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杜杜專欄:獅舞龍盤赤子情

31.01.2019

懷舊老餅有情天

《兒童樂園》這香港第一本全彩色印刷的兒童半月期刋,自1953年1月15日出版創刊號直到1994年12月16日出版的第1006期,無聲結束,橫跨四十載有奇。在這麼悠長的時間河流裏面,一套完整的《兒童樂園》就是一條碩大無朋,神釆飛揚的帝王鮭,珍奇罕見,不可方物。能全部擁有的恐怕無一人。即使像我這樣的一個花甲老童,忠心粉絲,亦只是擁有這條鮭魚的頭罷了,亦即是起初的十年。但是這樣的一個鮭魚頭,亦相當可觀,其中最主要的當然是羅冠樵一力埋首創作的田園風味封面畫,還有他的兒歌、神話、歷史,及兒童生活漫畫小圓圓。其後有青春期成長的煩惱,又認識了《中國學生周報》,發現了電影新天地,也就把童年的歡樂記憶丟在腦後。真奇怪,這樣濃烈的感情原來也可以淡忘,而其實一直還安靜地沉睡在那裏,只等待深情的一聲將之喚醒。

羅冠樵在1997年寄贈《羅冠樵隱小品選》一冊, 裏面有他寫的上、下款。 第一幅剛好就是舞獅圖;大家可以拿來和羅翁畫的 封面畫舞獅圖比較一下異同。
羅冠樵在1997年寄贈《羅冠樵隱小品選》一冊,
裏面有他寫的上、下款。
第一幅剛好就是舞獅圖;大家可以拿來和羅翁畫的
封面畫舞獅圖比較一下異同。

1977年前往友聯找《甲戍本脂硯齋重評石頭記》,沒有找到,卻意外發現了一批早期的《兒童樂園》,喜之不盡,悉數收購。童年的歡樂一下子帶着它全部的燦爛湧現目前,明豔如昔。同年初訪《兒童樂園》主編羅冠樵。1984年見《兒童樂園》社長張浚華,向她借自己所缺的期數去製成幻燈片,因為那時候的彩色影印很粗糙。張浚華還慷慨贈送181至192的合訂本,調侃着說:「寶劍贈名士。」2010年回港再約會,她又送我一本519期,封面依舊是羅翁的田園本色:村童垂釣之後,枕着雙臂,盤着右膝躺在荷花池的泛舟上面,很怡然地,睡着了。

羅翁的第一幅舞獅圖 1953年
羅翁的第一幅舞獅圖 1953年

2013年我剛退休沒有多久,忽然天外由邁克傳來消息:全套的《兒童樂園》已經推出上網,網址是「重建我們的樂園」,那可真是最合時的退休禮物。張浚華在網站的序說:有一位深情讀者獨自一人出錢(聞說用了數十萬港元)出力完成這項艱鉅偉大的工程,不出名,不牟利。這神秘幕後人物自稱「懷舊老餅」,童年時期曾經參加《兒童樂園》的繪畫比賽得獎。懷舊老餅最近已經和張社長攜手出江湖,接受訪問,因此可以告訴大家:懷舊老餅並不老,就是現任香港科技大學助理教授胡惟忠。

叮噹教母法無邊

胡教授年紀比我小了一大截,他童年碰上的該是帝王鮭的腹部─最銀彩耀眼的部分,亦即是張浚華當社長,羅冠樵主編的年代。其時羅翁正當盛年,興致勃勃地搞他的長篇漫畫如《西遊記》、《中國神話》,及《畫俠李子長》,在另一方面,張社長仙棒一揮,把日本的多拉A夢幻化成叮噹,一紙風行,把《兒童樂園》的銷售量推至六萬的高峰。但是最能叫我感受到她的法力無邊,乃是她對我有求必應,一再將僅存的《兒童樂園》出借給我,幸好我亦不負她的信任,事後一一完璧歸還。羅翁最精彩的長篇漫畫《畫俠李子長》我是在「重建我們的樂園」才看見的,可惜登上網站之際脫了一期;張浚華不辭勞苦把那一期找出來影印電郵給我補上,使我能一睹此套漫畫的生猛全豹。

