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界之城 STRASBOURG】書香溢街 在史特拉斯堡的書攤淘寶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邊界之城 STRASBOURG】書香溢街 在史特拉斯堡的書攤淘寶

古長安洛陽,流行寫本印刷,書肆林立。法國的城市,天生流戀舊物,例如書裏書外都記載着滄桑的古書。

逢星期二、三、六,朝9晚6,史特拉斯堡的書攤都動起來。五百多年前,古騰堡(Gutenberg)曾定居在這個城市十年,並研究出活字印刷術,令史特拉斯堡一躍成為印刷重鎮。古騰堡廣場上,他的雕像手持古騰堡《聖經》,鐫刻了“Et la Lumière fut” ,「然後就有了光。」──知識傳播的光。他直視的方向,一整排書攤,沐浴在陽光下。那邊廂,一行簡潔俐落的Gallimard出版,這邊廂,十八世紀的遊記書籍毗鄰着Toulouse-Lautrec的兒童繪本,都是幾歐元幾歐元的價錢。隨手翻到1951年出版的伏泰爾一套五冊由Bécat插畫的Arc En Ciel版,精緻得令人心驚,價錢也令人心驚。

廣場上的書攤約有十檔, 包羅萬有, 數十年來如一。
廣場上的書攤約有十檔, 包羅萬有, 數十年來如一。

|古籍在等一個識貨的|

Kléber廣場的規模更大,書的種類更雜。由古籍、Brigitte Bardot的大張明星掛畫、十八世紀古地圖、上世紀三十年代的時裝雜誌,到€1.5一本的平裝二手書也有,包羅萬有,而且豐儉由人。買一本,檔主微笑着送一句“Bonne lecture”,買書賣書,交換和傳送着快樂。

star_27

在法國街頭淘寶,絕無假貨,只怕「眼大睇過龍」。紅色的膠箱裏散落幾本《Signal》雜誌,有些年月,定睛一看,封面是黑白飛行員照片,出版日期?1942年2月,是二戰刊物。價錢?才€8一本,抵過叫一碟沙律。戰爭迷來到,恐怕要瘋。

「這個是德軍在比利時出版的軍事評論。」檔主揭開謎底,他一年去三次大採購尋書,巴黎、比利時⋯⋯其餘時候,有人逝世或遷居,致電他,他便去賣書。書在城市裏循環不息,從一雙手到另一雙手,傳承城市的記憶。

在書堆中發現德國戰時出版的《Signal》雜誌
在書堆中發現德國戰時出版的《Signal》雜誌

「你知道Nicholas Sarkozy剛剛在嗎?」筆者搖頭,剛剛邊上大型書店一陣人聲鼎沸,有一兩架警車,問旁人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原來是他自傳的簽名會首站 。

「有人尖叫,我們就知他來了。」他促狹地笑,總統在法國絕不超然,不似梁振英出巡般,「我比較喜歡『佢條女』。」提起Carla Bruni,心領神會。

他叫Maxime Lamp,退休前是鐵路工人,退休後賣書為生,已經十五年。「我剛搬來時他對我說,賣書十五年,現在算起來是二十年了。」朋友更正,他沒理,自得其樂地說:「這樣我就是我老婆的天了。」

|Librairie de L’Amateur

在路上碰見戴帽子的十九世紀紳士, 長筒襪紳士鞋,手執煙斗,吹出的煙霧似魔笛手的音樂,忍不住尾隨他走入民居,發現一間隱匿的古書店:Librairie de L’amateur。

走到店內,那人要買的用來裝飾家居的古書,店主Stéphane Haegeli 說不可能,詎料兩人又能繼續攀談下去。「從來沒發生過這種事,我的心會難過。」打理書店二十年,他扶額,說紳士是建築師,為顧客代買。一天十多個顧客,多是四十歲以上男士,為特定書目而來的愛書人(bibliophile)。

star_29
書店東主Stéphane努力為顧客選擇適合他們的書籍
書店東主Stéphane努力為顧客選擇適合他們的書籍

店內琳瑯滿目的書,有七千本。與二手書店不同,古書店專門搜羅少量印刷、稀有、限量或原版書籍,又以古騰堡活版印刷現世後,1450至1501年間木刻或活字印刷的出版物最珍貴,專稱為“Incunable”。愛一行做一行,他喜歡不斷學習充實知識的過程,曾花盡心機,埋首追溯一張十九世紀遺留的原生藝術手稿(Art  Brut)的出處,只因當時畫者被認為是瘋子,畫作多被毀,這張卻完整保留下來。

「開書店的痛苦是,美麗的事物只能經手,不能保留。」身為愛書之人,他無法否認,「但我的快樂在於傳遞,不一定需要擁有。」

Librairie de L’Amateur
地址:24C, rue des Orfèvres

初見十九世紀紳士的一刻
初見十九世紀紳士的一刻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star-24-cover-2020091003485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