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杜杜專欄:香江歲月《睡公主》

67
28.11.2019
《睡公主》唱片封套 畫家頗有幽默感:片中兩個仙女花神和朗神為了公主的裙子該是紅色還是藍色,爭個不休。這裏畫家索性紅藍合一,化為紫色。
Ollie Johnston給我的一封信
《睡公主》剪貼畫冊
《睡公主》漫畫套面 Dell 1959年貎
漫畫封底
背景創作理念圖(concept art)Eyvind earle畫
和路迪斯尼《睡公主》巨型畫冊封面Simon and Schuster New York,1957年Eyvind Earle畫

魚往雁返顯樸素

沒錯在那些日子裏我們仍舊用紙筆墨魚往雁返;雖然沒有電郵神速,卻毫不在意,反正有的是時間:老好太陽的腳步遲緩而安穩,只叫人覺得歲月悠悠,天長地久,所以也就怡然自得地在1981年的聖誕夜,坐在書桌面前,攤開洋葱紙,提起墨水筆,給Ollie Johnston寫信。Ollie Johnston和Frank Thomas是和路迪斯尼旗下的元老卡通聖手;他倆既是好同事亦是好朋友,攜手合作編寫了一本巨型畫冊Disney Animation The Illusion of Life ( Abbeville Press,1981年)。我發現書中187頁的一幅圖片的說明弄錯了:圖中畫的是在月夜山坡上,大白鵝Lucy用扁嘴啣起了獵犬Towser的長耳朵,方便他聆聽小狗失蹤的消息。這分明是101 Dalmatians(港譯《寶貝歷險記》,1961年)片中的一幕,但是圖片說明卻錯用了Aristocats(港譯《富貴貓》,1970年),那是因為剛好《富貴貓》裏面也有一雙大白鵝。我因此寫信告訴Ollie,順便問問他我最喜歡的卡通片Sleeping Beauty(港譯《睡公主》,1959年)在書中為什麼只有寥寥數頁。 (Ollie和Frank在《睡公主》一片裏面負責繪畫花神Flora、牧神Fauna、朗神Merryweather三位仙女。)信由紐約的Abbeville Press出版社轉遞。到了1982年1月我收到了他的空郵回信。信上的日期是1981年1月15日,那是Ollie 一時疏忽,沿用了舊的一年。信箋是他私人專用的信箋,左下角有米奇老鼠,右下角是他的名字,非常樸素。信是用打字機打出來的,偶然有些字母不清,顯然是用舊了的油墨帶。在這上頭也可以看到從前老一輩的人是多麼的愛物惜福。

Ollie巧遇Doctor No

關於《睡公主》,Ollie在信中說:「我們(按:指他自己和Frank Thomas)也認為《睡公主》的藝術成就空前絕後,可是這電影中的角色未能像《白雪公主》裏面的角色那樣散發溫馨,吸引觀眾。但是正如你所說的,各有所好。」至於圖片說明的錯誤,Ollie作答如下:「你對187頁的圖片說明的更正,正確無誤,我們希望在再版時再作修正。這個當然不可能是我們弄錯,而是出版社壞了事。」信中還有一段小插曲:「我希望沒有把你的姓弄錯了。我猜是No,但也可能是Ho。那麼我就兩個都寫在信封上,讓郵差去處理吧。」就這樣,我成為占士邦電影中的Dr. No。Ollie在信中一直用「我們」來代表他自己和Frank,在信的結尾他又說:「我和Frank Thomas向你問好,並再次感謝你的來信。」下面是他的親筆簽名。由此可見他和Frank之間的親切關係。事實上他倆住得很近,往往早上同時在同一地點倒垃圾,並經常攜眷結伴旅遊。兩人都在1912年出生;Frank在2004年去世,而Ollie在2005年得到了總統頒發的National Medal of Arts,可惜頒獎的是小布殊;其時他已經要坐輪椅,並於2008年逝世,享年九十五。

麗聲轉眼變無聲

《睡公主》這部卡通片在1951年便開始構思編製,前後花了八年時光,耗資六百萬美元(還是六十年前的六百萬),於1959年面世,在香港的首映日期是1960年的2月4日,正是農曆新年年初八;地點是彌敦道弼街交界的麗聲戲院Royal Theatre。那時候麗聲戲院剛開張沒有多久,戲院的大堂明淨開揚,我最喜歡提早到場,欣賞玻璃櫃內的彩色劇照。我記得除了《睡公主》之外,《幻想曲》 (Fantasia, 1940年)和《萬世英雄》(El Cid,1961年)也是在那裏看的。那時候沒有網媒,圖片資料得之不易,隔着玻璃細看《幻想曲》裏面的冬菇跳舞劇照就已經快樂無窮。雖然非常渴望擁有那些電影的圖片,卻還沒有像杜魯福那樣,在黑夜裏把《大國民》的劇照從電影院的玻璃櫃內偷回去。當年《萬世英雄》上映,麗聲大堂還展出電影中的服裝和道具,配合宣傳。我通常都是獨自一人上電影院,看罷電影在附近的一家小飯店吃一碗滾燙的泥鯭粥,那泥鯭有巴掌大,配有陳皮絲,鮮香不可言。《睡公主》公映時廣告宣傳說:「本港開埠以來第一家獻映七十米釐影片」,而《睡公主》的Super Techirama 70 widescreen配合了6 Channel Stereophonic sound的確於我是全新的視聽經驗,從此就遠離立體的塵囂,一頭裁進去那個瑰麗奇幻的二度空間,至今不能自拔。而遠在1990年,隨着那流金歲月,麗聲轉為無聲,寂然消逝。

懷舊畫冊在樂道

這些年來,和記卡通片已經被搬上神枱,有關的巨型畫冊專書陸續有來,當年卡通片的背景圖、人物設計圖、創作意念圖、草圖,還有storyboard,都成為出土文物,有專家去發掘研究。關於《睡公主》的專書也不少,其中最大製作的首推法國的Pierre Lambert編的La Belle Au Bois Dormant(2013年)。今天還不打算說這部畫冊,倒要和大家分享一下當年我在尖沙咀樂道辰衝買下的Walt Disney’s Sleeping Beauty A Giant Golden Book ( Simon and Schuster New York出版,1957年),記得售價為二十四港元。此書亦可算是大型畫冊,裏面有多幅取自電影的劇照,也有畫家的原稿,但是更為重要的是收錄了一些由Eyvind Earle(1916–2000)設計的創作意念圖(concept art)。Eyvind Earle負責整部《睡公主》的視覺 效果,完全擺脫了《雪姑七友》那一路人物肥圓,背景明麗的風格,人物轉為瘦長纖麗,背景用厚重華麗的中世紀歐陸風情,其實並不迎合一般小孩的口味。所以電影當年推出,票房紀錄慘敗。這些年來漸漸成為經典。我還收集過報紙星期日連載的《睡公主》彩色漫畫,可惜留在學校,翌日回去再也尋不着了。很多年以後又補上了一本《睡公主》漫畫,出版社是美國的DELL,1959年出版,不知怎的老是散發着淡淡的玫瑰氣味,算一算也是六十年前上一世紀的事物了。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4/MPW2664_B080-090_007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