戲獅圖 1958年
戲獅圖 1958年

氣韻生動復傳神

我擁有的帝王鮭魚頭還真的英明神武,氣象萬千。當年《兒童樂園》創刊,羅冠樵三十五歲,有的是天地初開的充沛元神和赤子豪情的創作力,而這創作力竟可以維持達半世紀之久,主要都用在《兒童樂園》的上頭,其後退出從事國畫藝術,成績亦相當可觀。童年初看羅翁,只是覺得親切生動,心中喜歡;那是全無分析批判的混沌宇宙,全盤接受。許多年以後再看,還是覺得好,心想這人果然是有真功夫的,並非是我一廂情願,因童年的回憶而感情用事。美國的Norman Rockwell也畫雜誌封面畫,卻預先找真人做模特兒拍成照片作為畫的藍本,也就成了大畫家。咱們的羅翁那有這樣的 backup;他的客觀創作環境肯定艱苦得多,靠的完全是想像力和記憶中的觀察,但結果畫出來的兒童畫只有更生動傳神,更充滿情味。

舞獅圖 1963年
舞獅圖 1963年

2012年羅翁終於著書立說,出版了《赤子豪情:羅冠樵的人物畫》。這書綜合了基本的中國傳統畫論,再用深入淺出的文字說明,但最叫人折服的是每一種畫法羅翁都有親筆示範。別看羅翁的畫細節交代準確,他的作畫大前提是寧取意象的簡約而不取現實的繁瑣,結論是越是簡單越要留意。還有物象要服從筆法,作畫最主要的是氣韻生動。羅翁說畫人物先要一眼看上去叫人覺得傳神,細看有瑕疵反成次要。畫人物,講氣勢,講墨趣,講妙境。這些全都是精神先行而帶動技巧的作畫法,也是羅翁兒童畫之所以耐看動人的秘密。

羅翁丹美賀新年

羅翁最初作畫就用過丹美這個化名,那是莫札特一般的自珍和驕傲,因為並沒有誇張的成分,這樣的驕傲也就是謙遜。在這新的一年,難得有機會將羅翁的妙筆丹青找出來一起欣賞。你看封面圖畫中的一眾赤子,隔了半個世紀,仍然在喜氣洋洋,豪情萬丈地舞動着醒獅盤龍,給我們賀年來了。

羅翁一共替《兒童樂園》畫了七幅舞獅圖,四幅舞龍圖。這裏選了其中的五幅舞獅,兩幅舞龍。《兒童樂園》最初的三期封面畫連着封底,攤開平放就是一個長方形的畫面,感覺開揚清朗。當年的彩色印刷網點比較粗,如今看來反而有一種古樸的風味。圖中的小孩神態各異,放炮仗,掩耳朶,舞醒獅,還有背景裏的踢毽、打豉、擊鑔,都表現了羅翁所說的氣韻生動。值得一提的是圖中左下角的純種中華田園犬,經常在羅翁的畫中出現,平添思鄉情懷。

舞獅過山圖 1966年
舞獅過山圖 1966年

羅翁雖然重複題材,處理卻各有不同。193期和291期同樣是舞龍,構圖亦相似,同樣是從景深之中伸出了龍頭,但一個是正面,一個是側面。而且291期表現的是夜景,龍的色彩和小孩的新衣,在燈籠的照明之下,彷彿晶瑩的琉璃。舞獅圖亦各有特色。133期焦點在醒獅的頭部,銅鈴眼,紅盆口,叫人看了精神為之一振。267期來個一躍一蹲的雙獅奪繡球。不論舞獅舞龍,畫面中的主角全是男孩;女孩頂多在背景裏擊鑔,但是313期的封面畫前景加添了穿粉紅大衣的女孩,更別出心裁把舞獅安排在過山車上,而這過山車其實也就是一條龍,同樣地從畫面的景深之處衝向前,幾乎奪框而出。這裏羅翁將龍身和獅頭暗中合為一體。真稱得上是:才思橫溢巧安排,獅舞龍盤賀新年。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1/008-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