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與居港日本人相約在私藏居酒屋 尋找一份濃縮在酒與餐食中的治癒感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今夜與居港日本人相約在私藏居酒屋 尋找一份濃縮在酒與餐食中的治癒感

many-%e6%b0%b4%e5%8d%b0_%e6%97%a5%e6%9c%ac%e4%ba%ba11

居酒屋,可以坐下來喝酒的店。高興時大伙兒去,疲憊、寂寞時一個 人去,如果能夠闖進漫畫中的那家深夜食堂,遇上一個能安撫人心的老闆就更好了。今夜,一起掀起繩簾,推開沉重的大門,走入昏黃又充滿人氣 的居酒屋,以一杯清酒、兩碟小菜以及三五知己,最後小酎至微醺才回家。或許,你在細閱門後的有趣故事時,會讓你有重新活過來的感覺。

漫畫《深夜食堂》強化了大家對居酒屋「治癒系」的想像,我們都在找着那片可以慰藉心靈的地方。然而,對於日本人來說,居酒屋的定義又是如何?

many-%e6%b0%b4%e5%8d%b0_%e6%97%a5%e6%9c%ac%e4%ba%ba

黃昏時段相約居港多年、在港經營飲食生意的Kosei San和Takeshi San來到他們相熟的居酒屋。甫踏入,餐廳環境一目了然,只有一張可以坐上十人的木製吧枱,亦只有日本廚師、經理和侍應三人在埋首工作、招待客人。即使餐廳地方細,但卻猶如轉移到日本上 班族下班後流漣之地,身旁不乏一眾居港日本人。「居酒屋的重點就是酒,啤酒、清酒、梅酒都可以。」安坐後,Kosei San和Takeshi San二話不說就先點來啤酒、薯仔沙律、酸雞皮、雞翼;待食物來到時,二人舉起酒杯,一 聲”Kanpai”後就開懷暢飲,彷彿這就是來居酒 屋指定動作。

Kosei San(左)和Takeshi San (右)一致表示,居酒屋是日本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Kosei San(左)和Takeshi San (右)一致表示,居酒屋是日本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酒精先決

「日本人習慣下班後跟同事朋友來這裏聚會聊天,而且一坐下就先來一杯啤酒或現在流行的highball,再點一些已預先煮熟的食物佐酒,不用等很久便能享用,又能解決下班後的餓肚子!」當二人以酒精「熱身」後,彼此情緒開始高漲,談話聲量和笑聲就更大,讓人更想融入其中,成為無所不談的一份子。

「如果在日本,我們通常一坐就聊上三、 四小時,但在香港,就只能限時九十分鐘,算是一種可惜。」Kosei San認為本地居酒屋與日本最大的分別,不是裝潢、食物或是氣氛, 而是用餐時間。這也難怪,香港寸金尺土,租金從來都是餐廳最大的營運成本。說到這點, 剛好為我們捧上炸串的餐廳經理也以一口流利 廣東說:「我們當然希望能夠重現日本屋酒屋的感覺,但奈何店舖位置少,如果每一枱客人都坐上數小時,很難營運。」

居酒屋的界線變得模糊

或許,此刻就讓我們撇除種種現實因素,以一件炸得輕盈鬆脆的招牌「帶子三文魚籽」串揚,重投把酒聊天的氛氳裏。吃着即叫即製的關西串揚料理,不禁在想:坊間屋酒屋都賣刺身、燒物、關東煮,如果只主打串揚,還能稱之為居酒屋嗎?「你所說的那種是餐牌上有過百種料理、價錢大眾化的傳統『家庭式居酒屋』,但現在大家都傾向相對精緻的料理,所以居酒屋的界線也變得模糊,沒有一個標準呢!」餐廳經理笑言,到居酒屋就是吃環境和氣氛,哪裏能夠讓你放下煩惱,那裏就是最佳的屋酒屋。最後,Kosei San和Takeshi San 順道向經理點來一碗「御飯」,「日本人習慣以小份量的飯麵為居酒屋之夜作結,這樣才稱得上大滿足」!

+1

串揚げと酒処 秀殿

銅鑼灣渣甸街54號富盛商業大廈3樓D室

2504 1511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8/many--11-2021082504321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