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在我們心中的樹】彩虹軍營遺跡上的「波波樹」 可能逃過一劫嗎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環境議題

【植在我們心中的樹】彩虹軍營遺跡上的「波波樹」 可能逃過一劫嗎

新蒲崗四美街側、采頤花園西面,有一棵枝繁葉茂的 大榕樹。樹身高,樹冠闊,樹幹粗,枝葉特別濃密, 結構完整對稱,健康茁壯,充分表現細葉榕的風姿。
新蒲崗四美街側、采頤花園西面,有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榕樹。樹身高,樹冠闊,樹幹粗,枝葉特別濃密,結構完整對稱,健康茁壯,充分表現細葉榕的風姿。

樹木樂土能常住久安嗎?

新蒲崗四美街側、采頤花園西面,鐵絲網圍着一塊空地,這是樹的世外桃源。這塊長年無人問津的空地,長着鳳凰木、黃槐、木棉、印度橡樹、細葉榕……每一棵看起來都長得健康自在!

無人打擾

鐵絲網內,站在四美街口的一棵細葉榕, 近路邊的枝條因向途人招手經常被修剪,長得拘謹彆扭。另一頭的枝條則在空地上自由延伸,像在舞蹈,長得幾乎與地面平行。

「無人打擾過的樹木,形態是如此不同!」註冊樹藝師蘇鳳珍說,香港建築物與樹總是很逼近,城市發展不斷干擾樹木生長,人樹共融落入困局。一旦出現衝突,犧牲的往往是樹。香港人用盡地積比來蓋樓,而樹木則被 困於一個框一個框當中,地面無空間,天上無空間。

再看看那矗立在空地中央、遠離煩囂的另一棵細榕樹,它與印度橡樹緊挨着,相親相愛。「長得比官方的『古樹名木』還好!」蘇鳳珍目測樹齡可能五十年以上。

這樹展示了什麼叫「枝繁葉茂」。簡直是巴金《鳥的天堂》的真實寫照:「這棵榕樹好像在把它的全都生命力展示給我們看。那麼多的綠葉,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點縫隙。翠綠的顏色明亮地在我們的眼前閃耀,似乎每一片樹葉上都有一個新的生命在顫動,這美麗的南國的樹!」

站遠一點看,它彷彿是宮崎駿動畫的世界裏龍貓用魔力變出來的那棵參天大樹。樹冠圓球形濃蔭覆地,真想喚它:波波樹!走近樹下,側耳傾聽羣鳥歡唱,如此悅耳,難道是樹上住的精靈在指揮?

我們給她擅自改了個名字,叫做「波波樹」。

「波波樹」命運成疑

環顧四周,附近還有幾棵大樹,樹姿婆娑優美,看了心曠神怡。這片樹木的樂土,能常住久安嗎?

休憩用地空置多年,讓這些樹 木茁壯又健康。隨着臨近發展 項目的逼近,樹木命運將會如 何?(圖片由Andy Tam提供)
休憩用地空置多年,讓這些樹木茁壯又健康。隨着臨近發展項目的逼近,樹木命運將會如何??(圖片由Andy Tam提供)

記者翻查這片空地的身世,發現2015年4月城市規劃委員會《慈雲山、鑽石山及新蒲崗分區計劃大綱核准編號 S/K11/27》文件曾一筆帶過:「一塊在四美街側的休憩用地已預留作市區公園及其他康樂用途。該休憩用地內可能興建一條連接啟德區與彩虹道的道路。」

2012年房屋署和康樂文化事務署《新蒲崗公共房屋及鄰近區域休憩用地發展計劃》提 及:「發展計劃會力求綠化,配合邨內的休憩空間,原有大樹將會保留。」

然而,官方文件未交代這空地上到底保留多少棵樹木?是哪些樹?具體細節無迹可尋。記者向多個涉及樹木管理的政府部門查詢,房屋署發言人回應指,為配合新蒲崗公共房屋發展計劃,政府擬發展位於采頤花園西側的「休憩用地」地帶地盤及提升東啟德遊樂場現有的戶外設施,該區域休憩用地發展工程完 成後,將交康樂文化事務署管理。具體方案包括「大量綠化配以涼棚、休息座椅及草地,並提供兒童遊樂場、長者健身角、卵石步行徑及緩跑徑。」

