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STORY 戰|本土好罩創辦人禤彥勳Denis:創意是最大的武器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INNERSTORY 戰|本土好罩創辦人禤彥勳Denis:創意是最大的武器

05.04.2020
whatsapp-image-2020-04-05-at-13-16-10
JACKET $4,400 SHIRT $1,000 PANTS $1,800 ALL BY HUGO BOSS GLASSES BY STYLIST OWN

假如人生是一場又一場的戰役,過去的日子禤彥勳(Denis)在科學和研發方面有相當傑出的成就,亦贏取了不少獎項,可說是人生戰場上的長勝將軍。實際上,他卻並非一位勝算在握的贏家。

他形容他的人生為一場歷奇,歷奇旅程中經歷一場又一場小戰役,險象環生,每每靠他的創意思維化險為夷。「我現在的人生就像進入了一個叢林中,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終點也許不似預期,而這個歷奇只有一次,無法重來,因此我很珍惜這場歷險,盡量享受這個過程。」

讀書時期已贏得不少獎項。
讀書時期已贏得不少獎項。

為夢想而戰 不怕繞路

出身名校的Denis,自謔過去是一名坐不定、無心讀書的學生,只因為喜歡創新研究,才迫使自己讀書。「中學會考時,心思都花在參加比賽上,當時不知道自己是對是錯,但路還是這樣走出來了,最終會考成績未如理想,能後補升讀原校的原因是校方看到我在科研方面的理想。」

唸名校壓力大,父母期望高,希望他讀醫,最終他的興趣卻在科學研發。「中六時,因看到報章報道柬埔寨窮人為謀生而冒死拾地雷拆散賣錢,以致造成永久傷殘,我深受觸動,於是埋頭研製出價格相宜的機械義肢腳。」中七那年幾乎把全部心血投放於這項研究當中,最後僥倖僅僅達到升讀大學的門檻。

機械義肢腳為他贏取了二〇〇六年英特爾國際科學展大會獎第三名、二〇〇六年「明天小小科學家」活動第一名,及二〇〇八年香港資訊及通訊科技獎以「從核輻射到電能的能源轉換」項目奪得最佳創新及研究(大專及大學生)金獎。

常說沒計劃是最好的計劃。Denis沒有刻意規劃未來的藍圖,卻由中大讀到港大,發現履歷愈來愈豐富,然而並非大家印象中一味醉心科研、不修邊幅的人,發明家還愛上跳舞,跳足七年,然後兜兜轉轉入了牛津讀PhD。

每一次開拓未接觸過的新領域,都像是一場新的戰鬥,作為一個研發家,他着重享受過程,不介意走遠程,「我的路也許比別人走得兜轉、繞得遠了,但我覺得比平步青雲更加豐富。」

中六時踏出發明家第一步,創造出機械義肢腳幫助傷健人士。
中六時踏出發明家第一步,創造出機械義肢腳幫助傷健人士。

從造口罩反思香港未來路

Denis自覺作為在香港相對資源優渥的人,需要對社會負上責任,幫助社會上弱勢的人,「世界上有許多不公平 ,有些人出生條件已有限制,例如貧窮、疾病、意外、殘障等,機械義肢腳可以是改變人生的第一步,我希望用科技為更多人帶來正常生活,盡量改變不公的情況。」

在創立「本土好罩」品牌之前,他早已創業,製作儀器幫助柏金遜病人走路,及至疫情爆發,二、三月的生產線停頓,於是想做一些慈善工作,幫助香港人,「眼見大家包括我自己都缺乏口罩,長者通宵排隊,甚至要重用口罩,過往合作組織的受助病人也不方便外出,因此萌生製造口罩的念頭。」

起初他天真地構想用三萬元造三萬個口罩出來,殊不知原來要花三四倍價錢,「花十萬元能夠幫到的人並不多,加上那時開始有人提出香港要有自己的本土口罩廠,驅使我成立自家的口罩品牌。」

對於香港要有屬於自己的生產線,他深表認同,「疫情正好讓我們沉澱下來,審視香港未來的路要怎麼走,上世紀六、

七十年代手作生產帶來了文化藝術發展,生產的過程是創意和藝術的融合,當工業消失了,文化便變得虛無,本土文化遂漸漸褪色。香港文化已然變為引入多地文化的融合體,多年來只着重貿易、金融,以致表面華麗,內裏虛無,當社會只剩下炒股和拆樓,文化何在?香港人並非沒有機會重回六、七十年代工業輝煌的年代,香港絕對可以再走昔日的路, 」

由單純想捐口罩,漸漸變了成立自家品牌,然後過程中再深化出重塑本土文化的想法,歷奇的人,夢想是大的。「很多人會笑我:在香港設廠,傻的嗎?人工高、成本高,售價相對也高,made in USA、made in Japan大家卻不會嫌貴,因為人家質素好,但made in HK難道不值嗎?只要做好質素,做好誠信,我相信本土貨不輸外國貨。」

89688893_111699087112804_5962491140400742400_o
與其他三位從事醫療相關職業的朋友,共同創立社企品牌「本土好罩」。
與其他三位從事醫療相關職業的朋友,共同創立社企品牌「本土好罩」。

食腦打仗

爭戰與分享,表面上是互相牴觸的辭彙,「本土好罩」卻強調pay it forward,助人自助,將愛分贈。公司名為「852工社」(852 social lab),用社企模式營運,強調當顧客購買他們的產品時,其實更是買背後的精神和理念,及支持一班社企裏工作的人士。

「我們不是設立一間工廠,而是一個試驗場地(lab),聘請傷健、低收入家庭等人士,為這些受忽略的羣體,提供一個聚腳點、合作社,賺取的利潤會回饋和投資社會,刺激社會的進步。我希望在這裏能融合各個階層和界別人士,產生不同的可能性,樹立一個楷模出來,長遠希望這個生態系統會是香港的將來。」

在這場抗疫戰中,香港人彷彿與無形的對手在戰爭,表面上我們戴着口罩與病毒搏鬥,實際上是一場全世界的資源爭奪戰,「所以我們更應該趁此機會審視香港真正缺乏的是什麼,未來的路我們該怎麼走。工業生產能刺激整體經濟,並令工種多樣化。過往香港人的專長和興趣沒有落地開花的機會,為謀生被迫放下夢想,好應該重新審視單一金融、IT的生態,而香港做到自己生產,我相信會是一個好的開始。」

Denis認為自己最大的武器,是他的創意思維,及對事物抱樂觀的態度,儘管情況看似複雜,問題看似難以解決,也會積極去面對,「因為問題只有一個,解決的方法卻可以有無限個,當有人以為解決方法只得一個,利用創新的思維,可以去思考出更多的解決辦法。」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04/inner-946677-whatsapp-image-2020-04-05-at-13.16.10-899x1024.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