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朱漢强
熱門文章
朱漢强
再見垃圾桶
ADVERTISEMENT

致不到四十歲的你

在全球氣候危機下,若果你還不到四十歲,抱歉說句:「無運行!」

X

權威期刊《科學》(Science)九月底刊出布魯塞爾自由大學(Free University of Brussels)氣候學家Wim Thiery的報告 “Intergenerational inequities in exposure to climate extremes”,指出四十歲以下的人,一生中面臨極端災難的次數,將會不成比例地多,而且愈晚出生愈慘情。舉例說,現在才出世的娃兒,一生中平均會遇上三十次熱浪,比六十年前出生的祖輩高出六倍;他們迎上的旱災、洪災、農作業失收和野火,也將是阿公阿嫲輩的兩至三倍。

二十年前,每年登上傳媒的極端天氣不多,現在卻三不五時便來一樁,快算不上「新」聞了。這樣說,並非鼓勵大家麻木,反而更想提醒全球極端天氣下導致的隔代不公。

圖片:法新社
圖片:法新社

地球今日積累的溫室氣體,一半以上從一九九○年開始排放,也就是不過三十年光景。這意謂由父母輩製造的暖化氣體,有份帶來孩子以後將經歷的大部分氣候災難。Wim Thiery作為三個年幼孩子的父親,意識到控制全球氣候變化對保護年輕一代的重要。這促使他與全球三十六位科學家合作,計算一九六○年至二○二○年間出生的每一代人所歷經的極端天氣,把氣候變化下的隔代不公義,用量化方式清晰呈現。

研究也發現,在南、北國度的孩子,承受的氣候不公差天共地。相較於歐洲和中亞同年齡的小朋友,非洲撤哈拉以南的上億孩童,人生中恐將經歷五十倍的熱浪和六倍以上的極端天氣。箇中原由,是低收入國家生活艱難,無法像高收入國家那樣投入資源,協助兒童適應氣候變化。

人類若把大氣平均增溫限制在攝氏兩度以內,下一代面對的熱浪次數,便可以由三十次跌至二十二次;進一步限制在1.5 ℃以內的話,更能減至十八次。無奈是,年輕人承受上一代種下的苦果,卻無法為氣候政策做決定;反而有能力改變的決策者,要不放軟手腳,要不計劃趕不上變化。

Wim說的既是全球現況,也能用來觀照香港特區政府最近公布的氣候行動計劃。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