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杜杜專欄:鍾無艷與夏迎春

241
04.01.2019

紅樓夢遇蘋果批

在這互聯網稱霸的年代,誰還看書?恐怕都是些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古董了吧。尊貴的讀者諸君,沒錯,我的年紀不輕,但是對各種新事物依然追尋不輟,而書這回事,永遠新鮮,因為最奇妙的發明,再突破的創作,或者深具啟發性的思潮哲學,還是需要以紙質的書本作為更恆久的傳載。雖然電腦的儲存量趨向無限,雖然電子書遞送神速如同天使,但是始終只是屬靈的冷光,沒有實體書
本的軟玉溫香,抱在手中沉甸甸的,那是人世悠悠的安穩。還有一點,電子書久看傷眼,而一套線裝《脂硯齋重評石頭記》(即《紅樓夢》)手抄本,月黃色的玉扣紙上面是墨黑秀麗的正文,配襯朱色的脂硯齋眉批、夾批、雙行批,非常的養眼悅目。(當年亦舒笑問:「重有冇蘋果批?」 )且可以把柔軟的書頁捲起來握在手中,就像古畫面倚窗而讀的書生那般模樣。

六零年代香港大會堂第一映室(Studio One)的電影場刊 。 ․《砂丘之女》與九龍華仁的江老師共看 ․Les Enfants du Paradis 與魏神父(Father Harold Naylor SJ) 一起看 ․魏神父於去年十月四日去世
六零年代香港大會堂第一映室(Studio One)的電影場刊 。
․《砂丘之女》與九龍華仁的江老師共看
․Les Enfants du Paradis 與魏神父(Father Harold Naylor SJ)
一起看
․魏神父於去年十月四日去世

咪學乾隆亂畫龜

年輕的朋友到訪,看到我的藏書,往往不忘問我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這麼多的書,你還真的都看過了嗎?」同樣的問題法國作家 Anatole France 曾經面對,他那巧妙的回答大可以在這裏借來一用:「敢問閣下府上的那套珍貴瓷質茶具也是天天拿出來用的麼?」書的品種繁多,多如天上之星,但總的來說可歸兩大類:一類係用嚟睇,一類係攞嚟擺。真正是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前一類具實用價值,如宗教哲學的經典,能令自己更深切地體味了解生命,又或者是江獻珠的食譜,能夠解決日常做菜的疑難,因此反復地看完又看,又在書頁上做筆記畫紅線打交叉,糟質成一個大花臉,甚至翻看得甩皮甩骨,也捨不得丟掉,因為已經是相伴數十載的老朋友。後一類本身就是一件objet d’art,身嬌肉貴,有大方別緻的紙頁、字體、裝潢、封面、套盒、插圖;又是限量版本,牌記上面有作家和畫家的親筆簽名,拿在手中彷彿是一件漂亮脆弱的瓷器,連呵一口氣也怕書頁沾濕。通常書買回來第一件事便是在扉頁上面用鋼筆簽名並寫上日期。若是一本價值不斐,彩
色手印配圖的法國詩集到手,連在空白襯頁上簽名也覺得冒犯,只在一張小貼簽上面用鉛筆記下購書日期,夾在書中而已。1984年內地曾在香港展售端硯,我也湊趣選購了一方,硯堂有六條深淺不一的冰裂紋,硯的左右緣上面刻有陰文對子:為愛陶甄之質 宜加即墨之封。我叫人在硯背刻上自己的名字及購硯日期。這件事給研究九龍皇帝曾灶財書法的收藏家知道了,把我數落得一臉屁:「你又並非乾隆,刻隻龜响上面做乜?傷咗塊好石頭,攪到斗零都唔值,家吓你送俾我我都唔要。」這類珍品還得收藏在有玻璃門的書櫃裏面,在憂來無方的炎夏或沒個去處的嚴冬,才會拿出來翻看把玩一陣,說不定就是朵雲軒刻印的蝴蝶裝十竹齋書畫譜,又可能是一本象牙白羊皮燙金題字封面的莎劇《仲夏夜之夢》,一樣是手抄本;裏面有ArthurRackham 繪製的插圖, 想像飛揚, 設色
沉雅。

Arthur Rackham 替莎士比亞名劇 《仲夏夜之夢》畫的插畫 ․畫中人物是小妖 Puck,畫得晶瑩剔透 ․小妖曰:吾往矣,吾往矣, 吾往神速何所似? 猶勝那韃靼弩箭乍離弦。
Arthur Rackham 替莎士比亞名劇
《仲夏夜之夢》畫的插畫
․畫中人物是小妖 Puck,畫得晶瑩剔透
․小妖曰:吾往矣,吾往矣,
吾往神速何所似?
猶勝那韃靼弩箭乍離弦。

君子不奪人之好

年輕的朋友另一個問題是:「你為什麼這麼喜歡書?」我的回答只可以是:「書能令我快樂。」這叫我想起我勸老婆打少啲麻雀,老婆話:「好呀,噉你唔好買書吖。」呢個故事嘅教訓就係:君子不奪人之好。我也希望把這快樂和大家分享。年前家裏裝修,趁勢把樓下的一層改為圖書館。我慢條斯理,不慌不忙,用燈芯駁長條命,來把打晒大風的書本分批清理出眉目,方便在餘下的日子作有程序的閱讀,系統地吸取精神養料。零散的書就像一桌子胡亂擺放的小菜,看見沒有胃口。整理書籍也就是梳理思維。如今這些書籍各歸各位,枯坐在一列列的書架上面鋪塵,無異深宮裏面的尤物,漸漸地坐得六宮粉黛無顏色,頗有年華虛渡之嘆。我會偶爾前往探望,卻何如讓她們和大家見見面,結交新知,重訪舊雨,既能撫慰寂寞芳心,恢復那花模樣、玉精神,也可給各路英雄解悶醒脾,浮一大白。

奇書異寶一齊嚟

這個專欄的重點就在一個「奇」字。這個奇,可以是奇怪,奇罕,奇趣,甚至是新奇。奇的可以是內容,也可以是書的形式。有的大似石碑,有的小如火柴盒;有的古樸,有的瑰麗;可以是珍貴罕見的木版水印畫冊,或充滿魔幻色彩的西洋山海經,又或者是一套十二冊的彩虹系列童話,但也有可能是前朝的斷爛朝報舊雜誌,電影場刊及戲橋,甚至是從父親遺物中翻檢出來的《蜀山劍俠傳》,或牀下底的初版《倚天屠龍記》。且莫笑其破舊,裏面自有無限的歷史情懷,金黃的夕陽遲暮,以及已經消逝卻記憶猶新的童年歡樂。親愛的讀者諸君,且待咱們一一的細說從頭。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展覽 勞動者 記者 護士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1/photo-6-150x150.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