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80後提早實踐建築學 柬埔寨義建學校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港80後提早實踐建築學 柬埔寨義建學校

03.10.2019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成個氛圍都令你唔敢創新,唔會有人走去同director講『不如我哋試啲新嘢』,全部中層都望住你啦。」以不變應萬變,幾乎是香港大型建築師樓的工作法門,以上可能是年輕職員的共同心聲(其實我懷疑放諸七十二行皆準)。

關鎮陞(Magic)及黃君諾(Kenrick)不欲每天懷疑人生,年前他們自組建築設計事務所「東西建築」,希望知識能真真切切派上用場。安分地在大公司當兩粒螺絲一成不變至天荒地老好,還是自立門戶一個打十個但光速有所發揮好?我代柬埔寨小朋友多謝他倆選擇後者。位於柬埔寨第二城市馬德望的The Adventurous Global School是他們首個慈善建築項目,獲得美國Architizer A+ Awards的獎項,得着還有很多。

Magic及Kenrick的建築事務所仍在起步階段,笑言還未到可以「揀job」的階段,但會盡量在細節中投入一些意念,即使只是一扇門都要講究。
Magic及Kenrick的建築事務所仍在起步階段,笑言還未到可以「揀job」的階段,但會盡量在細節中投入一些意念,即使只是一扇門都要講究。

AGS學校具設計感的外表固然吸引,但校內小朋友快樂的笑容更搶眼。他們穿梭在積木模樣的鐵架立方體牆身中玩耍。課室外的木樓梯位像個看台。經驗所得,沒有孩子不是梯級粉絲,那種可以跳上跳落的騰空感,他們總是無法抗拒。Kenrick謂:「那塊地不大,它不是常規學校,只有幾間課室,是After School,讓小朋友返完學可來多學一點。」

他倆設計了兩個方案,本來都是座地式的,後來跟村民傾談才知他們怕水浸,於是改良為現在的「離地式」校舍。Magic說:「學生及當地村民都參與了建造過程,設計有機地成長。」村落自然建材應該多不勝數吧,他們到埗卻發現房屋多為石屎結構,於是轉而把當地材料現代化。他說:「以為會是泥牆、竹材多,原來不是。我們始終不想用太多人工合成的建材,但後來發現當地生產的鐵架很不錯,可以做學校牆身。我們製造了不同尺寸的部件,可以卡進鐵架中空部分當貯物櫃等。趟門可以隨意改動,教室空間靈活。」創意教育正正可以從七十二變的課室做起。「城市人較保守,在香港這設計可能會有人質疑不夠安全。當地人態度卻非常welcome。」慈善項目實用與美感是魚與熊掌?很多機構往往取功能捨美觀,但誰說不可兩者兼得?「我們重視設計質素,同時不犧牲美感。」

地面課室採開放式設計,與旁邊空地相連,課室得以向外延伸,以便舉行各類活動。
地面課室採開放式設計,與旁邊空地相連,課室得以向外延伸,以便舉行各類活動。

有自由發揮創意,自然加多兩擔心機與兩錢肉緊。Magic說:「以前在大公司做,根本不用去工地,看着Google地圖就做。這個項目直接接觸用家,可以了解他們的需要,視察當地氣候。我們希望建築與當地是有連繫的,不是流水作業的倒模。」當地人會用上千樹枝撐起建築物,乃方便施工的臨時結構。「砌得好美的,這些土法我們在大學都沒學過,我們都拍片記錄下來。」Kenrick補充:「如果建築沒有結合大自然及傳統文化,就只流於貼牆紙那種裝飾性。」

硬件建築要有軟件活化

花了兩年時間,二人前前後後去了當地近十次。「設計、開會、修改設計、造模型、實地監工,我們投放的時間,比其他項目都要多。睇住小朋友成長,每次去他們認得你,貼錢貼時間都是值得。」學校兩年前開幕有二百多個學生從四面八方紛至沓來,正是最佳回報。建築落成,二人就功成身退?非也!至今他們仍與當地教育團體合作,參與課程設計,付錢聘請老師、買儀器營運學校,不是只做建築硬件。

兩個香港仔,無端端到柬埔寨起學校,源自十年前還在讀大學的Kenrick往柬埔寨當義教的經歷。「那裏有一所荒廢村校,我們去義教才用上。即使有硬件,都要讓它alive才行。」那趟海外義工之旅也讓他意識到村落微小的改變,可帶來大大的便利。「近年柬埔寨發展迅速,已非數十年前那種第三世界國家,但農村仍需幫助。」得到一位熱中改善教育的捐助者資助建校工程,才有照片中小朋友愉快的笑容。

