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ADVERTISEMENT

杜杜專欄:詩情魔幻《金河王》

19.09.2019
《金河王》 美國版
Arthur Rackham配圖
《金河王》 內頁全貌。左為卷首圖frontispiece
格魯克以瓶中聖水救垂死的小孩。右為套紅的
題目頁title page,頁上畫有西南風神及金河王。
西南風神再度現身
金河王告別格魯克
黑兄弟被西南風神打到一仆一碌
金河王被困馬克杯
金河王初現

無獨有偶小妺狂

約翰羅斯金(John Ruskin, 1819-1900)是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首席文學評論家,學者,慈善家,對美術、建築、政治、教育都有研究,而他唯一的文學創作就是中篇童話故事《金河王》(The King of the Golden River,1841年寫成,1851年出版)。書本來是專寫給十二歲的女孩Effie Gray。羅斯金大Effie Gray九歲,後來取她為妻,卻始終沒有圓房,結果女方退婚另嫁。路易斯卡羅的《愛麗絲夢遊仙境》最初也是為名叫愛麗絲的女孩而寫成的;無獨有偶,這兩位兒童故事作家,連同狄更斯,都有患有羅麗塔情意結(俗稱小妺妹狂)的嫌疑,也不知道是否維多利亞時代的男性藝術家的特色之一。談文說藝就有紋有路,談情說愛則灰頭土腦。那麼就談文說藝吧。

儆惡懲奸金河王

先說說《金河王》這個童話故事的大綱:在奧大利的南部有個施蒂里州,施蒂里州有個山明水秀,農產豐富的珍寶谷,谷主是無惡不作的兩兄弟施瓦兹和漢斯,人稱黑兄弟;他們還有個心地善良的三弟格魯克,被他倆奴役虐待。在一個大雨天西南風神以古怪的老頭兒姿態到訪,卻遭到黑兄弟的無禮對待。風神大怒,降禍珍寶谷,使之成為廢墟。黑兄弟轉行做金匠,奈何死性不改,做成的金器成份不足,無人光顧。最後將三弟格魯克心愛的一隻馬克金杯也拿去熔掉了,並命令格魯克看火。誰知道從坩堝中跳出了一個一呎半高的金髮金衣小老頭,自稱金河王,說是被惡魔困在金杯之中,如今為了答謝格魯克解救之恩,秘授財路:只要爬上面對珍寶谷的高山頂,將三滴聖水灑在那處的金河(夕陽照在河上將河水染成金色,故名),便可以叫河水真的成金。但是若果用不潔之水,便會遭河水沒頂,化作黑石,以示懲罰。漢斯和施瓦兹分別先後攜帶聖水上山,途中遇瀕臨渴死的小狗、男孩和老人,卻狠心置之不理,天地感應其不仁,為之震動變色,聖水亦化為污水,失去效用,而黑兄弟也就變成河中的兩塊黑石頭。最後三弟格魯克出馬,情願將聖水給小狗解渴,但見小狗顯出真身,原來就是金河王。聖水已經用盡,金河王隨手在山上摘了一朵百合花,將花瓣上的三滴露珠灑在瓶中。格魯克將露珠轉灑在河中,卻發現河水並沒有變成金,只好失望下山,卻見珍寶谷出現了一條新河,分支成無數清溪,將珍寶谷再次變成農產豐盛,鳥語花香的人間樂園。而在山頂金河的源頭,至今仍然可以看到那兩塊黑石頭,人稱黑兄弟。格魯克問金河王為何兄長的聖水失去效力,金河王道:「拒絕去幫助困苦垂死的人,聖水也要變成污水;而慈悲的水連腐屍也無從污染。」即是說,一切以聖靈為依歸,物質只是一個無關重要的載體而已。

西南風神在目前

童話故事大概可分兩大類:格林童話源自民間,比較粗獷樸素;另外一類以安徒生作代表,用文學性比較濃的筆調,細膩而又詩情畫意。《金河王》毫無疑問屬於第二種。你看他寫西南風神初次亮相:「他的黃銅色彩的長鼻子一路闊到盡頭,如同按鍵號角;雙頰泛紅圓潤,彷彿吹火吹了兩日兩夜;眼睛透過濃密的睫毛,發出愉快的光芒;八字鬚在嘴巴兩邊像瓶塞鑽似的轉兩圈;頭髮灰白,如同胡椒裏面摻了鹽,一直拖到肩膀上面。身高約四呎半,頭戴圓錐長帽,高與身齊,上面插着的一根黑羽毛足有三呎長。緊身上衣後面拖着非常誇張的燕尾,不過幾乎被一件巨大無比的絲質黑色大衣所遮蓋;這大衣平常肯定及地長拖,現在卻隨風高捲。」這是典型的十九世紀寫實小說的筆法:捕捉細節,一絲不苟,如在目前。用在童話裏面略嫌厚重豪華。

魔幻水霧與露光

再看羅斯金寫金河王最後如何向格魯克隱身告別:「那侏儒一邊說着一邊就身形漸趨模糊。他金袍上閃爍的彩色幻化成透過稜鏡一般的水霧露光;他凝住了在那裏,片刻之間彷彿被一段寛闊的彩虹籠罩。然後顏色轉淡,水霧升空──金河王也就隨之消散無蹤了也。」這真是一段漂亮的好文字,簡直就是電影裏面的魔幻鏡頭,將金河王的隱身過程抽絲剝繭一層層描繪出來,奇幻流動,光色具備,比加西亞馬蓋斯的魔幻小說不遑多讓。小朋友,我們學習寫作,就是要多看名家,就是要注意這些地方,汲取人家的心思技巧。

約翰羅斯金就只是寫了《金河王》這樣一篇童話,已經足以讓他在童話世界中佔一席位了。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4/MPW2654_B104-114_E0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