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街‧藝文部落】物器堂:習陶也是在學做人 地舖的藝術教育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大南街‧藝文部落】物器堂:習陶也是在學做人 地舖的藝術教育

(左起)店主Karen、Coco、Janet
(左起)店主Karen、Coco、Janet

一月中在大南街開業的「物器堂」(175號舖),是個複合式陶藝空間。推開店門,先是賣物處,木枱層架上是待售的精緻陶瓷器皿。內裏則是工作室,擺放了幾部拉坯機加一台燒陶電窯,四周散落一些待完成的學生作品、幾箱釉料、林林總總的製陶工具。再爬樓梯上閣樓,是個踏實的小型展覽空間。在這裏舉行的首場展覽,是香港藝術學院陶藝三年級生的作品聯展。

香港藝術學院,其實亦是物器堂「堂主」Karen、Janet和Coco結緣相遇之地。七、八年前,她們同在那裏主修陶藝,一起學習,一起創作。Janet記得:「我們每次交功課都會喊,因為我們會將自己的事放入陶瓷,所以每次assignment或presentation,都會好touching地一邊喊,一邊做。」共渡過難關,三人建立深厚友誼;如今成了生意夥伴,更需要互相扶持。

Coco提到,製陶者不可與陶泥「拗頸」,學藝過程培養耐性。
Coco提到,製陶者不可與陶泥「拗頸」,學藝過程培養耐性。

完美舖位

三人合力經營陶藝小店的構想,最初是由Karen提出。

原本讀畢學士,Karen已在屯門工廈租了個單位,作陶藝工作室。幾年來,一直有「小班教學」,嘗試累積教學經驗。一九年完成了一張大訂單後,Karen思考前路,想更專注於陶藝教育身上。同年十月,她駕車駛過大南街,見到有心儀空舖,就馬上問Janet和Coco有沒有興趣合夥。兩位好友,相信Karen,也喜愛陶藝,很快就答應了。

Karen很慶幸,物器堂坐落於一個「完美」的舖位。首先是空間夠大,售賣陶器之餘,又有地方教體驗班,舉行展覽,呈現陶藝的不同層次。而且,它作為街舖,也有街舖面向社區的優勢,更有利推廣陶藝。「我感到有需要將知識pass給其他人。不只是鍾意藝術的人。如街坊經過,覺得有興趣,我都會想教。」

物器堂有許多尚未上釉的素燒陶器,不少是學生作品。
物器堂有許多尚未上釉的素燒陶器,不少是學生作品。

事實上,身處皮革手作材料店林立的大南街,亦能幫助物器堂招生。不少物器堂的學生,是買皮做手工時路經,見到舖面靚,就想親身體驗。Janet補充:試過教班期間,有住在附近的「阿姐」對陶藝好奇,便和Janet攀談良久,同時旁觀學生上堂。「是這些地方,才會有這樣的情懷存在。」

陶冶性情

新舖開業不久,就遭逢疫症,是堂主們都始料不及的。有壓力,是在所難免。她們都坦言怕學生流失,交不到租。幸好這兩、三個月來,收入尚且足夠應付租金,支付主事人Karen的薪金。而Janet和Coco都另有正職,因為自知小店初起步,「如三個都全靠這裏,(舖頭)應該支撐不住」。

訪問當晚,到八時仍有學生不願走,留在店內,用心製作作品,力臻完美。
訪問當晚,到八時仍有學生不願走,留在店內,用心製作作品,力臻完美。

Karen現實地想,陶藝這行業較為偏門,「無論什麼時候開,都會有艱難」。然而,她和好友依然堅持,嘗試推廣陶藝,是她們體會過陶藝的力量。

從最初的拉坯或手捏,將陶泥塑型,到後來的上釉燒窯,製作陶瓷每步需要時間以及耐性。自言以前性格火爆的Coco形容,「陶瓷是好君子、好humble的,絕對幫到我的脾氣,做人處事。」Janet同意,製陶就像「給自己的一個心理輔導,有情緒,沮喪時,陶瓷會好能夠relax自己」,她的經驗是,有自閉症、過度活躍的小朋友,玩陶泥時,也能平靜下來,對紓緩情緒有很大幫助。

製陶另一別具意義之處是,即使你在過程中竭力盡心,最終燒出的成品,未必是期望的成果,或多或少不盡人意。「陶瓷讓你學識不要太執着,有時過程重要過result。」聽完Janet這樣說,Karen也想到,「到現在,我仍會緊張每次開窯時那個狀況……陶泥可以給我們這種excitement,到我廿年後退休,依然會有,我相信。」

店內近大門位置主要售賣功能性陶器,如杯、碟、花盆。
店內近大門位置主要售賣功能性陶器,如杯、碟、花盆。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k200408yuenlung-035-2020042408173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