房屋署稱,2015年1月份曾對樹木進行初步檢測,「得悉大部分樹木健康良好。」「會儘量保留原有樹木, 包括這棵細葉榕樹。」 由於這區域之發展須待向政府取得撥款批准, 因此該地盤現在不屬於房屋委員會所管有。

向發展局查詢時,土木工程拓展署高級工程師朱智強回應:該署現正於工程範圍內進行樹木考察及評估,「根據本署初步評估,上 述範圍內進行的工程並不需移除空地內的細葉榕。至於其他工程對空地內現有樹木的影響, 則仍有待相關部門進一步考察及評估。」

大樹是彩虹軍營留下來的遺產,是香港歷史的一部分。
大樹是彩虹軍營留下來的遺產,是香港歷史的一部分。

蘇鳳珍擔憂,始終一日未完工,護樹仍未落實,需要高度關注。「當古樹名木都可繞過程序被斬,何況這些無人知曉的樹呢?只怕到時候大樹不可能維持現在的形態。」她指出,即使是休憩地,不能確保園景師會妥善保留樹,他們畢竟只是「室外設計師」。如果做公園,要鋪水電、排水等地下工程,有大樹在場,就像做大裝修時有件古董大傢俬在屋內, 在建築或規劃立場上,一刀切清場由零開始最簡單。畢竟,要管理、照顧這樣一棵大樹開銷很大。「你幾曾見到新公園有巨樹?」

軍營的遺迹

彩虹軍營(Blackdown Barracks)曾是駐港英軍在九龍半島的軍營之一,主要用作貯存軍火。由於軍營西面是新蒲崗工業區,在發展采頤花園時,將西面部分的土地改劃為「休憩用地」,為住宅和工業區之間的緩衝地帶;恰好市政局解散後,申請發展休憩用地工程撥款需時,土地空置多年,正好讓這些樹木可呼吸自由的空氣,活出真我。

「這些大樹可能是彩虹軍營遺留下來的唯一痕迹,那是香港歷史的一部分!」采頤花園居民權益關注組成員、規劃師陳展鴻一直密切關注該區周邊發展。他稱,這幅沿四美街的休憩用地是啟德至新蒲崗的主要通風廊,它與臨近的前新蒲崗工廠大廈南部公屋用地一併設計。他猶記得,2012年的區議會文件之後, 當局後來將項目改為「綠置居」,可是此後文件中未再看到此地樹木處理的討論,實在令人困惑。

16

樹木與采頤花園只是一牆之隔。他說, 不少采頤居民希望將來可透過臨近的出入口享用公園,親近這些大樹。

除了這個空地的樹木,采頤花園東面、 北面、前大磡村都有很多靚樹,可惜四處皆有工程「相伴」,故他擔心,這些街坊在乎的樹木是否可以一直安然無恙?

審計署曾批評政府九個部門對樹木管理權責不清,影響工作效率,現時, 主要樹木管理部門之分工如下:

路政署負責管理路旁人造斜坡/擋土牆及快速公路的樹木;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負責管理康文署場地及公用道路(快速公路除外)旁邊園境地點的樹木;建築署負責管理由該部門維修的人造斜坡上的樹木;房屋署負責管理公共屋邨的樹木;水務署負責管理水務設施範圍內的樹木;漁農自然護理署,負責管理郊野公園的樹木;渠務署負責管理渠務設施範圍內的樹木;及地政總署負責管理未撥用政府土地上的樹木, 而該等樹木沒有其他部門管理。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環境議題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cover5-20200403061719-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