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杜杜
熱門文章
杜杜
奇書共欣賞

杜杜專欄:《一千零一夜》的圖案美

49
07.11.2019
(圖1)《一千零一夜》套盒封面上畫的是山魯佐德說故事
(圖2)活頁圖片
(圖3)藍精靈搶新娘
(圖4) 御醫人頭復仇
(圖5) 淫婦害親夫
(圖6)精靈與女妖
(圖7)王子與巨鳥
(圖8)後宮美女

插圖本繁多似星

《一千零一夜》的插圖本種類繁多,有如天上之星,其中由大畫家出手的就有超現實主義大師達里(Dali, 1904-1989)和夢幻田園大師夏加爾(Chagall, 1887-1985)兩位的彩色系列創作。嚴格來說他們畫的不是插圖,每一幅都是可以獨立欣賞的作品。另外還有兩位和路狄斯尼旗下的畫家,Gustaf Tenggren(1896-1970)和Kay Nielsen(1886-1957)也畫過《一千零一夜》的配圖。Tenggren有參與《雪姑七友》和《木偶奇遇記》的繪製,而Kay Nielsen最為人樂道的是他對《幻想曲》這部卡通片作出的貢獻。裏面的「荒山之夜」和「聖母頌」兩個片段的風格,就來自Kay Nielsen的創作理念畫(concept art):荒山上的羣魔亂舞及地獄火焰,流露出妖豔風情,而《聖母頌》裏面的朝香客提着燭光,緩慢經過小橋流水,穿過參天大樹,又別具莊嚴的圖案美。這樣妖豔與莊嚴的奇異混合或許正可以說明Kay Nielsen的作畫特色,而他的圖案架構又正好配合《一千零一夜》的說故事結構。

說故事保存性命

國王山魯亞爾把不忠的王后殺了,以後娶妻只過一夜便殺掉,三年下來城中十室九空,宰相的女兒山魯佐德自願嫁給國王,以懸疑的說故事方式夜復一夜地保存自己的性命,有嵌套的形式在故事中再衍生出故事,梅花間竹似的,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吸引國王聽下去,暫且讓山魯佐德活命。過了一千零一夜之後,國王亦已經打消了殺妻的決定。卻原來說故事的目的,正是為了對抗死亡,雖然這對抗遲早必須告終。但是人消失了,故事依然可以由他人去承傳,而一千零一夜,正是永不完結的結構型,像是一環緊套一環的圖案那樣。

深藍底金彩閃耀

Kay Nielsen的這套《一千零一夜》水彩系列插圖共二十一幅,創作於1917-1919年之間,卻一直拖延到最近才由TASCHEN出版。TASCHEN一向喜歡出版巨型畫冊,一般都有十分豐富的內容,但是我嫌這出版社的圖書設計流於臃腫和花俏。巨型的書不一定就會笨重,有本事的設計照樣可以把一本大畫冊設計得流線型而典雅。這一套《一千零一夜》用套盒裝,盒子裏有一套二十一幅活頁畫,另外一本圖片說明冊,泥金套印。這本來無可厚非,因為畫家的水彩原作就飾有金彩,閃耀在深藍的底子上面,頗能表現華麗而又神秘的阿拉伯之夜,別具中東風情;可是連書中的說明文字也用金色,那就把我看得滿天星斗,絕對不是明智決定。我相信即使是年輕人也不會喜歡長時間對着一堆金字去解碼搏鬥。書叫人看得不舒服,設計得再漂亮也是徒然。

木箱子跳出精靈

Kay Nielsen和童話大王安徒生是同鄉,大家都是丹麥人。他成名於二十世紀初期,畫的兒童故事插畫頗受歡迎。1917年有位丹麥學者重譯了《一千零一夜》,就請Kay Nielsen作插圖,後來因印刷成本過高而事情告吹,而他畫成的插畫一直保存在一個大木箱子裏面。其後他改行開雞場失敗,於窮困潦倒中逝世。他的妻子打算將他的作品捐給博物館,竟然沒有博物館肯要,只有當垃圾燒掉。(如今他的原稿閒閒地幾十萬美金一幅。)幸而那木箱子一直保存了下來。事隔數十年打開,華麗深豔的圖畫有如從阿拉丁神燈湧現出來的精靈,那氣勢和充滿生命力的創作把人震懾住了。

Kay Nielsen的畫絕不寫實,畫中的男女皆修長纖麗,畫中的樹木和柱子對稱工整;深藍或烏黑的畫面上浮現典雅沈靜的金彩和疏落的象牙白,又或者是一大片驚人的血紅。像潔白如同蓮花的山魯佐德坐在國王腳下說故事,背後一片無限的星空,越發把山魯佐德襯托得纖弱美麗。(圖1)又像藍精靈抱着那捲曲修長蒼白的女體,彷彿抱着一彎新月。(圖3)國王誤信讒言,把忠心的御醫的頭砍下來。那砍下的頭依舊能言,叫國王用口舔手指去翻閱奇書,奇書上的毒藥就替御醫報了仇。畫中的月白人頭浮現在一片黑暗之上,愁苦悲慽,鬼氣森森。(圖4)淫婦不忿丈夫將自己深愛的情人殺掉,施法把丈夫的下半身化作石頭,並用牛鞭打他。淫婦身穿紅色衣服,叫人想起那scarlet woman。(圖5)至於那巨大藍精靈從木箱中放出了一名女妖,身上掛着一紅色荷包,裏面有九十七隻男人的戒指。(圖6)這些故事多少流露了貶抑女性的心態。王子流落荒島,遇上十個單眼瞎子,勸他切勿亂闖惹禍,王子不以為然,由白色巨鳥帶領,來到美女如雲的後宮,可惜他不理勸說,要騎上黑馬,結果讓馬尾擊中眼睛,成為瞎子。(圖7,圖8)這分明又是一個宿命的故事。

Kay Nielsen的圖畫全都配上飾有奇花異草的畫框,而圖畫本身注重的是平面的構圖和平衡對稱,完全沒有透視光影,有的是彩色和圖形的組合,細密精巧,整體的視覺效果就是一幅幅美麗的波斯地毯。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1/MPW2661_B104-114_E00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