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場不死】富利來52號A 農產品店主David: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不死富利來

【死場不死】富利來52號A 農產品店主David:適當時候做適當的事

k210602sim-220_maxwidth_1600_maxheight_1600

他的前半生遇見香港工業時代,於是年青的他在工廠從事電子零件製作,生產出的無線電話推銷到全世界去。九十年代,中國開放市場,公司的設計與技術被內地同業重覆抄襲,產品未做好,街上已經有人放着擺賣,公司最後被逼倒閉,香港工業式微,他亦到了退休的年紀。

「退休後我讀了一些農務相關的課程,去了耕田,在田裏認識不同的作物,學習到適時而食,適時而作。」他說,泥土孕育瓜菜,也孕育簡樸的真理。他把有機種植和生態保育當成了自己後半生的使命,想努力把其推廣出去。

k210602sim-202_maxwidth_1600_maxheight_1600-1

多年前,David和大型商業機構合作在港島商業區定期擺設農墟,售賣新鮮有機菜與食用花,平日收檔後需要位置暫置器材與賣餘的瓜果,於是沿着農墟找尋相宜的舖租,走着走着,走到了富利來來。

「我看着富利來建成,當時這裏的意願是打造一個商業中心,多做寫字樓和商店,原先的概念很好,也吸引了一些快遞、會計,電器修理和空運公司進駐,但經時間洗禮後,空運公司一間倒一間,最後只剩下幾間店仍然存活,商場看似凋零破敗,一堆空鋪。」結果,他在八年前開始租下富利來正門扶手電梯而上的一個攤位,在那裏自行架起了雪櫃和雜物架,當為放置農墟器具的基地,有時也會曬出一些新鮮蔬果向居民介紹有機食物的好處。

k210602sim-261_maxwidth_1600_maxheight_1600-1

「在我租下舖位之前,富利來有許多外傭姐姐過來,整個商場很熱鬧,我旁邊琴室的位置原本是一間印尼雜貨店,由印尼人打理,不少外傭姐姐於是一有空就在這裏聚集,也有一些不好的影響,最嚴重的一次聽說有人在商場隨處大小二便,把場面變得極其混亂,吃完的飯盒又隨處扔,報過幾次警,最後業主希望有新租客能整頓一下局面,於是很歡喜有人租下這個位置,當時開了一個很低廉的租價,雖然後來陸續加了幾次租,但也可以接受,業主人也很好。」

他在富利來足足八年,平日只要辦完農墟後,就把墟市的物資運回來,將一些賣剩的蔬菜包好冷藏。David把店裏設置成活動式可裝可拆的結構,關舖時只需用布一蓋,鎖上櫃枱便可以走人。

「這裏很死寂,因為舖位細,業權分散,在溝通和發展上很難找到共識,可能想一天升值吧,不少業主也不志在,把舖位扔空了廿幾三十年。你看,這裏的用料不特別好,以前有許多運輸公司,車仔轆來轆去,一轆過就聽到空磚的聲音。這年來二樓又有漏水問題,變了趕客,叫人卻步。」

提供有機菜籃

他坦言上年因疫情問題,暫時擱置舉辦農墟,原本他打定主意決定退租,剛好又遇到南叔打算活化富利來,兩人合作,南叔為他設計單張,他亦打算擴展規模,為區內市民訂送有機菜籃。

「我對自己有信心的,這幾年來我做了幾萬個客,不過我這個人在做生意方面被動,也可以說我自我,我不會主動搵客,總覺得一個人做不到幾多,賺不到幾多,也不想賺得多,不想有機菜變成中產的東西,好的菜應該人人都吃到。」現在回店,他有空就摺菜盤,打理店內衛生,雖然是賣有機菜的地方,卻整理得十分整潔,地下沒一點葉碎,美麗的本地南瓜、冬瓜與來自台灣的香水檸檬全都乖乖躺在店前的竹籃中。

k210602sim-253_maxwidth_1600_maxheight_1600-1

商場的冷氣壞了多時,太太和南叔都貼心地送他一把風扇,他把兩把風扇都對牢他的瓜果和到來的客人,自己則穿着圍裙,一身汗地忙着包菜:「我有一腔熱誠,又是農夫,我不怕熱。」他燦爛笑着,拍照時把南瓜放在上頭,像頂着一頂畫家帽。「我和南叔有相似的信念,不信富利來是死場,相信會為它帶來新的生氣,也覺得自己會有份帶起這場。」他長着老實人的臉孔,家裏的人都說他做什麼生意都蝕,他卻說自己在乎的是心中的使命。

「人們說為商必奸,但我卻只把最好的東西賣給人,問心無愧。富利來沒有我會失色,真的!」七十二歲的他信心滿滿

k210602sim-205_maxwidth_1600_maxheight_1600-1
此系列之延伸閱讀
返回系列
不死富利來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6/k210602sim-220-maxwidth-1600-maxheight-1600-20210629101752-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