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龍解碼:最後一格菲林 登上高峰的空白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李小龍之死而復生

李小龍解碼:最後一格菲林 登上高峰的空白

22.11.2016
圖片由李小龍會提供

「我們總覺得《死亡的遊戲》(註1)還有影片留下的,李小龍的筆記還有未公開的……。」海外年輕「龍迷」深信李小龍還有未公諸於世的部分。縱使很多文本記載李小龍的一生,至今仍留下很多的謎團。例如《死亡的遊戲》結局如何?若李小龍仍在生,他會開拍什麼戲?他獨特的戰鬥藝術(Martial Art)如何發展下去?他的英文戲名在海外為何一改再改?

由嘉禾製作的《死亡遊戲》在1978上映,只是收錄了約15分鐘的打鬥片,全場39分鐘的李小龍真身打鬥場面要留待日美片商在2000年公開,十六年間「龍迷」為三場清脆俐落的打鬥場面津津樂道。

《死亡的遊戲》像一幅未完成的拼圖,留下的空白格叫「龍迷」浮想聯翩,成為了研究李小龍的新課題。

whatsapp-image-2020-11-17-at-17-32-12
插圖:阮大勇

《死亡的遊戲》比《龍爭虎鬥》更早開拍,1972年秋天試拍《死亡的遊戲》。適逢美國華納邀請他拍電影,李小龍決定停拍《死亡的遊戲》,先開拍電影史上第一齣港美合拍片《龍爭虎鬥》。

未完成的劇本留給世界無限想像

李小龍曾說他嚮往的武術電影不是花拳繡腿,武術電影應該用動作做語言,不應有太多對白,完成《猛龍過江》後,他嘗試實踐這想法,試拍《死亡的遊戲》。《死》是李小龍生前的實驗式電影,未有劇本沒有預算下先開拍,原先的故事構思只有兩盒口述錄音帶,故事大是李小龍登上五重塔尋找寶藏,大戰五位武林高手。李小龍四處邀請高手在電影參與演出,已完成的影片有他的徒弟伊魯山度、好友合氣道高手池漢載及當年NBA炙手可熱的籃球長人渣巴。戲如人生,小龍擊敗天下高手,登上塔峰,恰如他當時的處境,應該如何走下去?李小龍曾向華納製片透露,邀請他拍《龍爭虎鬥》時間合適,因為正寫《死亡的遊戲》結局:登上高峰後,該如何寫下去?

由John Little(註2)編寫《A Warrior’s Journey》(中文片名:《死亡遊戲之旅》)紀錄片是根據李小龍生前的筆記日誌製作,電影結尾播出39分鐘李小龍生前的格鬥場面,也還原了《死亡的遊戲》部分情節。《A Warrior’s Journey》透露,李小龍寫日誌有先寫題目的習慣,李小龍於1973年7月20日離世,在筆記中《死亡的遊戲》的題目一直到那年的9月20日。這意味着李小龍原本計劃往後兩個月專心寫《死》的劇本。

嘉禾於1978年推出《死亡遊戲》,運用大量替身,改了李小龍的劇本,原先陪同小龍闖塔的田俊與解元戲分全刪,而與伊魯山度對打時極具哲理的對白亦全被刪剪,打鬥的場面由39分刪至15分鐘。《死亡遊戲》被影迷評為支離破碎的版本,二十年後貼近李小龍構思的《死亡的遊戲》才正式曝光。2000年美國推出《A Warrior’s Journey》,日本Art Port電影公司亦推出《死亡的遊戲Bruce Lee in G.O.D》44分鐘的原片,被喻為最原汁原味的版本。

李小龍電影有不同的版本,外國影迷搜羅世界各地的版本,將電影還原分析。
李小龍電影有不同的版本,外國影迷搜羅世界各地的版本,將電影還原分析。

最後一刻他對畫面外說了句什麼

登上塔頂後的結局是全戲的焦點,當李小龍打敗渣巴後,一臉倦容走到窗外,李小龍向外大聲呼喊,與塔外看來是主宰這遊戲的主持人說話。李小龍說罷,步履蹣跚地沿木梯黯然離開,問題是:他向外呼喊了什麼話?由於當時可能沒有現場收音,李小龍的對白靠配音完成,而《A Warrior’s Journey》與《死亡的遊戲Bruce Lee in G.O.D》的說話各有不同。

《死亡的遊戲》在1972年拍攝時沒有完整 未拍攝的最後一幕。 的劇本,結局至今成謎。
《死亡的遊戲》在1972年拍攝時沒有完整的劇本,結局至今成謎。

日版《死亡的遊戲Bruce Lee in G.O.D》

李:The game is over(向外大呼)
五重塔外的人:The game is not over, you need to find outside(由塔下傳上來的聲音)
李:I can’ t(向外大呼)

美版《A Warrior’s Journey》中文配音

李:上嚟啦(向外大呼)
五重塔外的人:安全嗎?(由塔下傳上來的
聲音)
李:搞掂啦(向外大呼)

李小龍撰寫的劇本最後是講述到塔頂找到「寶藏」,裏面是一張紙條,上面寫着「生是一個等待死亡的歷程」。李小龍御用演員李昆曾透露,小龍託他做開鎖人的角色,片酬已收,一直只待開鏡。這劇情可信度高,可能是未拍攝的最後一幕。

註1:《死亡的遊戲》(Game of Death)是李小龍離世前構思的作品,劇本未竣工先拍三分之一的打鬥影片。1978年嘉禾重寫劇本,請來《龍爭虎鬥》導演高洛斯(Robert Clouse)找替身重拍,直至今天香港版仍然以《死亡遊戲》而不是最初《死亡的遊戲》命名。

註2:John Little,中文譯名約翰.力圖。他是唯一得到李小龍妻蓮達的授權,翻看李小龍的日誌與私人手稿的作者,曾出版多本有關李小龍截拳道與哲學的書籍。

圖片由李小龍會提供
留言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李小龍之死而復生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1/game-of-death-bruce-lee-26727225-720-474-2020111707435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