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桌前默想】手造印第安風銀器師 獨愛Navaho粗糙質感

1338
09.05.2019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互聯網
01

人就是喜歡完美、精細的東西,看在眼裏賞心悅目。就連銀飾雕刻得愈細緻、線條愈順滑、打磨得愈光亮,才有人欣賞,但對手造印第安風格銀器工藝師的余苑彬來說,銀器愈是粗糙,愈是吸引。「印第安風格是較粗糙和隨性,我自己都偏向這一種。」或許在這個突然祟尚自然和追求獨特的世道下,對於美的定義,也是另一種詮釋。

正式訪問前,跟余苑彬先通了一次電話。他的聲線較柔弱,語調都是溫溫慢慢的,沒料到訪問當天,在聽筒的另一邊,迎來的竟是一位滿臉蓄有鬍子、頭髮長至及肩的男人。他穿上美國vintage printed tee、下身是一條美式軍褲、腰間的suspender隨意地垂下、腳踏一雙白色低筒70s chuck taylor,但最印象深刻的卻是他那頂報童帽,扣上「卐」字的別針和用得擦白的皮袋。

情迷印第安風的粗糙

余苑彬在十年前先造印第安風格的皮具品牌「木杉」,靠網上討論區的帖子和看YouTube自學。他很隨意地做,不會起紙樣、皮具形狀隨喜好而剪裁。每一個袋子、卡片套、錢包不可能是一樣,因為根本不會有紙樣讓他複製,所有產品全是客製。別以為他是一個隨性得任性的人,對於自己出品他卻有一份令人難以明白的堅持。「我喜歡追求完整性,所有東西都是獨特的。如果一個皮袋花了那麼多心機,靈魂就是銀扣,但扣只是百多元的現成貨感覺就低級了。我不大喜歡模稜兩可的東西,若然皮袋是用衣車縫製,但聲稱是手造,其實是誤導觀眾,我過不了自己的心理關口。」他臉帶靦腆地說。就這樣,余苑彬連皮袋上那個圓形銀扣配件亦一手包辦了,後來還做起首飾來。

在香港較難找手造印第安銀器的工具,所以余苑彬更會自製工具。
在香港較難找手造印第安銀器的工具,所以余苑彬更會自製工具。

不說不知,余苑彬頭上的「卐」字別針,一般人以為是德國納粹黨的標誌,其實早在古代已出現在「美索不達米亞」的貨幣,後來青銅時代傳入歐洲,成為裝飾性的符號。在南美洲和中美洲的馬雅族和北美洲的納瓦霍族(Navajo),亦十分常見,他們認為「卐」象徵風神雨神。納瓦霍族(Navajo)做的銀器稱為Navaho,一般由半月形或圓形花紋拼湊而成,還有卐字、雷鳥、箭頭等圖案。做Navaho常見有三個方法,第一是鏨刻(Stamp work),將圖案印上燒軟的銀片上,能拼湊出千變萬化的圖案;第二是浮雕(Repousse work),用凹凸的工具將銀片打成立體狀;第三是沙鑄(Sandcast)在石頭刻上立體圖案,再將燒至融化的銀倒入鑄成形。

在南美洲和中美洲的馬雅族和北美洲的納瓦霍族(Navajo),十分常見,他們認為「卐」象徵風神雨神。
在南美洲和中美洲的馬雅族和北美洲的納瓦霍族(Navajo),十分常見,他們認為「卐」象徵風神雨神。
沙鑄(Sandcast)在石頭刻上立體圖案,再將燒至融化的銀倒入鑄成形。這個「青海波」圖案,是余苑彬特別為香港品牌百川設計。
沙鑄(Sandcast)在石頭刻上立體圖案,再將燒至融化的銀倒入鑄成形。這個「青海波」圖案,是余苑彬特別為香港品牌百川設計。

