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生老餅追尋美麗舊香港:只想何日再在 何地再聚 說今夜真暖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全民追星

後生老餅追尋美麗舊香港:只想何日再在 何地再聚 說今夜真暖

徐小鳳
年齡:七十一歲
粉絲稱號:小鳳迷
經歷:以低沉磁性聲線見稱,六十年代中獲得《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冠軍後開展歌唱事業,一九八九年在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上獲得金針獎,成為首位獲得此項榮譽的女歌手。

梅艷芳
年齡:四十歲(1963-2003)
粉絲稱號:後梅迷
經歷:已故香港歌影壇藝人,憑著徐的〈風的季節〉在歌唱比賽奪冠而晉身歌壇。形象百變,是「歌后」及「影后」級女藝人,一生推出三十多張唱片及演出約五十部電影,影響力非凡,更是香港及華人社會的標誌性人物,去世後被傳媒譽為「香港的女兒」。
徐小鳳 年齡:七十一歲 粉絲稱號:小鳳迷 經歷:以低沉磁性聲線見稱,六十年代中獲得《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冠軍後開展歌唱事業,一九八九年在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上獲得金針獎,成為首位獲得此項榮譽的女歌手。 梅艷芳 年齡:四十歲(1963-2003) 粉絲稱號:後梅迷 經歷:已故香港歌影壇藝人,憑著徐的〈風的季節〉在歌唱比賽奪冠而晉身歌壇。形象百變,是「歌后」及「影后」級女藝人,一生推出三十多張唱片及演出約五十部電影,影響力非凡,更是香港及華人社會的標誌性人物,去世後被傳媒譽為「香港的女兒」。
徐小鳳
年齡:七十一歲
粉絲稱號:小鳳迷
經歷:以低沉磁性聲線見稱,六十年代中獲得《香港之鶯歌唱比賽》冠軍後開展歌唱事業,一九八九年在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上獲得金針獎,成為首位獲得此項榮譽的女歌手。
梅艷芳
年齡:四十歲(1963-2003)
粉絲稱號:後梅迷
經歷:已故香港歌影壇藝人,憑著徐的〈風的季節〉在歌唱比賽奪冠而晉身歌壇。形象百變,是「歌后」及「影后」級女藝人,一生推出三十多張唱片及演出約五十部電影,影響力非凡,更是香港及華人社會的標誌性人物,去世後被傳媒譽為「香港的女兒」。

二〇〇三年十一月六日,一個四歲的小女孩,吹滅了生日蛋糕的燭光。

二〇〇三年十一月六日,一個四十歲的女歌后,正燃亮生命最後的花火。

那夜,是《梅艷芳經典金曲演唱會》第一場。 當時梅姐身患絕症,人人勸她別開演唱會,但她自知時日無多,堅持賣力表演。在演唱會的尾聲,她以低沉嗓音,唱出近藤真彥的《夕陽之歌》,穿着由摯友劉培基度身訂製的白色婚紗,嫁給音樂,嫁給舞台,嫁給歌迷。演唱會尾聲,她轉身提起長裙,拖曳優雅的裙襬,緩緩踏上鋪紅毯的階梯,再中氣十足地揮別:「拜拜!」

今天,小女孩終於長大了,但女歌后永遠定格於當年。

一生未見,卻一世懷念。小女孩窩在家裏,隔着屏幕看這場演唱會,不自覺地淌淚。四歲的她並不知道此次一別,已成絕唱,也不知道十六歲的她,將愛上這位殿堂級影壇巨星,而今年二十一歲的她,因着這份愛,正努力追尋美麗舊香港。

姓名:Kenna(@lau4cing4) 年齡:二十一歲 職業:英國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學生 偶像:梅艷芳 追星經驗:四年
姓名:Kenna(@lau4cing4
年齡:二十一歲
職業:英國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學生
偶像:梅艷芳
追星經驗:四年

