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昇╳阿正 對談(下)】能力愈大 責任愈大 搞笑是讓人生存的動力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笑死siu4:Laugh Die lol 搞笑的力量

【東方昇╳阿正 對談(下)】能力愈大 責任愈大 搞笑是讓人生存的動力

dialo

在交談中,兩位本地搞笑之人東方昇和阿正邊說邊笑,暢談幕後的不同面向、搞笑準則等等。不過,二人歡笑背後,原來藏着不少尷尬苦衷,近來甚至迎來不再想搞笑的問題?對幽默又有怎樣的新體會?

明:《明周》
東:東方昇
正:阿正

搞笑的尷尬和困難

明:那麼,男女搞笑藝人面對哪些相似或不同的情況或困難?

東:我覺得有一個流量密碼,在我們這裏就見到了,就是男仔要扮女仔,女仔要扮男仔。我的樣子那麼陽剛,一扮女人、少女心,(觀眾)就覺得好得意,因為衝擊好大。你也是啦,大家覺得女人矜持,但你主動去姣Jeffrey(魏浚笙),覺得好正呀,因為是衝擊了大家的一些刻板印象,對男女的想法。因為很多時幽默某程度上是,首先有刻板印象、既定概念,你打破它,便會幽默。

正:你說得很像智者呀!講得好好啊。不過性別上最難拿揑的那條線是⋯⋯我到現在還要思考的⋯⋯就是男女之間的親密尺度。譬如男仔向女仔開玩笑,你觸碰她,就會當作非禮。但女仔呢,可能和男仔玩,又未必有這種感覺。那條線呢⋯⋯我都不知道。有人曾經不滿我經常觸碰到Jeffrey或者其他男藝人,我就會思考條線怎樣拿揑。因為我會和他們先商量好,那類觸碰都是很gentle,發乎情止乎禮啦。但是大家都會着眼這些點。我到現在都尋找這個命題的答案,如何拿揑到較好的界線,不會讓人覺得我淨係識抽人水,但又有種玩得來好close的感覺。

東:我的方法是,熄攝錄機後就要好規矩。

正:哦⋯⋯我當然本身就係規矩啦!大佬!

東:哈哈!起碼對方知道你是為了工作需要、專業才這樣做,鏡頭後不會這樣。

正:但有時候是要講出來。開初我覺得大家會明白,這種幽默有誰會不明白呢?擺明是商量好。後來因為有人說起,我都會告訴大家,鏡頭後我們是很好的朋友,為了節目思考定位才會這樣做。現在這種幽默可能有少少踩界,不知大家會否覺得阿正好鹹濕,成日姣啲仔。

東:有沒有影響你私生活呢?

正:我就是私生活都沒有!最慘就是這些。

阿正相信做創作的人都是保持心境年輕。
阿正相信做創作的人都是保持心境年輕。

遇到笑不出來的時候

東:我就面對第二個問題,就是隨着年紀的長大,其實我開始不太想搞笑。因為個人成熟了,搞笑是和心境有關。

正:是嗎?

東:因為你還年輕,心境依然後生。當你過多五、六年便知道⋯⋯

正:那麼五、六年後要再找我們做多次訪問,哈哈!

東:而且都和環境有關,有些事情笑不出來,令你心境也笑不出。反而我會覺得,如果我去到心境笑不出來的時候,就不要迫自己做搞笑,做一些反映心境的東西。

正:我是極端一點。我兩樣都有,我有時會想做些認真的東西,有時會好想做開心事。人是立體的,兩個狀態都有的。反而我都很理解你所說的,譬如說某一段時期的香港,我們會覺得開心是一種帶有罪疚感的東西來的,會有guilty pleasure的感覺。但愈是在這些時刻,就愈是我要走出來,做少少事,令到你可能本身今日已經不開心,叫做苦中作樂一點。可能我都還有這個心態。你指的笑不出,是覺得疲累了?

東:要迫自己引人笑,我覺得是痛苦的。

正:會否你本身的天生基因,那些開朗的百分比⋯⋯

東:我是悲觀的,極度悲觀。

正:我是兩邊的,可以很悲觀也可以很樂觀,比較跳躍。

東:我覺得是和性格有關。我有時很欣賞少爺占呢,他都四十幾歲人,但心境還是小朋友!聽他做電台說話,是感受到他真的像小朋友,真的會令你開心!我十分欣賞!

正:是的。而且你不覺得做創作這行,會慢一點變老嗎?不是外貌喎,個樣就老得快,殘啲!心境是不同。你和同齡的朋友相比,會不會覺得比人行慢幾步?我的朋友大多已經結婚生仔。

東:會呀,的確是,他們傾子女話題,面對很現實的問題。

正:而我仍然是少女心,講緊邊個男神好正呀!但都是好事來的,keep young !

