事,「還有些錢可以回落難民口袋中」。

lpp3

「我們常常都在做一些不辦正業的事」他倆自嘲。八月尾,他們因應時局辦了一場阿富汗分享會。近月每逢周六早上,都有讀書會「人文自修室」,第一章共三節的與人口販賣有關,正在進行的早課則邀來了旅人回顧重新獨立前的阿富汗。一切一切,都像是脫離了一間餐室應做的事,卻是在驗證活用空間的意念。有什麼最終目標嗎?她猶豫說沒有。那大概是形而上的「沒有」,但卻是在散播種子,「有些事你做了,你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會開花結果。但因為確信這件事是對的,就自然會做。就像是雪地種花,你不會知道種了些什麼,但路總會有⋯⋯」如同店子的標誌,那由腰果花(Paisley)孕育的地球,終將使地球長出葉片。

林輝(左)及Sonya(右),抱持着Lonely but not Lonely的信念,打開Lonely Paisley的大門,留在香港、一起同行。
林輝(左)及Sonya(右),持着Lonely but not Lonely的信念,打開Lonely Paisley的大門,留在香港、一起同行。

開店、特別是開一間餐廳,是一件很衝動的事,情感先行,「時勢所成。若非疫症無得飛,也未必會開。」而在離開與留低的這個命題上,他們選擇開一間店留住自己,「走,不論是移民、旅居或打工,對於很習慣旅行的我們而言很容易。掉返轉,留低才是最難。沒有什麼比一張合約、一張六年的租約,更有約束力……是我自己選擇綁着自己。」因為太多人離開、移民,讓他倆有更多的不甘心,「為什麼是我走?有一班人被困在入面(監獄),想出都出唔到黎。如果我純粹只是『被困』在一個地方,就當是陪着他們。」

Silk Road // 以OPIHR氈酒調整成的Gin & Tonic,以印度手繪玻璃酒杯盛載,風情十足。($98)
Silk Road // 以OPIHR氈酒調整成的Gin & Tonic,以印度手繪玻璃酒杯盛載,風情十足。($98)

Lonely Paisley

深水埗福華街182A號地下

9889 0250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