看《胭脂扣》後泥足深陷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喜歡舊歌,這就像男友問我喜歡他什麼一樣難答,總之就是喜歡。」舊歌對後梅迷Kenna來說,不是上世紀的產物,而是一直如影隨形的記憶。小時候,她的父親總是捧着一個播音樂的鐵盒(MP3機),貪玩的她借來玩,每次都在播放曾路得、羅文、許冠傑的歌。長大後,她開始追逐流行音樂,直到初中某節音樂課,老師播放鄭少秋的〈倚天屠龍記〉,翻動了她的舊日記憶,回家後仍對旋律念念不忘,展開了懷舊之旅。

芸芸歌手中,擁有靚聲的很多,但Kenna始終覺得,梅艷芳的故事最為觸動。四年前,她做中學視藝科校本評核,深入研究梅姐的作品。看過電影《胭脂扣》後,隨即被影片的美學、梅姐飾演的烈女如花深深吸引,從此泥足深陷,每天都花時間看梅姐的舊訪問和作品,買碟聽歌,看她的電影,到書店看有關她的書,甚至加入歌迷會,從前輩口中聽故事。

愛上梅姐,不單純因為容貌,而是因為聲色藝、待人處世俱全。從那時起,她不停收集所有舊明星相、雜誌、紙牌、卡式帶等,收藏以外,也是在了解表演背後是一個怎樣的人。在《梅艷芳極夢幻演唱會特刊》的第一頁,她看到梅姐不忘在前言讚賞一同共事的人:「我非常欣賞與我同台演出的24位舞蹈員,其實他們不止是舞蹈員,還是表演者。」殯儀館拿到的《梅艷芳小姐告別禮紀念冊》,列出了梅姐一生成就的所有獎項、電影、唱片、慈善,讓她回顧一生。

「四歲她就唱歌幫補家計,十八歲贏得新秀歌唱大賽冠軍,二十出頭唱出〈似水流年〉如此歷盡滄桑的歌曲,經歷風雨後,到臨終前病重仍堅持站在舞台演出,很感動。」她形容,舞台上的梅姐冶豔前衛,衣著華麗,散發出剛柔並重的魅力;台下的她待歌迷如親友,毫無距離感,對所有人都重情重義;私下的她充滿童真,說起自己喜歡的碧咸和西城秀樹時,靦腆得有如情竇初開;無論玩樂還是工作,生活是苦是甜,她都盡情享受。縱然從未相見,但她從不同的資料中拼湊線索,像還原真相,不能自拔。

Kenna珍藏六十幾張梅艷芳黑膠唱片,包括《In Brasil》、《烈焰》、《似火探戈》、《烈焰紅唇》、《赤色梅艷芳》等。
Kenna珍藏六十幾張梅艷芳黑膠唱片,包括《In Brasil》、《烈焰》、《似火探戈》、《烈焰紅唇》、《赤色梅艷芳》等。

後梅迷的孤獨心事

同學知她研究經典,只管問:「你是不是習慣五點起身聽住收音機去晨運?」唱K點一首舊歌,就被嘲諷:「我阿爺個年代的產物。」推介舊歌,還會換來難聽的說話:「我不聽死人歌,人要向前望不要常常緬懷過去。」

原以為Kenna電話裏全是舊歌,一碌,有三千多首歌。從韓國男團SHINee成員泰民今月推出的《Idea》,到二戰時期古典音樂《We’ll meet again》,歌路之闊,可謂縱橫古今中外。「我也經常聽K-Pop,夠潮喇啩,為什麼聽梅姐的歌就要被笑老套?」歌神許冠傑半年前舉行網上抗疫騷時,網上噓聲連連,「廢老」評價不絕;近年又有不少街訪,利用年輕人對八十年代明星的無知作笑點。她不忿,很多人都為無知而驕傲,自詡站在潮流尖端,繼而取笑深入研究「老餅嘢」的人。反觀在英國讀書時,歐洲同學都很尊敬Beatles等樂隊,稱之為經典。

