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朱漢强
熱門文章
朱漢强
再見垃圾桶
ADVERTISEMENT

朱漢強專欄:衞生巾那話兒

圖片:法新社

幾年前,有男性朋友向我推介衞生巾。準確點說,是推介我用。

那年去大漠戈壁比賽,四日要走畢一百多公里。高溫加上漫漫長路,腳趾和腳板最受罪—它們受長時間磨擦,要是有沙子鑽進鞋裏,更會磨出水泡,甚至弄成開放性傷口,真箇比死更難受。有師兄分享血淋淋的比賽照片,指出若適時敷上即棄衞生巾,男士們便可以體驗「不方便的日子,想跑就跑,想跳就跳,乾爽清新」,不讓女士專美。

說到男性和衞生巾結緣,我另一位大學同班同學有資格說上幾句。他是廣告人,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在北京的其中任務,就是說服女士轉用即棄衞生巾。

他分享經驗之談:九十年代的中國,舶來的即棄衞生巾還是昂貴的新興產品,當時有行為研究報告指出,不少中國人仍然使用可重用的衞生帶和衞生紙墊。要攻克荷包防線,廠商於是大派試用包,又推單片裝銷售,同時針對「月經第二天流量大」、「產品不側漏」等特點來製作廣告訴求,終於打開銷售缺口。

不難想像,待中國幾億女性市場都接受了新產品,即棄衞生巾的生意流量隨時比「第二天流量」壯觀。今日,我的同學功成身退,但他有份推動的衞生巾銷量依然節節上升。市場研究指出,內地在2011年共賣出近八百四十億片衞生巾和護墊,銷售額高達280億元人民幣。到了2017年,這兩個數字更攀升到一千二百億片及527億元。

全球衞生巾產業在1990年代末起如日中天,究其原因,除了中國婦女「站起來」購買,還與塑料價格下降有關。德國的海因里希.伯爾基金會最近完成的環境報告《Plastic Atlas 2019》指出,衞生巾用上多達90%的塑料成分,原料劈價,利潤自然大幅提高。但報告也提醒,有關產品可能含有激素性化合物雙酚A (BPA)和雙酚S (BPS),女士要小心。

在2017年,中國共耗掉一千二百億件女性用品,「塑」量驚人;歐盟人口不到中國四成,其28個成員國的女士同年消耗了四百九十億件衞生用品,但就以體積比衞生巾小許多的棉條為主,後者的塑料用量只佔產品的6%。然而,歐洲多個環保組織新鮮出爐的《The Environmental & Economic Costs Of Single-Use Menstrual Products, Baby Nappies & Wet Wipes》發現,無論是衞生巾抑或棉條,這些女性即棄用品都由複合塑料製成,而且有衞生考慮,不是回收商杯茶,以致每年四百九十億件背後,實為五十九萬噸即棄垃圾。

以一位西方女性計,一生平均會用上一萬二千六百七十五件衞生用品,相當於製造了152公斤廢料,更別說全球女性的總用量了。報告便建議女士改用月經杯及可重用的布衞生巾,前者更可把廢物量大減99%。

我只走了一次戈壁,女士對衞生用品的需求卻是年年月月。有關行戈壁以外的衞生用品,我這麻甩並沒有任何心得,唯一可以分享的是,太太轉用月經杯和布衞生巾幾年了,據說相當滿意。畢竟,M for Menstruation,但M也 for Mother,然而,女士們的需要都值得好好照顧,但也要對得住地球母親。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issues/2668/MPW2668_B011-012_001_crop.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