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常風景】海安咖啡室、大安茶冰廳接連結業 念香港人的冰室情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尋常風景】海安咖啡室、大安茶冰廳接連結業 念香港人的冰室情懷

sea_00

為什麼人總是在失去後,才懂珍惜,心留遺憾?

地上方塊紋路延綿、牆身混色瓷磚清雅、天花吊扇涼風送爽、火車卡位二樓雅座⋯⋯這些冰室風景,逾半世紀以來尋常可見,被歷史晾曬後,更具風韻。可惜世情無常,近年老冰室接續結業,消息也總來得突然;趕不及它們最後一面,燈火璀璨下不免寂寞,只剩些回憶,浮光掠影。

+3

冰室是茶餐廳的前身,源起可追溯至40、50年代,受英式飲食文化影響,主售三文治、西多士、咖啡奶茶;部分更設小型麵包工場,用以製作菠蘿包、蛋撻等。時代推進至經濟起飛的70、80年代,為迎合客人口味,冰室逐漸轉型,改領食肆牌照,供應即時製作的粥粉麵飯,經營模式向茶餐廳靠攏。到了現在,尚存冰室大多包羅萬有,只賣輕食的幾乎絕跡。

聽說曾幾何時,去冰室歎返杯茶,是優雅和浪漫的象徵。冰室的裝潢因而講究情調──下午3時左右,輕柔陽光從門上紗簾透進,中和老派冰廳的暗沉;你呷口長年盛着深橘色的凍檸茶,他飽食外脆內軟的菠蘿油,草木香清淺,生活平淡綻放。

+2

然而,冰室所承載、我們對這城的念想,終將雲散煙消。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着一塊積着灰塵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看到的種種,也是模模糊糊的。」(劉以鬯《對倒》)想走回早已消逝的歲月,但那時代已過去,我們無以衝破積着灰塵的玻璃。

枯萎了的土壤,或再無靈魂。時間則依然,汨汨流淌。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