二人認為一些柬埔寨建材及傳統技術教他們目不暇給,土產鐵架運用得宜,實用得來又有美感。小朋友在通窿牆身玩得不亦樂乎。
二人認為一些柬埔寨建材及傳統技術教他們目不暇給,土產鐵架運用得宜,實用得來又有美感。小朋友在通窿牆身玩得不亦樂乎。

取水方便聚首一堂

建築就是把建材組合建成實物?這只是工程。建築講求的是以人為本。柬埔寨死亡率很高,很大程度與水源污染有關,很多村落更沒有供水系統。二人因得到香港建築師學會社區發展基金資助,旋即替當地村落義建淨水設施「Water Hall水堂」。Magic說:「早前馬德望經歷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旱災,項目成功在附近湖泊把水抽到儲水缸加以過濾增加食水。」實際作用以外,它更是供村民聚集的村落會堂,讓大家建立鄰里關係。Magic續說:「建築設計其實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媽媽帶小朋友來拿水,可與其他村民圍坐傾談,小朋友在視線範圍內玩,也安全。有村民被地雷弄至傷殘,性格可能比較孤僻,有個公共空間拉近他與其他人,好重要。」

建築當然是四四方方簡簡單單成本最低,為何要建成圓弧狀?Kenrick解釋:「當地人一向慣用一款水泥罌儲水。我們希望水流出來時好像經過這傳統的罌,是個帶點詩意的呼應。」

讓村民拿潔淨食水的「水堂」的圓弧線條源自當地工藝水罌的意象
讓村民拿潔淨食水的「水堂」的圓弧線條源自當地工藝水罌的意象

本來他們希望採用最天然的方法,用沙石做沉澱過濾食水,反而當地NGO覺得這樣「太土炮,太原始」。Kenrick笑說:「對方說天然過濾,用家本身都識,希望有其他較先進又耐用的方法,真的要溝通才知他們真正所需。」結果他們加入除細菌、除重金屬的技術,系統五至十年才須更換一次。

自立門戶跳出香港

二人接連完成別具意義的項目,把建築學實踐,相比起在香港大公司任職,節奏快了廿載。Kenrick謂:「以往他們接的項目都比較商業,例如樓盤,十幾幢大樓,做十年都做不完。雖然都是與人的生活有關,消極一點講好像在幫發展商炒樓。於大型建築師樓任職,可能要二三十年,才能學以致用。我們以前根本不用設計,上司會跟你說公司有個資料庫了,今次抄番之前某某project就得。」Magic語帶無奈:「他會覺得你想創新就是傻仔,『照用啦,你改完我都唔會咁起』,他們是這樣的態度。」

建立自己的事務所,皆因在大公司齒輪下「愈做愈灰」。他們提到有大公司任職的同行公餘時間會接義建項目,實現理念。Kenrick謂:「我們的想法倒轉,寧願多花時間做這類項目,再接其他工作維持公司運作。」Magic補充:「反正我們點樣做,都買唔到樓!望望上司,十年後廿年後我還想好像他一樣在那裏工作嗎?所以決定走出來,慶幸現在承接的項目遍及世界各地。」

香港地做業主難,做地主天方夜譚,這些機會是四大發展商的。很多人只好放眼海外。「有個跟我們同齡的香港人去柬埔寨買地起酒店;有人用在香港只能買到廁所的價錢,在日本東京近郊起一間三層高的屋。我們就是接這些項目。」他們把位於柬埔寨的酒店設計成當地著名的米酒酒埕的樣子。「你想想在香港有一塊地,人家會不會讓你這樣玩,圓形咁嘥位,蝕死啦。廚師無食材煮不出菜式來,無地我們都起不到什麼。看通了這點,自然向外闖。」

香港式「發展」總是數以百億的大規模建設,中小企很難分一杯羹。Magic說:「如果在大陸台灣日本韓國當建築師,可以好純粹,坐着等客戶來,因為你的親友可能有地着你幫他起樓。」香港當然都有較小規模的建築設計項目,例如活化舊工廈、商廈及營舍。「有時香港人要你在外國成功,拿到獎,才另眼相看呢。」

譚志榮、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10/10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