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畢明
熱門文章
畢明
Finer Life
ADVERTISEMENT

沒有個性的年代

01.10.2020
圖片:法新社

環顧四周,無日無之,都是撞。

走出街,人人撞衫、撞褲、撞鞋、撞袋、撞眼鏡,撞手錶、撞帽、撞妝,最可怕是:「撞樣」。整容,把自己整成個個都像啤膠出來的五官,撞口撞面,一模一樣。

今時今日,應該是人類歷史上最氾濫me too的世代。不是說女性被剝削的#metoo,是人有我有,人買我買,人做我做,你我一樣的無限「我都係」。

你去星巴克飲咖啡,佢都係,總之人人要飲啡;你買H&M/無印/Topshop/Zara/CDG,或者限量波鞋、限量手袋、最新型號手機、去新開的店、食新的甜品,佢都係,個個都係,不甘寂寞,不甘落後,join the club如律令。反正不同國家,不同城市、不同地區,都clone了至少一個很類似的shopping mall、複製了很雷同的一堆品牌及商品給大家消費。

因為fast fashion、因為全球化、因為潮流、因為所有媒體和KOL都用了、去了、看了、吃了、打卡了,你也要。

放眼望去,香港男士,十居其九的髮型都是左右兩邊剷青,頭頂all back,第十個因為脫髮,冇辦法。

女生,個個化韓妝,男生,也化韓妝了,都是K-pop路線,沒有一個David Bowie。大家架同一款眼鏡,穿同類剪裁線條的衣服,也不管身高長相體型,都穿一個模樣。一窩蜂,羊羣地,由外到內。

“Most people are other people. Their thoughts are someone else’s opinions, their lives a mimicry, their passions a quotation.”— Oscar Wilde

面書上,屢見拾人牙慧的意見,沒有主見,只有模仿,跟隨,從俗。

人類,從來非常羊羣,由投資到思想到生活,最諷刺是現在的社會,卻是有史以來最標榜個人化,什麼都可customize到最度身訂造,最強調「自我」的世代,其實最沒自我。

還有全人類的家居,不是來自IKEA目錄,就是參照最熱DIY大全。穿衣已經跟足時裝雜誌、家居則按照雜誌依樣佈置,天下大小家庭,連廚具煲罉都無差別追捧某幾個牌子。

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千腔一調,沒有個性就是整體現象。以前的歌星明星,由外至內,唱腔到造型,個個不同,遠的小鳳姐、羅文、林子祥,陳百強,張國榮、梅艷芳、王菲,各是不一樣的煙火。近代的,個個餅印,都穿那些「潮服」,別人替他們選的,再沒波波裙壞女孩和「鴨尾頭」。誰都一副Fashionista姿態,但Fashionista都是同一個generic look,沒有自己的品味、主張。如今由資深到年輕的,無人形象鮮明,無人有自我風格,他們的衣服都可以交換穿,歌可以交換唱。

C AllStar周柏豪梁漢民,都是一個樣,女歌星金銀銅獎,又有分別嗎?

西方形容全球美學一體化為”global anonymous chic”,如Airbnb的一視同仁。你可以發現,不論是在Brooklyn或是Budapest找住的,得到的室內設計都一個樣:簡約北歐風啦。一張間條地毯、牆上幾個淺木色層架,放幾盤house plants,扮型扮禪便在客廳放一個大佛頭像⋯⋯人人、處處的家居,都是例湯例水常餐A、B、C。

原創性、個性、怪癖,沒了,People like their difference to be generic。

互相複製陳腔變成濫調,global banality未嘗不是世紀病,問題是有冇人醒覺求醫自醫。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708/MPW2708_B071-078_004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