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街‧藝文部落】Storerooms:離開傷心旺角 深水埗再出發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大南街‧藝文部落】Storerooms:離開傷心旺角 深水埗再出發

Storerooms店主Eden及陪伴小店成長、今年七歲的貓Lala。
Storerooms店主Eden及陪伴小店成長、今年七歲的貓Lala。

店內,人們擠着看衣服,看飾物,看擺設,看精品,但最重要是看那隻叫Lala的貓。店外,常有人坐在擺放舖頭台階上的長凳,以旁邊的小檸檬樹,和後方落地玻璃上的巨型招財貓畫作背景,叫友人幫忙拍照;若是自己一個,又想打卡,則會在轉角位,對着一面印有”Beautiful People” 字樣的鏡子自拍。

這是選物店Storerooms(172-174號舖)從旺角樓上舖搬至大南街地舖三個月以來,每逢周末都會在店內外發生的情況。

從旺角到深水埗

Eden從二〇一三年起,在旺角西洋菜街唐樓經營Storerooms。至今七年間,在上環太平山街設過分店,後來也在旺角同樓下層開過咖啡店,愈做愈受歡迎,是為人熟悉的旺角標誌小店之一。但在今年初,Storerooms告別了共處多年的旺角,搬到深水埗,究竟有什麼原因逼使Eden作這個決定?

聽Eden自白,Storerooms的搬遷,與旺角的衰落,還有個人的創傷有關。

「某程度上,我覺得旺角這個地區已經死了。」在樓上舖俯望街區多年變化的Eden說,他不能判定旺角的死,是否與去年社會運動又或「歌舞團」的離開有關,但旺角真的是衰落了。旺角一段的彌敦道,以往人潮川流不息,每晚市面熱鬧非常,如今八、九點已變得黯淡無光。

更何況,經過一九年下半年旺角街頭發生過的事,Eden坦言,「其實我已不太夠膽回到旺角,有少少陰影。」

Storerooms旺角舊舖的樓下,去年經常爆發警民衝突,每晚如同「戰區」。最震撼Eden的,是十一月中的一個晚上:他在街上竟碰見店員眼部受了傷,將他帶回舖頭治理,到八、九點,突然又見很多人跑,很多人跌低,再隔一段時間,就傳出碧街發生「人疊人」的消息。「我自認堅強,但我都頂唔X順。」這些事件,在Eden心內遺下創傷。他愈來愈抗拒回舖頭,也盡可能避免出旺角。

其後有天,Eden路過大南街,見有好的空置舖位。本來就喜歡深水埗新舊共融氣氛的他,找到一個離開旺角的機會,就斷然即租即搬。遠離了痛源,Eden如今心內舒服多了。

(上)貨品反映Eden品味,如「復古」是最明顯的元素之一。(中)香港製造的跳板鐘,設計有種舊香港的優雅美學。(下)
(左)貨品反映Eden品味,如「復古」是最明顯的元素之一。(中)香港製造的跳板鐘,設計有種舊香港的優雅美學。(右)店內的生活小物廣受歡迎

美好的人和物

受去年的事影響,Eden不只搬了舖位,也調整了Storerooms的定位。

像挑選貨品方面,還是一如以往,專揀設計前衞的新物又或復古味重的舊物,但現在Eden不再只賣外國來貨,也開始重視「香港製造」。就像他賣的懷舊跳板鐘,原本是在日本見到,但打探後卻發現是由大角咀的廠房所造,於是回港就直接向廠方訂購。此外,店內的飾物手作,不少都是由本地小牌子出品。

更重要的是,他想舖頭能更重視人的關係和社區連結。立店宗旨亦因此由”We sell beautiful things”改為”Beautiful people, beautiful things”,意即「物重要,但人更加重要」。

店內貨類包羅萬有,大部分從外國採購。
店內貨類包羅萬有,大部分從外國採購。

大南街店一開張,自覺是外來者的他便接觸街坊,包括為數不少的南亞裔居民。「第一日已經(和南亞裔居民)傾偈,時常吹水,最後更找了他們幫我們舖頭開閘,建立關係。」近日,他更搬入深水埗居住,投入社區生活;新居和工作室與舖頭只有「十步距離」,如同「前舖後居」。

Eden現正構思更多將Storerooms連結社區的方法。可能是寄放衣服到周邊布行販賣,可能是客人在附近買布料給他們造衫,也可能是在網上介紹特色舊舖。他希望,大南街不要淪為另一條太平山街,「重點是舊舖一定要捱住」,「若果我們來到,能夠幫到他們,即是一件美事。」新店吸引人流,帶動舊店經濟,新舊共存,是Eden心目中最理想的模式。

k200409yuenlung-205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k200409yuenlung-294-20200424085917-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