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何秀萍
熱門文章
何秀萍
一個女人
ADVERTISEMENT

何秀萍專欄:大幸

20.09.2018

「幸好我不是左撇子」,自從左手手肘斷了骨被裝入金屬駁回,在日漸復原的過程中,遇上很多單手做不到的事情或花上很多時間和力氣才做到的日常瑣事時用來安慰和鼓舞自己的,就是開首那句說話。

一次意外、一個稍重的創傷,教我重新認識自己的肢體,更加拜服造物者的鬼斧神工天衣無縫。原來左右兩臂上中下三部分真的相輔相成,互為幫補。當其中一邊生了病受了傷出現故障,不能正常運作,的確是非常影響衣食住行以至情緖健康的,尤其是一個習慣了獨來獨往,獨自生活的人。往好處想,這未嘗不是一個進階訓練,練得身心更強壯些,過了這一關又是一個新的人,只要耐心復健,努力做物理治療,就算不能百分百回到舊時能力,能夠將左手高舉至額,能用雙手吃飯已經夠好,不必以楊過和獨臂長平為榜樣。

我們真的不要那麼輕易說出「感同身受」四個字,現在切實地身受到一個傷患者的不便和挫敗感,親歷其境、其痛、其苦、其難才知道不容易。而斷裂可駁回的骨骼三數個月便能痊癒,跟永久失去身體一部分的人相比,實在萬幸,值得感恩。恩賜的還有自身的其他部位仍能運作正常,配合我暫時的傷殘令我日常作息仍可自理,不過力量弱些、速度慢些、用的時間長些……

一切回歸簡單些,衣服就只穿闊袍大袖那幾件,多洗幾次。手洗是不能的,可幸人懶,已經穿了可直接放洗衣乾衣機內清洗的衣物多年,只是,原來獨臂沒辦法摺疊收納洗好的東西。此外就是洗碗,精神不振行動不便又要戒口,大部分時間在家自煑解決三餐。吃貨遇上髒盤碗,沒事時平常一隻飯碗三秒洗乾淨,如今若嘗試訓練左手活動能力?先是將前臂提起至水龍頭下的高度已有難度,再要左手拿着碗沖洗竟覺千斤重且拿不牢固,加了洗潔精隨時脫手摔破。不勉強就只用右手做吧,但又有忠告說也要當心勞損右臂膀,不能過度使用,結果是煑少了吃少了,沒上過磅,不知道體重可也少了。

「不求人」是左手的替身之一,我還發掘了牙齒、雙膝、大腿,雨傘有時也可救急,雖然都接近吃力不討好。家中有什麼用具小物破壞了只能看着它不能立刻修理,暫擱一邊吧。以前覺得爬五層樓梯上落住處一點問題也沒有還可當有氧運動,現今吊着一隻受了傷的手肘,平衡感變差了,走路總有點不踏實的感覺,爬樓梯也像拉牛上樹。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雖說間中有人讓座但也盡量避開繁忙時間以減少風險。電子貨幣用多了,因掏錢找贖處理零錢很笨拙,反正深閨簡出花費也有限。

養病也好養傷也好,原來「靜」真的很重要,環境和心境都要能「靜」,夠「靜」,對療癒有更佳效果。睡眠也是,現在常常想睡,大概身體最知道如何自療,睡過了傷處好像少了點不適。雖然沒有條件住在山明水秀的地方,但一天中總找到一個街上人流稀少的時段出去散散步,不自覺地上斜下坡出一點汗,發現鬧市安靜的一面、平時匆忙走過而忽略了的顏色,也是一服良藥。心靜於我很容易,因為我對很多事都不為所動,遠離人羣。不上互聯網就可與世界保持一個文明的距離,我的幸運還包括我認識的朋友都不煩人,知情識趣,但我需要他們時她們必會出現,這的確對傷勢康復很有幫助。

從今以後,我的左手肘部位會有了一條縫了十一針後的傷疤,裏面有一塊金屬片將骨頭連接起來,千瘡百孔的人生之中誰沒有少少疤痕,看得見的看不見的,我珍視每次的受傷,我知每一次痛過之後麻醉藥讓我失去一些記憶,當時不知道會忘掉什麼,到想不記那些什麼時便歸咎是那時麻掉的,這一次麻掉什麼?手好了之後便知道。

然而我一而再的真心感恩,是次跌傷的是左手不是右手,讓我還可以繼續寫東寫西。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8/09/codo-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