當年香港被譽為東方荷李活,梅姐的作品甚至紅遍全球。她不明白,為何喜歡舊物會值得羞恥,更不明白,為何她尊敬的明星會被掛上負面標籤。難受的她有時幻想,假如一閉眼就能回到當年,那就好了。大概扭開電視會看到梅姐在唱〈壞女孩〉,在巴士站哥哥的汽水廣告,人人為明星而狂,自己每日奔波就是為了賺錢買黑膠碟和演唱會門票。但幻想終究只是幻想。每當她花盡力氣去研究一個舊歌手,愈深陷時代,愈跟現實脫節,最後看到當年訃聞,就會感覺雙腳踏空,掉進時空的漩渦,空虛感襲來。

寂寞的日子,她會聽梅艷芳的〈孤身走我路〉。原曲是日本巨星山口百惠的〈This is my trial〉,由鄭國江重新填詞。二〇〇三年《經典金曲演唱會》中,梅姐穿一襲深紅旗袍登場。患有子宮頸癌的她側躺沙發上,悠悠唱出「孤身走我路/但信心佈滿路途/路仍是我的路/寂寞時伴我影歌中舞」。她感覺梅姐在唱自己的故事:「若在現場看,一定哭個不停。我有時覺得她是個孤單的人,但這歌唱出她即使獨自跟病魔搏鬥,仍然堅強。」

這份堅強,陪伴她度過了許多孤單日子。她在英國讀書,每次自己一個上飛機踏上路途,或信念不被理解時,都會聽這首歌。歌曲為她灌注了很多力量,但她心裏仍然渴望,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讓更多同輩認識梅艷芳。

screenshot-2020-11-25-at-11-22-10-pm

老餅同樂

讀藝術的她,內心燃起一團火,希望用年輕人和藝術學生的身分作出一點改變,把梅姐等偶像的精神傳承下去。四年前,她開了個Instagram專頁,名為「留情」,透過插畫和分析文字,記錄七八十年代的樂壇軼事,分享對經典的熱愛。是次專題,記者邀請Kenna幫忙畫插畫,畫中人全都沒面目表情,但一眾同事紛紛驚嘆傳神。「很多舊時代的藝人,形象都深入民心,不畫五官也能輕易認出。」Kenna頓了一頓,補充說:「其實他們的光芒是劃時代的,不要認定千禧寶寶就不認識他們。」

在網上,她認識了很多〇〇後的「老餅」,索性開了個Telegram羣組,好讓一班老餅有平台交流。平時雞啄唔斷,去年聖誕,她終於籌備了「老餅同樂日」,像張貼尋人啟事,邀請迷途的人找共同歸宿,分享老餅心路歷程,相約看展覽,玩問答比賽。初次見面前夕,大家的心情像去中學旅行,緊張得睡不着覺,唯獨是一腳踢的Kenna累得早早入夢鄉。

那天三十個人聚在一起,將各自帶來的珍藏攤在地上,公諸同好。有人喜歡哥哥、有人迷戀梅姐,也有陳百強、小鳳姐、林子祥等的歌迷,共通點是為經典而狂。放眼全是舊事舊物,人人拿着咪高峰唱經典歌曲,舊歌響徹派對房間,整個畫面很超現實,一切超乎大家想像。「一班平時被恥笑,不敢向其他人透露心聲的人,竟然難得相聚。」這些年輕人都很用心經營Instagram專頁,讓更多人認識香港流行文化。志同道合的他們一致認同,作品好壞,跟年代無關。舊明星令他們更了解香港歷史,感受當年情懷和民生百態,甚至是人生啟發。九十年代,四大天王各有忠實擁躉,粉絲之間總是爭個你死我活,但這堆老餅如失散於不同角落的拼圖,感恩終於合體。

