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為奧運倒數 空手道運動員劉慕裳:打入「至善」之境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假如這一年不再被偷走

再次為奧運倒數 空手道運動員劉慕裳:打入「至善」之境

31.12.2020
RoBo Lui、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stolen-year-c0_7886-web

第一次取得奧運入場券,空手道運動員劉慕裳已經知道,這一次,很有可能是她最後一次參加奧運的機會。

奧運主辦國能夠決定自選比賽項目,二年的東京奧運,首次將空手道納入奧運比賽項目。然而,二二四年奧運主辦國巴黎,剛於今年十二月初宣布來屆將會取消空手道項目。

因為新型肺炎疫情,國際奧委會宣布東京奧運延期一年。一年下來,眾望所歸的疫苗順利製成。然而,病毒也沒有怠慢,變種後的傳染力大幅提升。

失落一屆奧運,許多運動員還可以寄望下屆再戰;對於劉慕裳而言,人生只有這一次。東京奧運能否順利舉行,仍然是未知之數,這一年,她是如何走過來?

「遇強愈強,抱持一顆挑戰的心,才是武者的精神。」劉慕裳說。
「遇強愈強,抱持一顆挑戰的心,才是武者的精神。」劉慕裳說。

武者精神  遇強愈強

五個裁判,五枝紅旗,一致判定劉慕裳勝出。

她蹲在地上,握緊雙拳,放聲尖叫十多秒,全場掌聲雷動,觀眾紛紛站立,無不為她歡呼。這是特別的一刻,劉慕裳終結日本選手清水希容連勝八十七場的紀錄,清水希容第一次在空手道國際賽事被擊敗。

日本隊是空手道的世界冠軍,假如在賽事八強遇上日本隊,大部分選手都會放棄使出看家本領,情願參加復活賽,用最拿手的拳法爭奪第三,確保得到相應分數。

那一次,劉慕裳在教練的鼓勵下,以最強的自己應戰。然後,她發現,原來日本隊的無敵,是由一眾選手造成。「如果只顧排名和成績,空手道只是一項競技運動。遇強愈強,抱持一顆挑戰的心,才是武者的精神。」劉慕裳說。

那一次比賽,是二一七年世界一級空手道超級聯賽奧地利站。翌年,劉慕裳更進一步,為香港空手道取得歷來首面世錦賽獎牌。「我開始覺得,自己可以在空手道爭一席位。」

二Ο一八年開始,劉慕裳密集參與各項排名賽,爭取積分,換取奧運入場券。
二Ο一八年開始,劉慕裳密集參與各項排名賽,爭取積分,換取奧運入場券。

參加奧運不是抽獎

自從得知日本主辦二年的奧運,有意將空手道納入奧運主辦國自選比賽項目,劉慕裳與一眾空手道選手一直以奧運為目標。二一八年開始,劉慕裳密集參與各項排名賽,爭取積分,換取奧運入場券。十八個月以來,每個月都要飛往不同國家參賽,她從未試過在香港逗留超過一個月。

一九年三月十九日,劉慕裳世界排名第四取得奧運入場券,為港隊取得第三十個奧運席位,出戰空手道「個人形」項目。不少人問過她,取得奧運資格後有何感覺。「其實感覺不大,因為入選不是抽獎,而是努力了十八個月的成果。」

去年十二月,奧委會宣布東奧延期。當時劉慕裳仍在美國受訓,狀態火熱,一盤冷水叫她措手不及。繼續衝?練基本功?一下子她失去了方向。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美國的訓練拍檔跟她說。

練拳也是禪修

早起,訓練,外出買餸,煮飯,早睡。沒有比賽,沒有航程,沒有時差,連月下來,劉慕裳發現,足夠休息是身體復元的最佳良藥。

空手道比賽設有兩種項目,一種是「組手」的對打比賽,另一種是「形」是以一個假想敵為目標的攻防動作表演。「我要在三分幾鐘,將每一個動作,盡可能做到最完美,同時呈現出個人風格。」

同一個動作,誰能做得更準確、力量更一致,身體平衡更相稱,就是分出高下之處。

過去一年半,為了應付密集比賽,劉慕裳的訓練一直以提升比賽成績為目標,難以專注於武術層面的技術訓練。「以武術角度而言,鍛鍊技術其實是無止境。」劉慕裳說。

突如其來多出一年時間,劉慕裳終於能夠仔細調整一些未能重視的小動作。簡單如一個直拳,如何可以令出拳顯得更直、更有勁道?所謂力從地起,那股勁由大腿開始,重心轉移至臀部、腹部,延伸至肩膊、手肘,一直傳送至那個握得緊緊的拳頭。

為了確實地感受到一個動作的起承轉合,劉慕裳會反覆練習同一個動作。她不是練一個小時,不是練一天,而是練上兩天、三天、四天,每天練六七個小時。「腦袋要用一段時間理解一個動作,身體要明白腦袋又要另一段時間,直到肌肉能夠完全記住動作,然後,那一拳的質素就可以達到極致。」

聽起來,練拳更像是禪修。

以武術角度而言,鍛練技術其實是無止境,劉慕裳說:「我肯定,奧運比賽之後的自己,一定會比在奧運時變得更好。」
以武術角度而言,鍛練技術其實是無止境,劉慕裳說:「我肯定,奧運比賽之後的自己,一定會比在奧運時變得更好。」

每天進步1%

「以前覺得有時間一定要放鬆一下,放假離開體院是必須,可以去旅行就更好。」劉慕裳笑說。過去八個月,劉慕裳選擇利用放假的時間休息,期望翌日的訓練處於更好的狀態,美國道場的教練教會她1%的道理。「1%雖然微小,但是每日令技術提升1%,累積下來就是大改變。」有時,教練會稱讚她說,“3% today, good job!”

十一月回港後,劉慕裳都留在體院訓練。因為疫情,只能在電話做視像訪問。「今天練習好像踢爛了一幅牆,你看。」鏡頭晃動,她像一個小孩子帶我參觀訓練場,一面牆是全身鏡,另一面牆有多條柱,柱身上的灰色軟墊有一個「傷口」,已經貼上強力膠紙。「希望體院不會要我賠錢!」她打趣說。

去年九月,劉慕裳在社交平台為奧運倒數一年。社交平台「當年今日」的功能,在今年為她重溫這個帖文。「上年的倒數原來是假的,今年又重新倒數一次。」這一次,是真還是假?誰也不知道,她只能在心中許願。「我在二二一年的目標,就是小心、平安地度過。」疫情下,劉慕裳只望保持健康,直至賽事舉行當日。

假如東京奧運真的如期舉行,劉慕裳將會於現時的世界冠軍處於同一淘汰區。二人對賽六次,劉慕裳只贏過一次。然而,想要晉身決賽,她一定要先贏出這一場。

一直以來,劉慕裳即使在某一站比賽落敗,她都可以告訴自己,「不要緊,還有下一站。」奧運,只是得一次。「希望自己踏上奧運賽場時,達至自己在當下最完美的狀態。」作為一種武術,空手道的每一項技術,永遠都有更好的可能。「我肯定,奧運比賽之後的自己,一定會比在奧運時變得更好。」

就像《大學》所說,做人永遠以「至善」為目標,不斷力求圓滿,止於至善。


Q 2020年,你會如何形容這一年?

A: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Q 2021年,你希望怎樣過?

A:小心、平安地過希望自己踏上奧運賽場時,達至自己在當下最完美的狀態。

RoBo Lui、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假如這一年不再被偷走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2/stolen-year-c0-7886-web-20201231124523-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