東方昇坦言,隨着年紀的長大,開始不太想搞笑,也和環境有關,笑不出來。
東方昇坦言,隨着年紀的長大,開始不太想搞笑,也和環境有關,笑不出來。

在我城播下快樂的種子

明:這些年你們都帶給香港人不少歡樂,對你們來說有什麼意義?如今對搞笑又有哪些不同想法?

東:像阿正剛才說,有時知道大家不開心,所以覺得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就要更加去搞笑。

正:是一個gift來的,你能夠令人笑其實是很難的。如果我有這個能力,有人因為我而笑,其實都是很開心、很感動的事。

東:再深入說,可能我隨着年紀的長大,我對幽默有另一個體會,變成嘗試把樂觀放在表演之中。有時我不是刻意搞笑,反而根本有種樂觀在裏面。我是悲觀到極、繼而樂觀,就融入生活,就好一點。不用刻意去做些事令人笑,這樣是容易一點的方式去令到大家開心,某程度上也令人樂觀一點。

正:搞笑對於我來說,都不是一樣要刻意擠出來的東西。其實我覺得我的搞笑和東方昇的搞笑有不同。你會根據一些事件或看法,有agenda在入面,就如你所說,悲觀到極就「哈哈哈」的那種笑,或者笑自己、笑社會。但可能大家看阿正的搞笑,就好似有個搞笑的朋友。那感覺是很不同的。因為觀眾喜歡看我演出的話,可能是覺得:阿正這個人本身是這樣,好像我的朋友,電台聽得多,好像認識她多了,有種親切感。阿正的搞笑形象是這樣來的,而不是我要去刻意做一件事,扮演「阿正」這個角色。

東:因為你本來是開朗性格吧。

正:是,可能因為這樣。至於大氣候下,搞笑都是一個繼續生存下去的動力。有時候收到一些訊息,像「喂我今日其實好唔開心,但聽咗你節目,覺得幾好喎,開心咗,多謝你。」我常常截圖儲起這些訊息,到我不開心的時候再翻看。我覺得是互相支持、很重要的事。

東:對,觀眾的訊息是令人很有動力的。所以有時候以為我們氹人,其實是他們氹緊我們。

正:你係咪要喊喇?

東:係呀喊喇!(掩鼻)

正:我們二人剛才講的是真心的,但鏡頭下大家都會覺得我們⋯⋯

東:勁搞笑吖!幾好戲喎,一定係有稿!

正:係!得意喎,哈哈哈!

東:早前真的收到IG訊息,說自己有段時間患癌要留院,早前疫情又不能外出,就翻看影片,令佢開心返。

正:我有一個朋友的朋友,有看《膠戰》。原來他有一段時間有抑鬱症,好想輕生,有自殺念頭,他有日開了《膠戰》來看,就發覺都幾開心喎,最後是因為這樣個人有點好轉。我不會說《膠戰》是完完全全幫助他的那粒藥,但可能都是一個催化劑,令他看到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歡樂,可能這一刻你未體會到、但你會擁有的東西。後來那個人是打了一大段訊息給我的朋友:多謝你令到我放棄了輕生的念頭,我會努力地找屬於自己的快樂。我們(《膠戰》團隊)看到這一段說話,覺得我們當初拍那些玩遊戲、花的力氣,都是值得的。我總覺得快樂、或者自己搞笑,都是一粒種子來的。每個人說的每一句說話都是一粒種子,種在別人的心裏,不知幾時會有用,但可能有日它長芽,開花,你就會發覺,原來自己默默地撒了這麼多種子令到大家快樂。我覺得這是最感動的。

二人很樂意配合攝影師要求,擺出古靈精怪的表情,互引對方發笑,現場氣氛極為愉快。他們相信,傳播快樂是十分重要的。
二人很樂意配合攝影師要求,擺出古靈精怪的表情,互引對方發笑,現場氣氛極為愉快。他們相信,傳播快樂是十分重要的。

PROFILE

王嘉偉,藝名為「東方昇」,活躍於網絡平台「毛記電視」演出,以染血白頭巾的演出造型為人熟悉。現為毛記電視節目部總監,曾主持節目包括《六點半左右新聞報道》、《國家級任務》、《圍爐取戀》等,曾開辦個人騷《東方昇特異功能救香港》,並著有遊記《北韓包膠》。

黃正宜,藝名為「阿正」,商業電台叱咤903 DJ,曾主持節目包括《一位呀唔該》、《韓曜日》、《Bad Girl佬》。曾參演電視綜藝節目《膠戰》系列、《GO !執!事務所》等,擔任主持。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笑死siu4:Laugh Die lol 搞笑的力量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