Kenna覺得,在茫茫人海中遇到同輩老餅,是最好的聖誕禮物。

老靈魂去尋寶

「從前一直都是一個人默默喜歡舊嘢,獨自去逛街。但現在終於有他們陪伴。一次過認識一班有心的老餅朋友,團結起來去傳承,勁開心。」十九歲的Ian就是她口中的其中一名老餅,是個年資七年的小鳳迷。「老餅同樂日」讓他驚覺,有一堆同輩對舊香港文化抱有熱誠。

逛黑膠唱片店,是後生老餅的指定動作,若不是趕時間,他們可以在這裏待一整天,樂而忘返。
逛黑膠唱片店,是後生老餅的指定動作,若不是趕時間,他們可以在這裏待一整天,樂而忘返。

這天他們結伴到深水埗尋寶,順便叙舊。「在YouTube聽舊歌,偶爾會看到〇〇後揮手區,讚好少得可憐。」「好慘啊,應該未找到你的專頁。」「我最想找到羅文忠實歌迷,問全世界都完全無聽過他們的消息,很擔心。」「小鳳專頁也是一隻手數得晒,所以我才開專頁努力寫,早前寫『波點裙的前世今生』。」烈日當空,兩個人不斷傾老餅經歷,彷彿進入了外人無法參與的領域。

從小學唱歌的Ian,是粵劇小生,也是合唱團男高音,對傳統音樂和服裝情有獨鍾。中學二年級,偶然看到徐小鳳的波點裙(按:窄身無袖連身裙、抹胸束腰篷形傘裙、豪華版長拖尾式軟傘裙、吊帶斗篷露肩金魚傘裙等),覺得服飾細緻,着重平衡藝術和商業。這根鑰匙,誤打誤撞地打開了追星之門。口吻成熟的他說:「小鳳姐是香港少數會唱不同地方戲曲的歌手,字正腔圓,唱腔和歌路都很舒服,不斷刨新聞後,又發現她為人很值得學習。」

姓名:Ian(@goldieslover_hk) 年齡:十九歲 職業:香港大學建築文物保育學生 偶像:徐小鳳 追星經驗:七年
姓名:Ian(@goldieslover_hk
年齡:十九歲
職業:香港大學建築文物保育學生
偶像:徐小鳳
追星經驗:七年

說罷,頭卻轉向Kenna:「不過你覺得嗎,小鳳近年有變大鳳的傾向。」他又連忙向記者利益申報:「事先聲明,這不是對殿堂級歌后的指控,而是覺得偶像也是人,才偶爾笑幾句。」Kenna拍拍手:「沒錯,就如梅姐有遲到的一面,而羅文都會走音。」他頻頻點頭:「有一次聽歌,小鳳姐竟然都會走音⋯⋯」

戲言幾句,無損他們對偶像的熱愛。二人先蹲在街邊小店,「像狩獵一樣,補回不完整的卡式帶包裝,跟原本擁有的配成一套」。「不過有時有意外收穫,例如有朋友的唱片裏,夾住陳美齡的親筆信。」「幾時到我撿到小鳳姐的,到時就真的『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之後再訪樓上舖,踏入恆聲黑膠唱片,老闆笑笑口道:「這些是生力軍,以後卡式帶和黑膠都靠晒他們了!」

雖然Ian已迷戀小鳳姐多年,但今年才受其他「老餅」薰陶,正式展開儲周邊之旅。
雖然Ian已迷戀小鳳姐多年,但今年才受其他「老餅」薰陶,正式展開儲周邊之旅。

Kenna家裏有過百隻黑膠碟,有張德蘭、羅文、葉振棠,但六成都是梅艷芳的。三年前中學畢業做暑期工,出糧當日,她立刻跑到深水埗,掏出所有人工,只為買梅姐的《烈焰紅唇》專輯。第一隻梅姐黑膠終於到手,有種畢生難忘的激動,小心翼翼地捧住,細看圓圓的一餅坑紋,想起裏面封存了當年的感情,帶有原汁原味的嗓音質感,內心興奮得翻騰。

