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蘭設計周2021】歐洲設計新勢力 看比利時與葡萄牙設計師的玩味設計與物料創新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疫情時代 何以安家

【米蘭設計周2021】歐洲設計新勢力 看比利時與葡萄牙設計師的玩味設計與物料創新

20.10.2021
Terence Li(米蘭)、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mi_26

歐洲的設計,除了上述的意大利與略談過的荷蘭後,還有什麼的新勢力?比利時與葡萄牙可能是你可以留意的國家。除了安特衛普的時裝早早在世界闖出名堂,他們的設計業也別樹一幟,在新科技運用中亦保持一定的玩味。而葡萄牙就因為是礦石的出產國之一,於是培育出不同的設計品。

如Jimmy De Angelis的作品,即使還未進入量產階段,但其試驗品也讓人期待。高柱上有網架,而網架上則放有一定數量手握大小的球。那些球因為有一半是木材,拿在手中有一定重量,另一半的表面是半透明的磨砂膠質素材,中間鏤空,令到球放在平面時,木的那邊會墜在下方。這設計的原因,是因為木的半圓入面,裝有感應器與LED燈光模組,只要接近網架下方的另一感應器,就會發光,而且愈近光就愈亮。

「許多說德語的人來看到這作品,都會說希望可以像遊戲般,可以把球投進網架內,這會有材質上的考慮,這也是可以考慮的方向,始終我希望木球是可以有一定重量,可以拿着在家裏到處走。」這可能是文化上的差別,因為在德語區,許多人會喜歡在草地上玩名為Boule的鐵球遊戲,這設計會喚醒他們的玩樂記憶。但其實在不同文化中,這設計本身都會喚起不同的玩樂記憶,單看設計就知道這是可供玩耍的。只要在家中不同的位置放有收集燈球的容器,這些燈球就像可以在不同的位置發光。

比利時設計師Jimmy De Angelis
比利時設計師Jimmy De Angelis

疫症下的戀人們

同樣的玩味設計也見於同樣來自比利時的設計師Elias Van Orshaegen,他在米蘭設計周展出的是充滿工業元素的家具,其玩味略顯內斂,不過細心一看也能讀出設計師的心思。如他名為POST PANDEMIC LOVE SEAT,就拿了比利時的抗疫政策來回應,因為當地需要保持1.5米的社交距離,他就設計出這1.5米長的長椅,因為椅面呈弧形,坐在上面的人,其實難以保持1.5米距離,確保使用者要坐得更近。

「概念很重要,但要掌握到製作的know-how才是設計的關鍵。」他這樣說。有在鐵器工場工作的經驗,他不但了解如何使用機械把鋁板壓成弧形,也懂得如何打磨、鑲合金屬部件,整件作品沒有使用膠水或焊接,增強了耐用度。

對平衡的追求

玩味與社會關懷是當代比利時設計的一個風潮,而在Elias van Orshaegen的設計中,也處處可見他對這風潮的演繹。以他的STATERA為例,就是一個會隨風而動的鏡面裝置,這人造物適合放置於戶外環境,它會隨風找尋新的平衡點,而鏡面也會因為反射出現場景象,奇妙又不穩地融入了場景。

這對平衡的追求,在他的CARTES中有更單純的呈現。這是一張造型不對稱的桌椅,名字來自哲學家笛卡兒,在懷疑所謂正確的過程,構成了這偏斜但牢固的角度,平衡與張力都在作品中表現出來。「我經常嘗試使用廢棄物來造設計。」他認為這也會是新一代設計師的傾向,因為在過去設計的過程中,會出現許多為了「完美」而剩下的物料甚至廢品,但在未來,這些物料會被使用的機會更高,因為當事情被推到極端後,往往會往回走,在極端的浪費後,設計的方向也很可能往回走。

名為CARTES的平衡桌子練習
名為CARTES的平衡桌子練習

新舊材料運用

然而設計是否有機會能從「源頭減廢」?除了像Enzo Mari所說,少點設計出平庸之物外,其實就有其他方法。Daan De Wit在二〇一九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前,曾在石上純也、Bram Kerkhofs的工作室待過,其個人風格是盡量使用較少的材料設計,而他的方法就是使用3D打印技術。

