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福音戰士》廿四年後的覺醒:使徒不是暴徒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新世紀福音戰士》廿四年後的覺醒:使徒不是暴徒

04.07.2019
永高

1995年,《財富》雜誌發表文章《香港之死》,作者Louis Kraar擔心中國接管香港後一切都會「完了」(”It’s over”),我卻只懂在信和買下一大堆《新世紀福音戰士》(下稱《EVA》)VCD,為EVA能夠抵擋使徒入侵而手舞足蹈;廿四年後的今天,香港人正在「完了」邊緣努力自我拯救,臨崖總算暫時勒得住馬,然後Netflix將《EVA》上架,我重看一遍,發現沉澱後我對很多主題有更深入洞悉:原來使徒都不是暴徒,他們從來不是惡的本體。

不斷「來襲」的使徒被人類擺佈,塑造成惡的象徵。
不斷「來襲」的使徒被人類擺佈,塑造成惡的象徵。

《EVA》今次上架,畫質改善內容不變,但重看的觀影經驗、思考與感受都更深刻,只因當年我跟很多人一樣,鍾愛得對作品多方查證考據,研究動畫中各種歷史、宗教或哲學等神秘符號的象徵,推敲監督庵野秀明欲帶出什麼主題和信息。這類研究動畫意涵的舉動,亦正是御宅族(Otaku)誕生的原點,就像EVA與駕駛者一樣,大家都希望提高跟作品的同步率。

源自恐懼的絕對領域(A.T. Field)

我看《EVA》時跟碇真嗣年紀相若,那些年的年輕人不是垮掉一代也非失落一代,而是封閉的一代:物質豐裕卻感到迷失、做人沒有方向、欠缺社交能力、難以融入社會,妄想可以不靠別人獨活一世。說穿了大家都害怕受傷,只想在自我空間快樂陶醉。廿四年前看到EVA跟使徒打開「絕對領域」(Absolute Terror Field)互相較勁會看得咬牙切齒熱血沸騰,如今再看那個半實體半透明的銅牆鐵壁,會覺得它象徵每個人都擁有的防衞機制。

動畫後半部更明確地將之指涉為「心之壁」,一方面可以防衞自身免受外來攻擊,同時也成為跟其他人交流的隔閡。動畫開始不久,碇真嗣的父親碇源堂便經常提到「人類補完計劃」,正是希望修正每個人內心缺失的這個部分。

組織SEELE安排人類製造的阿當(也 即是初號機)跟莉莉斯融合以達至第 三次衝擊,犧牲全球人類「造神」。
組織SEELE安排人類製造的阿當(也 即是初號機)跟莉莉斯融合以達至第 三次衝擊,犧牲全球人類「造神」。

因此電視版結局,庵野不是跟大家描述末日世界如何收科,而是回歸每個角色的人心:戀父情意結作祟的美里盼望被玷污,以及時行樂來克服對未來的悲觀;只有複製靈魂的凌波麗希望跟人互動令心悸動,證明自己不是人偶;目睹母親自殺的明日香要凡事考第一,不斷逞強令自己「被人需要」;慣於聽命的碇真嗣沒有主見,隨波逐流,只因不想面對責難……每個人各有不同的心之壁,大家的內心缺失殊途同歸─出於恐懼。他們都需要打破自己的心之壁,面向自己,哪管手段是血腥而具毀滅性。碇真嗣在接受「人類補完計劃」後,有以下內心獨白:「藉認識自己跟別人的差異,就能描繪自己的形態;我是我,但可以肯定我的心的模樣,是別人塑造的。」

沒有像美源髮采的立地成佛

因為「人心」太抽象,部分粉絲看過後除了一頭問號更厲聲喝斥:「咁都叫結局?咁個世界最尾點?庵野老賊你係咪唔夠製作費畫啲簡單線條喺度扮形而上?」最終製作單位GAINAX在1996年先後推出《死與新生(EVANGELION:DEATH (TRUE)²)》和《Air/真心為你》兩集劇場版,告訴大家「人類補完計劃」在末日世界的實際執行過程,是如何血腥而具毀滅性:美里被亂槍掃射躺於冰冷地板、明日香被使徒分屍噬咬、所有人像汽球一樣爆破,再告訴大家一直以來使徒來襲的原委:使徒不過是被高高在上滿肚密圈的人類所擺佈,塑造成惡的象徵:組織SEELE一直視「人類補完計劃」為將全球人類靈魂合而為一的宗教儀式,安排人類製造的阿當(也即是初號機)跟莉莉斯融合以達至第三次衝擊,不惜犧牲全球人類來「造神」,而命運選上碇真嗣為最後的神,迎來全人類靈魂得到解放的真正世界末日。

碇真嗣完成人類補完計劃,醒來後卻立即想勒死明日香。
碇真嗣完成人類補完計劃,醒來後卻立即想勒死明日香。

廿四年前一直不明白,劇場版中最後一幕”One More Final”,世界末日後只剩下碇真嗣與明日香。碇真嗣完成人類補完打開了心之壁,選擇繼續跟人交流及生存苦行,醒來後卻二話不說想勒死明日香,明日香輕撫真嗣面龐,說一句:「真嘔心。」現在重看總算勉強明白:一個人即使明白人生道理,即使大徹大悟,都不可能一時三刻180度改變。世界並沒有像即食麵一樣的信者得救、像美源髮采一樣的立地成佛,洞悉世情卻依然會擇善固執,碇真嗣、明日香以至屏幕前每一位受眾(劇場版中有很多影着戲院觀眾的真實鏡頭),都只能一點點地改善,然後努力向前走。補完計劃,不過如此。

逃避就難覺醒

廿四年後的今天,香港未死,我才有重看《EVA》的機會,才弄明白故事細節,不再單為EVA跟使徒大戰而亢奮,而是明白使徒並非真正的惡,真正的惡源自那些將「心之壁」封閉、扭曲了的人,自以為是地將「補完計劃」強加於人,最後塗炭生靈。要香港持續不死,或許每個人都應該打開心之壁,學會誠心溝通,「不能逃避」(碇真嗣金句)恐懼,面向自己,然後覺醒。

作者簡介

永高,傳媒工作者,「異瀛問津館」FB專頁版主,認為錢鍾書最Mean,「文憑是阿當的樹葉,可以遮羞包醜」;韓寒最有道理,「聽過很多道理,依然過不好這一生」;太宰治最一錘定音,「虧你啊!好意思談甚麼感想!」

永高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7/01-5-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