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果僅存月餅會 元朗老餅家主理人:「它標誌着積少成多的舊時代美德。」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碩果僅存月餅會 元朗老餅家主理人:「它標誌着積少成多的舊時代美德。」

d210826joyce-53

「以前人人都等在農曆八月十三日晚上取月餅,因為出門都得看『墟期』;而且大家家裏沒有雪櫃,月餅放久了就惹蟻。男女老幼就這樣一直排在這門外,舉手高聲呼喊着……」此時也模仿客人高舉右手的大同老餅家第二代主理人謝禎原,眉髮早已斑白,依然清晰地訴說着當年月餅會盛況。

X
「大同」是少數尚有招收月餅會的餅家。
「大同」是香港少數尚在招收月餅會的餅家。謝禎原說,現時供月餅會的泰半是元朗人。
謝禎原認為,玉璽印章幾乎是月餅會的象徵。雖然昔日印章連夾萬被盜去,他仍特意重新打造一個一模一樣的印子。
謝禎原認為,玉璽印章幾乎是月餅會的象徵。雖然昔日印章連夾萬被盜去,他仍特意重新打造一個一模一樣的印子。

「大同」是香港少數尚在招收月餅會的老店家。聽謝禎原說,今年的月餅會收到五百多份,成績比想像中好,但當然不及從前多,「很記得,從前為了趕訂單,我一連在餅房捱了四、五晚通宵站着做月餅。」

曾聽說,月餅是一門利潤豐厚的生意,據聞有茶樓能藉此賺半年開銷;向謝禎原提問孰真孰假,只見他沉默思考片刻,「也許是吧,畢竟從前原材料便宜,人工便宜,廠房租金也便宜……」他隨即補充,凡事靠自己,若要保持跟平常中式糕點的水準,無疑只屬微利生意。

從做餅到管理,第二代主理人謝禎原均親力親為,水準多年如一。
從做餅到管理,第二代主理人謝禎原均親力親為,水準多年如一。

積少成多的時代美德

因此繼續做,泰半為了情懷。在謝禎原眼中,月餅會不獨是送禮方式,更記錄了大家過中秋最常吃到的月餅口味,還有是早年庶民社會飲食「積少成多」的儉樸與刻苦。「以前元朗的人多從事割禾,一年才只有兩次收入,我們都酌情讓他們掛帳半年。」謝禎原說。

大紅牡丹花月餅盒設計寓意「富貴」,是大同餅家多年不變的記認。
大紅牡丹花月餅盒設計寓意「富貴」,是大同餅家多年不變的記認。
大同餅家的膠袋設計,以五盒月餅的體積為本。
大同餅家的膠袋設計,以五盒月餅的體積為本。

「其實送禮背後不盡是巴結,很多老闆都會掏腰包送給夥計;弟弟也會送給哥哥。」這些年經常坐在掌櫃位置看舖的謝禎原,遇過很多通情達理的送禮人,「現時參加月餅會的,多數都是上一代有光顧的,既是習慣,也是承傳。」只是,他指出,月餅會的款式,近年早由昔日鍾情的「雜錦」轉為清一色「雙黃白蓮蓉」,「也許人與人的關係較疏離,有時摸不清對方的胃口,於是一律送白蓮蓉,最為穩妥。」

唯獨是鐵盒上的牡丹花,還有月餅存摺上的朱砂蓋印,他多年原封不改—即使年前朱砂印連夾萬被盜,他亦特意請人重新雕刻一個一模一樣的玉璽印章。

只見他的雙掌熟練又溫柔地施力,清晰的朱砂印,一半烙在店家會冊,一半烙在客人存摺。

把存摺穩穩闔上、藏於袋中,然後寄望明天,繼續為下個月供款拼搏。

月餅會,一種堅定生活的信念。

大同老餅家

元朗阜財街57號地下

2476 2630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周耀輝 新聞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1/09/d210826joyce-53-20210910091154-150x15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