「像是這樣的桌子,如果你使用傳統的材料如木頭,你要麼就要尋找合適大小的原木,不但昂貴,而且會太過沉重。但當使用3D打印的話,就可以做到鏤空,只保留必須的結構部分,節省原材料之餘,也能平衡設計的重量。」

Daan De Wit設計的Stratum系列,全以竹為素材,製成紙狀再作3D打印。
Daan De Wit設計的Stratum系列,全以竹為素材,製成紙狀再作3D打印。

雖然二〇一九年才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但Daan De Wit已經有自己的設計風格,那階梯型的設計見於他不同的作品中,但因為是3D打印製作,拆開其實是大大小小的環,而微妙的大小差別,就形成設計外觀上的流線造型。

產地迷思

這種3D打印的製作模式,可以說是傳統工藝製作的完全相反,在製作的過程中,完全沒有手工的成分,設計師只要完成設計,只要根據電腦檔案,就能在世界不同地方做出完全一樣的製成品。

「只要在別的地方下載檔案,那就可以在當地打印製作。」他認為這也是更環保的做法,因為產品不再需要在特定產地製造後,再運到世界各地。而這製作方法,甚至可以破除了某程度的產地迷思。

STRATUM SAXUM咖啡桌
STRATUM SAXUM咖啡桌

「在我看來,疫情某程度上是一件好事。我相信在這衝擊下,許多人包括設計師與消費者都會再思考過往的做法。我們到底要怎樣的設計呢?許多我們習慣的東西,背後又有多少浪費,是否可以改良?」他的想法是這些習慣不一定要全部取締,畢竟物極必反,在整體而言,保持多元性才是長遠之道。

Daan De Wit於2019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Daan De Wit於2019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另一雲石產地

所以如果要繼續使用傳統材料,年輕一代設計師又可以怎樣做?如上述的Elias Van Orshaegen使用剩餘材料是方法之一,而來自葡萄牙的Samuel dos Santos使用的方法就是更掌握源頭的材料運用。
這方面Samuel可算是得天獨厚。一九八九年生的他,在葡萄牙The Caldas da Rainha School of Arts and Design修讀環境設計課程, 而他父親與祖父兩代,都是從事礦石出口,而雲石就順理成章地成為他常用的原材料,而也因為家庭背景關係,他能使用的原材料資源也比較多。他可以根據雲石的原始形狀出發再行設計。「其實葡萄牙的雲石質量很高,但在過去的知名度並不高,我希望通過展示不 同設計師的作品,可以讓大家了解更多。」

他個人展出的作品,是名為Dado的咖啡桌,他有利用雷射切割的技術,讓切片式的設計不但可精準鑲入,在製作的過程中也會減少材料損耗。

混合質感

「我相信人們使用家具時,很自然就會選擇自然材質的家具。」他說,這是關於質感的追求,自然的材質,可以帶給人溫暖的感受,而高質量的材質,反而會令人更珍惜使用產品,長遠來說,那可能反比買大量質量一般的量產品為佳。

除了身為設計師,Samuel dos Santos也是米蘭設計周展覽之一Line of Marble的策展人,「我希望大家可以利用雲石這材料的特質,但用設計出帶出不同的感覺。」如Toni Grilo設計的Hard & Soft椅子,自然的雲石石板,配上具彈性的人造塑膠軟墊,讓人坐在椅子上時,有軟硬結合的坐感,因為有了軟感,反而更顯出雲石的質感。

「我覺得新一代在選用材料時,應該在質量上提高要求,在可行的情況下,在本土尋找原材料,長遠才是可持續的設計方法。」

葡萄牙設計師Samuel Dos Santos以雲石為主要創作素材
葡萄牙設計師Samuel Dos Santos以雲石為主要創作素材
Terence Li(米蘭)、部分圖片由品牌提供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疫情時代 何以安家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