這次,Kenna的目標不是梅姐,而是羅文的《白蛇傳》。到達鴨寮街的Vinyl Hero,六百幾呎的小店,堆疊了幾十萬張黑膠碟,還住了聞名音樂界的「黑膠碟養父」Paul哥。專輯到手,她開心得抱着不放。Ian翻白眼:「她看中很久了,每日在羣組煩我們,說要儲錢買心頭好,我都想快點買到更多黑膠。」Paul哥插話:「現在有很多後生仔是old soul(老靈魂),即『現代古代人』,這個時代聽黑膠,證明經典就是永恆,七八十年代金曲永不過時。」說罷,他播放薰妮的〈每當變幻時〉,溫婉樂曲一奏起,連攝記也不住讚嘆,這就是舊香港的氣質。

「留情」專頁的標誌,就是黑膠碟拼上逗號,代表時代已逝,但香港舊經典未完,要延續情懷。

Kenna這天獲得的心頭好,羅文的《白蛇傳》。
Kenna這天獲得的心頭好,羅文的《白蛇傳》。

似是故人來

二〇〇三年,香港演藝巨星張國榮、名填詞人林振強、梅艷芳先後辭世,無數人悲慟「一個時代的終結」。二〇二〇年,喜劇之王志村健因肺炎病逝,日本女星竹內結子輕生身亡,台灣藝人黃鴻升不治離世,明星接二連三殞落,很多人哀痛叩問:「還要帶走多少有才華的人?」

梅姐在Kenna四歲時已逝,她中學時期開始追的SHINee,成員鐘鉉三年前也因抑鬱自殺離世。她跟鐘鉉的緣份,就只有中學買的筆盒,還有對歌迷會鏡頭say Hi的兩秒影片。黃鴻升是她小學時的偶像,得知他的噩耗,她長嘆一口氣:「好像命中注定,永遠要用悼念的方法,去愛我愛的人。」深明永遠不會親眼看到梅姐的風采,她難免常感到失落。可有覺得生錯時代?她搖頭,正因為沒有經歷過那個時代,才有更多想像空間。那是一個香港文化歷史的無底洞,不斷翻查資料、煲舊訪問、重溫電影和演唱會、請教前輩,令她整個人變得踏實。

〈似是故人來〉,大概是Kenna的追星寫照。歌曲由梅艷芳主唱,羅大佑作曲,林夕填詞,三絕聚首,百世流芳。古箏聲緩緩奏起,旋律優美細膩,歌詞整齊淒婉,再配以深情的低沉嗓音,唱出悲歡離合。梅姐總是微笑演繹這歌,哀而不傷,幽而不怨。「但凡未得到/但凡是過去/總是最登對。」在Kenna眼中,歌詞就像她跟梅姐的關係,雖不曾見過,卻似曾相識(Déjà vu),親近如朋友。每次聽到這曲,古箏九級的她想像:「我可能上一輩子已見過梅姐,死後輾轉間投胎回來希望重逢,奈何她卻先走一步。看不到真人,就用不同的方式遇見。」

人雖不在,精神長存。每當打算放棄時,Kenna總想起最後一場《梅艷芳經典金曲演唱會》,抱恙的梅姐是如何撐下去。梅姐說:「只要有信心,無難事,我做得到,大家都做得到。」她走後十幾年,社會風雨飄搖,很多人都問,假如梅姐還生於世上,她會怎樣做。Kenna也有想像過,但她始終覺得,比起爭論這點,更應回想梅姐教會自己的,再思索怎樣實踐她的信念。「我們要捉緊刻下擁有的,記住曾經擁有的,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切會突然消失。」

