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朱漢强
熱門文章
朱漢强
再見垃圾桶

朱漢強專欄:警察full gear,清潔工No one hear

7702
攝影:譚志榮

謎面:前線誰最缺裝備?

謎底:前線清潔工

催淚彈「放題」下,清潔工人職工會調查發現,七成受訪清潔工在工作期間聞到催淚煙,三成感到眼澀,兩成氣管不適,有人皮膚痕癢。更傷的是,工人缺乏保護裝備。

缺裝備是什麼意思?日常工作,清潔工有獲發普通口罩;現在警方使用催淚氣,僅小部分工友獲發N95口罩。凡聞過催淚氣者都知道,這些口罩根本擋不下這些刺激性物質,挨不了多久,便吸入氣管、觸撞皮膚,很是難耐。

最糟是遇上衝突,工會友人說,好些清潔工要躲進廁所。然而,廁所並非防煙格,無法阻擋得了一個接一個的毒煙侵襲,工友無奈硬食。不是說工友們不想離開現場,但自行離開崗位,可被當曠工,一旦主管部門食物環境衞生署怪罪下來,外判商便受罰,到頭來遭殃的依然是清潔工。

有心人想捐口罩、手套給前線清潔工,於是發電郵給食環署,收到「已提供充足裝備」的官式回應。有前線清潔管工跟我說,部門其實只派發小量N95口罩及眼罩應急,至於同樣受催淚彈影響的食環署街市,有些連五個口罩都沒有,試問十個同事如何分配?

我幫了一個穿針引線的小忙,讓有心人捐出的百多個專業口罩和手套,送到清潔工手上,希望他們的工作也有多點保障。

走訪過公廁、街市的外判清潔工及管工,發現很多工友要不是年紀大、新移民,就是不諳廣東話的少數族裔。他們的共同點是:不太懂得為自己發聲,爭取應有的職業安全。總覺得,工友們聲音再細,都是有血有肉的香港人,而非無痛無淚的object。

在10.1「高危放題」前,我發了電郵給食環署署長劉利群,提醒她作為署方最高首長,在此多事之秋有責任保障員工安全,並呼籲對方發下命令,在預示衝突前容許前線工人提前離開,同時關注前線是否配備了充足的防護裝備。可惜10.1當天,走過遊行路線上的幾個食環公廁、街市,工友還是說沒聽到上級的應變命令。

當天,當中兩個熱點又傳來催淚氣體,前線清潔工繼續硬食。蒙面法實施後翌日,有灣仔前線清潔工中招,要義務急救員援手。這一刻,腦袋浮出以下兩句話:警察full gear,清潔工No one hear。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58/MPW2658_B010-011_001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