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在我們心中的樹】樹藝師:官民對樹木缺乏容忍且認識不足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環境議題

【植在我們心中的樹】樹藝師:官民對樹木缺乏容忍且認識不足

“Right tree in the right place”,這基本準則在香港難以落實。海邊種了不禁鹹風的洋紫荊,泳池邊種了落花落葉的黃槐,狹窄陰暗的街道種了細葉榕,種錯樹的例子比比皆是。

政府經常強調「加強樹木安全」工作, 在蘇鳳珍看來,這恰恰暗示樹木的不安全,加深市民對樹木惶恐。「當初轉行做樹藝師都是出於愛樹,沒想到入行後卻都在修樹、斬樹。」她只能一聲嘆息。「樹木不會做蠢事, 你修剪過的部份,它會醒目地捨去,往另一邊謀求空間。」 蘇鳳珍強調,樹也有生老病死。 樹木和人一樣,需要定期做檢查,例如一年兩次,定期修剪枝葉,就像人需要剪頭髮。適當的修剪可以幫助樹木在狹小空間相對健康地生 長。可惜在香港,大部分樹木疏於照顧,經常到無藥可醫的時候才被關注。

定期的修剪看護可以防止大樹突然生病倒塌。大部分因樹木疏於照顧,經常到無藥可醫的時候才被關注。
定期的修剪看護可以防止大樹突然生病倒塌。大部分因樹木疏於照顧,經常到無藥可醫的時候才被關注。

斬樹木前,政府經常外判樹藝師掌控樹木生死大權。她謂,行業內良莠不齊,考取樹藝師資格,只考兩百條多項選擇題。而註冊只是初步認證,不代表深入了解樹木。「樹藝師要透過評估寫死一棵樹並不難。」她透露,許多樹藝師根本不「落場」實地考察,看照片便簽署報告。

保護樹木,必先要對樹木有感情。植物知識網站「樹木谷」創辦人兼註冊樹藝師劉文忠指說,日常工作負責處理樹木投訴個案,市民對樹木缺乏容忍,通常都是蓋樓建路,樹木需要讓路。

「種樹一定要考慮將來,不在於種得多, 而是要種得好。」他發現灣仔道上新近種了一棵鳳凰木,「這種樹會長成大樹冠,將來擋路 被修剩半棵樹,還是鳳凰木嗎?」反而,路邊可以選一些直樹幹,窄樹冠的,便不會對車及 建築物構成衝突。

「香港人有種對大樹的恐慌。過馬路也有危險,難道不出街嗎?」劉文忠指出,官民對樹木認識不足,根源在於推廣公眾教育不到位。例如,缺乏長期持續的導賞課程,「往往是先到先得,只收二十人。」認識樹木從日常生活入手最好。然而,社區的三角公園、休憩處種的是什麼樹?資料欠奉;「古樹名木」樹牌資料太簡化,連科名都沒寫;在大公園(示範公園),有時候連樹名都寫錯,香港動植物公園見到樹牌寫的「印度無憂花」實際上應該是「中國無憂花」。還有棵花梨木,應該是海南紅豆。

植 物 知 識 網 站「 樹 木 谷」創辦人兼註冊樹藝 師劉文忠指出,加深人對樹木的感情需要更多公眾教育。
植物知識網站「 樹 木 谷」創辦人兼註冊樹藝 師劉文忠指出,加深人對樹木的感情需要更多公眾教育。

他認為,推廣地區的標誌樹,樹木攝影比賽,村內自發掛樹牌,公益樹木護養,徵文比賽……都能夠助市民與樹木建立關係,減少市民對大樹的恐慌,日後的保育便不成問題。

「在立法前,要先進行樹木普查,將私人樹也列入『古樹名木』。不能單靠懲罰機制來管理樹木,應該增加獎勵機制。例如設立樹木保育基金,鼓勵私人地方也一起保養有價值的樹木,樹木生病了有人幫,不要再分私人樹和政府樹,而是香港人的樹。」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環境議題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10-20200403061650-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