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杜杜專欄:紐約古籍展 觀後小記

207
21.03.2019

春暖花開古籍展

以往的紐約古籍展(New York Antiquarium Book Fair)總是在春暖花開的四月舉行,未見善本古籍,先在路上看到行人道的水仙花在微風中舞蹈。近年來提早在三月,天氣尚未和煦,卻仍舊欣然赴會,只因為一旦處身於那燈火通明,書香典麗的所在,整個人的神經登時便鬆弛下來,可以閒閒地在那裏流連三個時辰而渾然不覺。今天有點不一樣,因為要採訪,要拍照,得額外留神,幸好書商們都相當合作。有時候為了減少光害,要求將展品從玻璃櫃內取出拍照,書商亦從善如流,樂意奉陪。遇到健談的,可以一談二十分鐘,超額提供資料。

紐約古籍展展場外觀
紐約古籍展展場外觀

我首先找到了紐約古籍展的監製和經理Mr. Smith,作了一個簡短的訪問。

古籍展現場
古籍展現場

問:互聯網及現代科技對古籍買賣這一行有什麼正面和負面的影響?

答:從前有顧客要一本初版書,書商開口美金五千,顧客真的想要也沒有什麼選擇。如今書價和書品在網上一目瞭然,顧客可以在比較之後作出決定。因為競爭大,一般中價的古籍價格都有下跌的趨勢,但是最頂級的古籍,身價可以企穩甚至上升,因為這類書的數目只有越來越少。互聯網可以讓書商接觸到天涯海角的顧客,因此生意額反有增加,這是好事。

問:現場好像沒有亞洲書商的攤位,也甚少見到亞洲的觀展人客。

答:有的,今年也有好幾個日本書商共用一個攤位。我們也樂意中國書商參加這個書展,但是參展書商必須先是ILAB(International League of Antiquarium Booksellers)的成員,以保證參展書商及展品的質素。至於亞洲觀展人客,其實也並不缺乏,韓國人,日本人,中國人,我都看到過。

問:紐約古籍展今年已經是第五十九屆,你負責了三十屆,這段期間有什麼變化嗎?你怎樣看古籍生意的將來?

答:這些年來,二手古籍書商已經從這書展中消失,來參展的都是一流的書商。其實古籍愛好者出現了一批接班人,年齡在四十歲左右,受良好教育,其中不乏亞洲人。實體動人的書籍始終有市場。

十九世紀跳舞會紙劇場玩具
十九世紀跳舞會紙劇場玩具

歷史碎片情復現

說是古籍展,展品卻並非只限書籍,而是包括了各種不同的印刷品及紙製玩具及作家、畫家的原稿,甚至塔羅牌、紙娃娃、紙劇場等等,往往能夠反映出逝去歲月的精神面貌,提供一個時代的側面畫像,稱這些紙質的古董為歷史的碎片亦無不可。這類東西洋人稱為 ephemera,其實即是朝生暮死的蜉蝣。所以收集這類脆弱的文物,是一種對抗死亡的吊詭行為,而且一點都不便宜。像一套四個倫敦時裝紙娃娃,母親帶着一子一女去探望外婆,是1840年的玩具,穿的都是當年時尚的服裝,每個紙娃娃都有木架支持着,定價US$5,500。還有人物眾多的紙劇場,一對對男女串連在一條線上,以手指挑動,那些男男女女便滑稽地跳起舞來。一百多年前的小女孩便藉此消磨春晚夏晨,她們無邊的蘭閨寂寞於是透過這些紙片還魂重生。照我的意思,還是讓她們沉睡安靜的好。

荷里活明星尊榮和柯德莉夏萍的親筆簽名照片
荷里活明星尊榮和柯德莉夏萍的親筆簽名照片

像明星的親筆簽名照片,尊榮的US$1,085,柯德莉夏萍的US$595,這樣的死後身價分等級,亦叫人覺得不是滋味,難怪乎拉丁美洲大作家加西亞馬蓋斯不肯隨便寫信,深怕死後自己私密的書信都掛上一個價目標簽示眾,實行沽之哉,沽之哉。希治閣導演《神秘賊美人》的簽名照片US$700;大導演把名字用紅筆簽在瑪妮的白襯衫上面。這是個隱性的惡作劇,因為劇中人瑪妮平生最怕血紅的顏色。這些紙片還真能帶來意外的樂趣,難怪有市有價,靜待知音前來認購。

荷里活導演緊張大師希治閣導演《神秘賊美人》(Marnie)的現場照片,上有他的紅筆簽名。
荷里活導演緊張大師希治閣導演《神秘賊美人》(Marnie)的現場照片,上有他的紅筆簽名。

身價百萬新民主

在洋書展場遇到了中國人的展品,自是份外眼明。其中一樣是一份四張中英對照的標語牌,亦稱三文治牌板,前後兩塊掛在活人身上,成為行走的抗議標語。這標語牌上面寫的是「反對在華埠建監獄」。那是1982年的事情,紐約市中國城的居民約一萬人遊行抗議,可惜抗議無效,當時的市長還宣稱華人不投票,他們的意見可以不理。這樣一來才激發華人更積極投入政治活動。一問價錢,一套四張US$2,500。這一樣歷史文物,不知道紐約的美國華人博物館是否有興趣收購?另外一件展品更加非同小可,那是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論》,1942年解放社出版,原來的價錢是$1.40,現在的標價是一百五十萬英鎊,是現場最貴的展品之一。書上有毛澤東的題字:「聯合一切民主國家,共同打倒德意日法西斯主義,建設和平民主的新世界。唐樹先生存。」這個唐樹先生,是位伯爵,名Rene-Charles d’Anjou,原來是法國皇室後裔,旅居北京,日軍佔領北京時期逃往延安,以記者身份和毛澤東會面,獲贈此書。

毛澤東親筆題字的《新民主主義論》,1942年初版,標價一百五十萬英鎊。
毛澤東親筆題字的《新民主主義論》,1942年初版,標價一百五十萬英鎊。

圓眼勾鼻真討厭

展場的一幅穿洞破舊的水彩畫像也吸引了我的注意。神奈川條約是日本和美國之間的第一次條約,簽訂於1854年。當時有日本畫家畫下了有份商議條約條文的美國海軍中校Henry A. Adams的畫像,黃皮圓眼勾鼻,相貌兇猛,流露了對美國人的厭惡和抗拒。這也是反映美日兩國關係的側面歷史文物,可以和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許多描述美日關係的電影如《櫻花戀》、《中秋月茶座》及《蠻夷與藝妓》等等,作一對比參照。從這些藝術作品之中,往往能夠捉摸到更為真實有趣的時代脈膞。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3/004-1-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