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在我們心中的樹】他花二十年在南丫島種了一大片森林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環境議題

【植在我們心中的樹】他花二十年在南丫島種了一大片森林

自成一隅的南丫島與城市保持着恰如其分的距離。

名為Lamma Forest的「秘密森林」,不在官方旅遊或導遊圖上。走入這片年輕的叢林,沒有任何欄杆,沒有警告「不准」的標誌,沒有鞏固路徑,只能感受陽光、樹影和清風,尋找蜿蜒的原生態小道,迎接下一步的驚喜。

Bobsy Gaia不僅在南丫島榕樹灣發 起種植Lamma Forest,他還是護林者,定期為森林開路、清理垃圾。
Bobsy Gaia不僅在南丫島榕樹灣發起種植Lamma Forest,他還是護林者,定期為森林開路、清理垃圾。

南丫島榕樹灣的森林植樹發起人Bobsy Gaia走在最前頭帶路,他一邊走,一邊嫻熟地剪去眼前擋路的樹枝,像變魔術一樣在山林開出一條路來。沿途,他不斷蹲下來鑽進草叢撿起每一件垃圾。

森林裏唯一的「地標」便是岩石。太極石的陰陽圖案在風雨考驗中褪色了。岩石圈是舉行音樂會的地方,懸崖上的大岩石能欣賞到最美的日落。松樹下可以冥想打坐,森林中還舉行過婚禮。

樹是兄弟姊妹

Bobsy自豪地輕輕撫摸一棵小松樹的葉子。「這是森林的第二代。」

在他眼中,樹木是地球上唯一追着陽光可以不斷持續長大的生物,「我視為充滿智慧貧瘠的山頭轉化成青葱的兄弟姊妹。」他看到每棵樹都有不同個性, 不同美態。

「樹充滿了生命力,你只要放鬆,坐在樹下,專注呼吸,就可以享受清新的能量包圍着你。此時你聽到細微的聲音,感覺到微風,打開更多的感官,與大自然溝通,天人合一。」

曾經光禿禿的山頭,是如何長出一片森林?

37

1989年,廿四歲的黎巴嫩青年Bobsy在時裝界工作,經歷了人生大轉折:第一家公司破產。在電視上看到柏林圍牆倒下,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冷戰終結、北京學運…… 他感覺到整個世界開始變得不一樣,某種價值觀在轉變。「人類不能繼續傷害大自然,以為我們是這個星球唯一的生物。」他說,覺醒是個漸變的過程,他從那時開始探索一些自身利益以外的事物。「我開始反思,我與食物的關係、消費觀念、工作的意義,甚至如何呼吸?」

後來,他在泰國開始推動機棉Eco-friendly 時裝設計,又成為素食者,練習瑜伽。「我不是機器,萬物本為一體,我屬於大自然的一部分。」

1992年第一次來港,Bobsy為環保團體 「地球之友」 設計植樹活動的宣傳海報。此後他成為義工種樹,1993年他成立了以南丫島為大本營的非牟利機構ABLE Charity,生態關注,並在香港四處植樹。

為何不種一片森林?

1996年植樹節,Bobsy在南丫島榕樹灣往索罟灣的山坡種樹,發現山土又乾又硬。當第一棵樹苗扎根,他心中誕生一個想法:「如果每年都在同一山頭種樹,年復一年,也許有一天會種出一個森林。為何不給後人留下一片綠色宜人的土地?」

Bobsy叙憶,當時南丫島沒有森林,因為曾經的森林早已被過度砍伐、戰爭而摧毀。

1997年之前,南丫島榕樹灣北部的山頭光禿 禿,4月開始植樹,Bobsy Gaia及團隊許下 心願種出一片森林。(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997年之前,南丫島榕樹灣北部的山頭光禿 禿,4月開始植樹,Bobsy Gaia及團隊許下 心願種出一片森林。(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997年4月,南丫森林的計劃啟動了,南丫島榕樹灣北部這一年多了2,000棵樹。1998 年, 這個行動得到政府支持,相同的山丘種植了數千棵樹,一片森林的雛形漸漸出現,看起來好像被施了魔法。

森林的故事道之不盡。植樹通常在周六日,天氣總是帶來考驗。有一年周六是最熱的 一天,植樹的人在35°C山上勞作;周日迎來最潮濕的一天,雷電和暴雨交加,電光火石間隨時有被雷擊的風險 。

Bobsy還記得,曾有一班美國水手扛樹苗來植樹,這些大隻佬被訓練來作戰,但他們卻雀躍地來種樹,畫面令人難忘。試過一班十多歲的學生來種樹,在午餐期間,老師突然發現少了一個孩子。眾人滿山喊叫找人,大半天後,終於找到小女孩,她在一棵樹下舒服地睡着了。

貧瘠的山頭轉化成青葱茂密的綠洲,一個充滿活力的生態系統。
貧瘠的山頭轉化成青葱茂密的綠洲,一個充滿活力的生態系統。

森林亦有過痛苦的記憶。

1998年10月重陽節,掃墓人燒紙錢時留下了火種,火勢瞬間橫跨乾旱山區一路橫掃, 一眨眼的工夫,燃燒早前種的三千棵樹苗!

「令人心碎!」Bobsy形容,那是一場聲勢浩大的救火行動。大家揮動簡陋的滅火棍打擊火力,冒險接近燃燒中的灌木叢和樹木,渾身黑煙,幾乎脫水。

「森林最大的威脅除了自然山火、颱風, 便是來自缺乏教育的人無視對大自然的尊重, 留下火種和垃圾。」幸運的是大自然的智慧, 也有她自己的出路。從那時起許多樹木再植再生,有更適中均勻的間隔。而此後每逢清明和 重陽,Bobsy格外緊張。義工們定期手舉滅火棍在各個山頭站崗。

沒有終點的旅程

多年來,很多人加入到這場植樹造林中。 學校、政府部門、公司均參與過植樹,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提供專業知識。十多年血汗的澆灌,南丫島北段貧瘠的山頭轉化成青葱茂密的綠洲,一個充滿活力的生態系統:山林裏出現 流水,原本又乾又硬的土壤變得更加濕潤。紅棉、棕櫚樹、日本櫻花、南洋杉、沉香、油桐……超過二十個不同品種的樹木吸引着各類蟲鳥。五顏六色的鮮花令森林飛舞着蝴蝶和蜜蜂,生態愈來愈多樣化。

Bobsy Gaia說,守護森 林的努力是無止境的, 要用幾輩子、幾代人來 堅持。這條路沒有終 點,這是一個旅程。
Bobsy Gaia說,守護森林的努力是無止境的, 要用幾輩子、幾代人來堅持。這條路沒有終點,這是一個旅程。

「對我來說,看到這樣的轉變,確實是一個啟示。見證生命回歸讓我充滿希望,原來我們可以善待大自然,改變世界。」

目前Bobsy顧慮,這片森林的土地用途是「綠化地帶」,希望可以升級為「自然保育區」,以防止地產發展商垂涎。「雖然種樹使命已經完成,但種樹只是第一步,還有颱風過後的清理、定期開路、清理垃圾……要將這份資產傳承給下一代,守護森林的努力是無止境的,要用幾輩子、幾代人來完成。這條路沒有終點,這是一個旅程。」他說着,又撿起草叢中的一個變形的膠樽。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環境議題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11-20200403061647-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