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周文化
熱門文章

【展覽專訪】村上隆與自己對談:「日本人不喜歡我」

3883
30.05.2019
譚志榮周耀恩、部分圖片由訪者提供
村上隆親自設計的服飾,最好笑是每個人像都有不同表情。
除了展出村上隆的作品,還有他的收藏品。
村上隆的手稿
首次展出他花上十四年創作的4.5米高雕塑作品《宇宙初生的啼聲》
地氈上無數太陽花,更隱藏了部分表情趣怪。

村上隆,一位來自日本的多元藝術創作者,他的「超扁平」宣言,帶領當代美術界反思「可愛」背後的深義。他創造的笑面太陽花走遍全球,名牌爭相跟他合作,只要「村上隆」的角色印在商品,頃刻點石成金。不介意與商業為伍的他創作「超扁平」藝術,借佛學談生死,用淺易文字談自身,多張「自畫像」隱藏着他的世界觀與哀愁。

大館6月起一連三個月舉辦「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大型個人展覽,村上隆指與其說是「對戰」,倒不如說是「自我對話」,「展覽有很多『自畫像』,我好像在跟自己對談。」

村上隆,1962年生,日本藝術家,超扁平藝術運動創始人,1996年創辦HIROPON工廠,即現時藝術管理公司Kaikai Kiki的前身。作品曾於布魯克林博物館、凡爾賽宮、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波士頓美術館和莫斯科車庫當代藝術博物館、洛杉磯當代藝術館等展出。
村上隆,1962年生,日本藝術家,超扁平藝術運動創始人,1996年創辦HIROPON工廠,即現時藝術管理公司Kaikai Kiki的前身。作品曾於布魯克林博物館、凡爾賽宮、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波士頓美術館和莫斯科車庫當代藝術博物館、洛杉磯當代藝術館等展出。

「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個展 感受「立體」便好了

村上隆坦率透露今次的個人展覽,是他的「自畫像」總結。除了首次展出他花上十四年創作的4.5米高雕塑作品《宇宙初生的啼聲》(The Birth Cry of a Universe),同時展示創作逾廿年的《Mr. DOB》不同年代的變化。村上隆希望香港觀眾入場,盡情拍照打卡之餘,帶一種「立體」的感受回家便好。

「我不想他們離開展覽感到歡欣,我想觀眾留下具電影感的印象。我憑感覺創作,過程中沒有注入『很開心』的心情,觀眾看後也不需要『很開心』呀。」村上隆以招牌的笑咪咪表情談他的作品,就像他設計的角色,似歡亦悲。

《Planting the Seeds》動畫截圖,2007 ©2007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Planting the Seeds》動畫截圖,2007 ©2007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村上隆為Billie Eilish拍攝的MV《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2019 ©2019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The Darkroom/Interscope Records. All rights reserved.
村上隆為Billie Eilish拍攝的MV《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2019 ©2019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The Darkroom/Interscope Records.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漫長的創作歷程中,他的角色總是怪誕又可愛,這些「超扁平」的角色,猶如「自畫像」,反映他對着鏡子的自我觀察。自2011年的日本東北大地震後,他的創作起了變化。「311後,我的創作加入了佛學元素,最近則思考美國流行的Hip Hop文化。Hip Hop講日常的事,所用的文字貼近生活,更能進入觀眾的心。」村上隆說。

村上隆作品 歡笑背後的沉鬱

「現代日本社會流行的共通點就是『幼稚』和『可愛』。將來的社會、風俗、藝術、文化,都會變得極度平面(two-dimensional)……」1996年村上隆藉作品《Mr. DOB》提出「超扁平(Superflat)」宣言,以漫畫式人物底下的沉鬱,諷刺大眾文化。其創作的角色KaiKai KiKi和太陽花,歡樂之極卻隱含不自然感,當中一直有村上隆的影子。他在國外名氣日盛,反觀身處國內,孤獨感漸深,這些孤賞自憐的感受,村上隆對記者一點都沒有隱瞞。