她只願在某日某地,可以跟梅姐說一聲:「今夜真暖。」

Kenna精選:梅艷芳歌單

m201020-jaedus-102

1.〈似是故人來〉:「何日再在/何地再聚/說今夜真暖」

很欣賞林夕的詞,歌詞在述說一份前世今生的感情,我常常覺得就像我和梅姐的關係般,雖然沒有見過,但似曾相識,親近如朋友。

2. 〈孤身走我路〉:「孤身走我路/但信心佈滿路途」

梅姐唱這歌就像在唱自己的故事,唱出她就算再孤單地跟病魔搏鬥,依然堅持。我獨自留學英國,每次都會聽這歌,因為自己一個踏上路途真的很孤單,但要像梅姐學會堅強。

3.〈將我送給你〉:「今晚我必須要你/開心到痺/開心到尾/開心到死」

電影《開心勿語》的主題曲,重溫了這部戲超級多遍,因為梅姐在戲裏很得意搞笑,歌詞裏也不停提到想我們開心痛快玩盡。中學考文憑試不時情緒低落,但每次聽這首歌就會開心番,大學時出席面試,也會聽這歌為自己打氣。

4. 〈癲多一千晚〉:「送你熱情每晚/天天不憂孤單/顛多一千晚」

看了梅姐一九八五年演唱會後,愈來愈喜歡這首歌,覺得很適合她玩到癲晒的貪玩性格。這場演唱會中,她又跑又跳很活躍,很少見到她那麼開心,很符合她當時的少女情懷。

5. 〈曾被我擁有〉:「真的愛意永不朽/不管它有多麼久/曾被我擁有」

個人認為是梅姐其中一首最柔情的歌,雖然跟自身未有特別的情感聯繫,但曲風真的很柔和,就像梅姐在耳邊跟你低聲細語般。我每晚都會聽,聽着這首歌入睡很舒服。

Ian精選:徐小鳳歌單

Ian的電話桌布,是Kenna畫的小鳳姐。
Ian的電話桌布,是Kenna畫的小鳳姐。

1.〈深秋立樓頭〉:「早該分清/幾許光陰不似箭/惟有再放下困惑冀待變」

第一次聽這首歌的時候,是小鳳姐一九八七年演唱會現場版。她用一種,帶點空靈的聲音,在華麗的舞台上緩緩唱出這首歌。富有詩意的歌詞,加上輕柔的曲調,令我印象深刻。

2. 〈黃昏放牛〉:「看曠野明月光山崗後上/原野裏處處好風光」

原曲為低音歌后潘秀瓊五十年代演唱的時代曲,而當中副歌的Yodel(約德爾唱法)難度好高,若然不小心就會唱得刺耳難聽,但小鳳姐每次都駕輕就熟,從不失準,就像在聽牧童一邊放牛,一邊唱歌。

3. 〈某夜〉:「夜寂寞靜悄漫延/愁思充斥了每一天」

在小鳳姐獲頒金針獎演唱片段時聽到的歌,改編自 The Platters 的〈The Great Pretender〉,編曲加入爵士元素,新鮮卻不突兀,沒有想過小鳳姐會唱這曲風。

4. 〈別亦難〉:「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

此歌收錄於小鳳姐一九八八年全國語大碟《別亦難》,由作曲家何占豪先生依照唐代詩人李商隱的七律詩〈無題〉譜上,小鳳姐演繹時,將傷感展現得恰到好處,百聽不厭。

5. 〈順乎自然〉:「從前的歌聲/隨時光已漸遠」

小鳳姐目前最後一隻大碟《文明淚》的sidetrack,林敏怡小姐寫的歌詞很貼切,個人認為比公認為小鳳自傳歌的〈順流逆流〉更個人。旋律容易上口,歌詞屬勵志歌,但用小鳳姐的獨特唱腔演繹又十分自然。MV不知道是有心或無意,小鳳姐的打扮也在模仿六十年代風格。

編輯推薦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全民追星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1/whatsapp-image-2020-11-24-at-15.06.17-1-20201125151531-150x150.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