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夜》的美麗與哀愁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最後一夜》的美麗與哀愁

22.12.2021
從鶯歌燕舞、燈紅酒綠的上海百樂門大舞廳,流落到西門町的夜巴黎小舞廳,金大班曾經擁抱輝煌的過去,卻無法抹去歲月的痕跡。(Photo by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HIGHLIGHT】2019年,梅卓燕接受香港舞蹈團邀請創作舞劇,想起植入心扉的故事、老歌,還有合作無間的舞者華琪鈺,繼而衍生出舞蹈 x 文學作品《最後一夜》。原著出於白先勇《臺北人》收錄的短篇小說《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隱隱傷感的筆觸描繪六十年代舞廳大班金兆麗的跌宕人生,流露社會變遷與個人命運的感慨。

X

巧合的是,舞劇醞釀之際,遇上現實中的大時代,公演時間一改再改,場館封閉、舞者懷孕、移民……終於,《最後一夜》落實2022年2月公演。此時此刻,離散流徙成為當下社會的共同經歷,看金大班的故事,彷彿透視無常人生。

梅卓燕曾四次獲頒香港舞蹈年獎,作品經常以文學創作為靈感基礎。今次擔任《最後一夜》概念及編舞,她以懷舊金曲串連多種舞蹈,呈現金大班與三位情人的愛情狀態。
梅卓燕曾四次獲頒香港舞蹈年獎,作品經常以文學創作為靈感基礎。今次擔任《最後一夜》概念及編舞,她以懷舊金曲串連多種舞蹈,呈現金大班與三位情人的愛情狀態。

梅卓燕與文學作品有着微妙的連結,1986年首個改編作品是白先勇的《遊園驚夢》,其後有《獨步》、《華麗與蒼涼》、《屐踏》、《雷雨》。「每個人的身體都盛載着一些歷史,經驗和體會,很多時通過文學作品會找到共鳴,將零碎的感受重新整理沉澱,變成厚實的狀態。當我與文字crossover,有如將這些纖細位重新打開展示,原本虛無飄渺、零零星星的感覺凝固起來,以尖銳的方式呈現。」

梅卓燕年少時愛閱讀不同的文學作品,她自嘲為「雜食」,能夠觸動她創作神經的故事,都與自身經歷有關,像《臺北人》記異鄉人的漂泊,也是梅卓燕家族的寫照。她祖父在美國謀生,外祖父是印尼華僑,父母在廣州相識,其後帶着她來港、赴美、回流。「書中主角對生命變遷的種種不適應,與我自身經驗,或我身邊親友的人生路都很相似。」

梅卓燕中學時期接觸原著小說《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故事一直留在她心中,「這個女人清楚掌握自己的人生,永遠打不死,永遠可以站起來,她的生命鬥志令我很感興趣。」
梅卓燕中學時期接觸原著小說《金大班的最後一夜》,故事一直留在她心中,「這個女人清楚掌握自己的人生,永遠打不死,永遠可以站起來,她的生命鬥志令我很感興趣。」

三種舞動 三段愛情

在芸芸異鄉人的故事中,梅卓燕選擇改編《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連結顯而易見,「有兩點令我很感興趣,一是歌,二是舞。」白先勇寫金大班,横跨四十年代的上海到六十年代的台北,場景是歌舞廳,那個年代的老歌都是梅卓燕的童年回憶,印象中媽媽總是一邊洗碗一邊唱着這些歌。

從鶯歌燕舞、燈紅酒綠的上海百樂門大舞廳,流落到西門町的夜巴黎小舞廳,金大班曾經擁抱輝煌的過去,卻無法抹去歲月的痕跡。(Photo by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從鶯歌燕舞、燈紅酒綠的上海百樂門大舞廳,流落到西門町的夜巴黎小舞廳,金大班曾經擁抱輝煌的過去,卻無法抹去歲月的痕跡。(Photo by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在舞而言,她創作的第一步是找尋舞蹈語匯,發現有趣之處才能繼續鑽研,「六十年代流行很多不同種類的舞,每一種都呈現不同質地,像Cha Cha你前我進,充滿試探意味;Tango需要緊密接觸,舞者的身體不斷互相纒繞;牛仔舞很aggressive,一手拉起舞伴舞上半空再扯下來;Waltz淡定優雅,舞者各有自己的世界,流動而平衡。」她將不同舞蹈作為金大班與三位情人的關係寫照,Tango代表年輕時與盛月如的青澀愛情,牛仔舞代表與船員秦雄之間的激情,到最後選擇嫁作商人婦,平穩的Waltz代表安定的心境和狀態。

如此豐富細膩的情感和技巧,由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華琪鈺來演繹。這位資深舞者與梅卓燕合作無間,她在前作《雷雨》中飾演蘩漪,梅卓燕形容她像一塊玉,每次琢磨都呈現令人驚喜的一面,「作為編舞者,我看出琪鈺的某種特質,我認定她是演金大班的最佳人選。」

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華琪鈺(右)聯同一眾專業舞者,帶領觀眾穿越時空,回到紙醉金迷的六十年代,通過浮華解讀人生。(Photo by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華琪鈺(右)聯同一眾專業舞者,帶領觀眾穿越時空,回到紙醉金迷的六十年代,通過浮華解讀人生。(Photo by Worldwide Dancer Project)

世事無常 時代輪迴

《最後一夜》原定去年8月上演,梅卓燕當時計劃將小劇場變成夜總會,舞蹈員穿梭於觀眾桌椅之間,將舞台場景提升為沉浸式觀賞體驗。可惜疫情一浪接一浪,場地設計未能實行,卻因社會環境改變,造就了另一層次的領會。「舞劇在2019年開始構思,概念本來源於我自己的背景和體會,後來一而再延期演出,社會經歷疫情、環境轉變、移民潮,香港進入了未知的大時代,『臺北人』本來是別人的故事,忽然變得無比真切。」梅卓燕說過,藝術作品並非敘述一個人的故事,用心看,台上台下,都有我們的故事。

舞蹈 x 文學《最後一夜》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
場次:2022年2月18至19日(星期五、六)晚上7時45分
2022年2月19*至20日(星期六、日)下午3時
*設有演後藝人談
票價:$320、$220、$140
門票:即日起於城市售票網公開發售
年齡限制:適合6歲或以上人士觀看
節目查詢:3103 1819 / www.hkdance.com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