《Lots, Lots of Kaikai and Kiki》,2009 ©2009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Lots, Lots of Kaikai and Kiki》,2009 ©2009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我的Instagram followers,來自美國的最多。」村上隆的個人Instagram有一百二十萬followers,村上隆苦笑說,他很少日本followers,縱使太陽花紅遍西方,創作的角色KaiKai KiKi奇特又可愛,偏偏日本人對此不太欣賞,他更直言「日本人有點討厭我」。村上隆認為日本人對西方有所抗拒,所以自己的作品在國內不太受落。「日本人的二次大戰創傷仍然存在,他們對西方當代藝術的理解較少,而我的作品風格偏向西方當代藝術。311東北大地震後,我創作的《五百羅漢圖》都屬這種風格。」

2015年,村上隆結合動畫與日本傳統畫風,於東京森美術館展出全長100米、四面環繞展場的作品《五百羅漢圖》,震撼日本,它以中國古代東南西北四神獸為主題,青龍(東)、白虎(西)、朱雀(南)及玄武(北),身旁均襯以骨瘦嶙峋的小羅漢。記者安慰他,日本國民還是欣賞他的。

村上隆摸摸鬍子,一邊開懷大笑,加快語速訴苦:「日本人不明白我的作品,也不喜歡我。當宣布2020年奧運在東京舉行,十五分鐘之後Twitter便流傳『那個吉祥物又是村上隆設計,真討厭!』這旋即成為Twitter最受歡迎信息的首五位。五十歲時,我真的會感到悲傷,但我現在放棄了,你不會和討厭你的朋友說話吧……這些事我還是再不問下去了。」村上隆的豁達、感傷、毫不掩飾的真誠,或許成就了他源源不絕的創作,在國外努力表達自己,展示自己的理念。

他較近期作品《Untitled》,可見村上隆風格的改變,2017 ©2017 Takashi Murakami/Kaikai Kiki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他較近期作品《Untitled》,可見村上隆風格的改變。

資本主義是繆思

村上隆不介意作品與商品掛鈎,亦不諱言資本主義是他的靈感來源。資本主義操縱的商業社會也使村上隆停不下來,「我聘請了三百人,每個月都要支薪,每朝仍在擔心結業呢,如果我公司倒閉了,那時候便真的創作不了。」

村上隆經常跟商業機構合作,作品出現在LV的產品上,也跟多啦A夢 crossover,當代美術進入商業市場,外國傳媒好奇問他:藝術應否介入商業世界?村上隆直截了當回應:「今天,有藝術可以百分百把商業和藝術區分嗎?說完全可以區分的人,他在說謊。」

村上隆將在大館舉行個展,展覽由費恩利現代藝術博物館總監Gunnar B. Kvaran與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共同策展。
村上隆將在大館舉行個展,展覽由費恩利現代藝術博物館總監Gunnar B. Kvaran與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共同策展。

生與死,出世和當下的入世觀交錯,村上隆的思想糾纏如他的作品。「每朝我也早起,清空腦袋。藝術家要了解如何將創作靈感記下來。」如是者,五十八歲的村上隆創作力不減,跟團隊參與MV製作,在不同的空間創新動畫畫風。不言休的村上隆坦言死亡不可怕:「如果沒有肉身的痛楚,死亡沒有恐懼,很多藝術家自殺,是希望選擇那刻死去。如果有一天『睡了』,然後『呀,我死了』便悄然離開,這是好事。我常想像一百年之後自己的身影。我應該死後才有人尊敬。不是很多畫家都這樣嗎?你看看,九成博物館的畫作,都是畫家死後才展出。」

他的作品說當下,超生死,一面鏡子後,他同樣在意後世的評價。商業、藝術、國族、現在、過去……種種混雜與當刻的對照,看透世情的村上隆早抹去界線,又回到自己一套現實觀。

這次展覽刺激你七情六慾的,是佇立在展覽中間的大型雕塑、村上隆歷年畫作和影像,還是他自身複雜的思緒? 

 

《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

日期:2019年6月1日至9月1日

地點:大館賽馬會藝方及F倉展室

票價:$75

查詢:www.taikwun.hk/murakami

譚志榮周耀恩、部分圖片由訪者提供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19/05/tan190326hoi0056-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