在香港手造印第安風格銀器的工藝師,只有約五個,余苑彬是其中一位。他主打Navaho風格,銀器沒有打磨得十分細緻,甚至有種凹凸的觸感,很raw的感覺。「我喜歡1900年那段時期的銀器,很多時候我做銀器時都不需要畫一個很精緻的圖紙,都是用marker大約描繪出形狀和花紋。沒有一個既定的概念,一邊做,一邊修改,效果自己滿意就完成了。我會買一些美國出土的書,看看一百年前印第安人的作品,我只是參考概念,不是百分百複製。」印第安風格的銀器,會鑲嵌松石,常用是藍、綠色和網紋,形狀多為不規則。這些看似隨手拈來的東西,所費的心力卻比想像中大。「如果做戒指要度身訂造戒指托,之後因應松石的直徑,量度銀片再焊接戒指托。過程中,需將松石打磨至貼合托底,才能焊接。這個無縫位是花最多時間的,只做打磨弧位,要花約兩小時。」他坦言沒有人看出成品是經過多重步驟,但他卻認為才是對得住自己和客人。

 納瓦霍族(Navajo)做的銀器稱為Navaho,一般由半月形或圓形花紋拼湊而成,還有「卐」字、雷鳥、箭頭等圖案。
納瓦霍族(Navajo)做的銀器稱為Navaho,一般由半月形或圓形花紋拼湊而成,還有「卐」字、雷鳥、箭頭等圖案。
每一件成品都是由余苑彬親手造,款式簡單的戒指亦需花上四小時才完成。
每一件成品都是由余苑彬親手造,款式簡單的戒指亦需花上四小時才完成。

「所有印第安銀器的符號和花紋都是靠想像力。」他由皮袋的銀扣至頸鏈、手鈪、戒指、耳環都是親手造的。他沒有現貨讓人選購,每一件都堅持客製,希望客人是真正喜歡。「有一位客人訂製一隻戒指,並刻上女朋友的名字。他不想破壞了Navaho風格,讓我自由發揮,我花時間找背景資料,最後我找了Navaho中的wedding band,當中有一個是sea Z的圖案。」這個花紋原本是鑲有松石,他就改以全純銀,用鏨刻技術做出山和海兩個元素。「背後的意思是山盟海誓,比較老套。他喜歡的話,我才會告訴他背後的寓意和來源,因為我不想因為背後的故事而覺得漂亮,而是當下除了覺得漂亮,之後才發現我背後還有故事。」他一臉滿足地說道。

客人要求余苑彬訂製一隻戒指送給女朋友,概念是Navaho中的wedding band,當中的sea Z圖案。看下去就是山與海的圖案,有山盟海誓之意。
客人要求余苑彬訂製一隻戒指送給女朋友,概念是Navaho中的wedding band,當中的sea Z圖案。看下去就是山與海的圖案,有山盟海誓之意。

由於自學的關係,需要看大量片段和書籍才學會如何焊接、打磨、切割。那為什麼不向老師傅學習正統金工技術呢?他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說道:「Navaho的風格就是隨性,或者正因為我亂銼亂磨,才做出如此原始的感覺。的確要摸索很久才能做出成品,但這些經歷都是一種學習。」

皮袋配件 $2,700
皮袋配件 $2,700
戒指$1,400,手鐲$2,700
戒指$1,400,手鐲$2,700

「自己真的喜歡手造的東西,因為比較人性,有手工的感覺會特別舒服。」因為喜歡,所以要做。這個原因很傻,有誰會因為找不到一件合意的配件,卻從採購原材料,做出一件別人可能不會留意的小配件,但這股純粹的傻勁,自然吸引別人的賞識。余苑彬笑言他的waiting list長得沒有再用紙筆記下,只是隨性地想做哪一款便做。「做自己想做的產品,才是一位匠人。我的名字有個彬字,中國人會叫自己彬記,我是一個獨立品牌,但又想用傳統的命名方式,但又不想叫彬記,所以將彬拆開, 名為木杉。」無論是彬或是木杉,都只想當一個隨性的工匠。

Facebook : Hazyben Leather Studio

周耀恩、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互聯網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01-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