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夾縫中 新書店生長】在書店的美好相遇 夕拾閒社
熱門文章
ADVERTISEMENT

【城市夾縫中 新書店生長】在書店的美好相遇 夕拾閒社

比起傳統書店,這裏更像複合藝文空間,讓書店的可能性變得很大。
比起傳統書店,這裏更像複合藝文空間,讓書店的可能性變得很大。

「夕拾閒社」坐落於觀塘工廈,一半是書店,主打本地出版及作者的書;另一半是活動空間,舉辦不同藝文活動,如手工藝班、讀書會及身心靈工作坊。店主Sharon表示開書店最重要是想推廣閱讀的體驗,「香港很缺乏寧靜的空間,到處都是噪音,我們選址在工廈頂樓,也是貪這裏夠靜。有了空間,就有無限想像。」

書店由Sharon一個人打理,她一步一步學起,每天回去便回覆讀者信息,到書執貨,間中補書,留意新書出版,也會關注每日新聞,她說:「任何一間商店,置身香港的角落,無論如何都與社會城巿不可分割,我就是一部分。」

開書店趁年輕

修讀中文系的Sharon坦言不敢說開書店是夢想,只是由自己熟悉的事物開始,也好好去學做一盤生意。她指,現在的趨勢偏向網上賣書,「為何要這麼傻,租地方捱貴租開書店?我覺得最大價值是有個地方讓不同的人相遇,有機會是來自五湖四海的人,也試過有讀者遇上作者,成為交流的平台。開書店如果能夠影響到一個人,都叫做影響社會上的一個齒輪。我覺得書好易渲染人,啟發思考,都是一件開心的事。」潛移默化的力量,往往是深入人心。

不過,籌備規劃開業的時候,她身邊的人都擔心賺不到錢,「十個有十個都反對,視乎反對的力度有幾大。但趁後生做一些高風險的事,因為負擔較小,例如屋企的顧慮都較少,其實都是開店的優勢。假設失敗,就當蝕了一年的時間,算是青春吧。」趁着年輕,義無反顧地踏上一條不讓自己後悔的路程,人生的風景興許自此不再一樣。Sharon拿起本地導演何力恒的新書《二次人生》,笑言:「不論投資電影或出書,他也是樂此不疲地做一些不賺錢的事,很堅毅。其實我一直覺得香港人都好堅毅,這本書集合了許多人的不同生命經歷,現在社會太多負能量,讀着這些故事,令到人不會輕易放棄自己的人生。」

Sharon希望開書店是為城巿開闢一個空間,能夠讓不同人相遇。
Sharon希望開書店是為城巿開闢一個空間,能夠讓不同人相遇。

香港人讀香港書

在書店的「豬肉枱」上,沒有搶眼暢銷流行作品,但放着的多是本土出版物,尤以社會議題的書籍較多,例如《元朗黑夜》、《記者上返行人路》、《失聲香港》和《誰衛我城》等等,Sharon解釋:「許多關於社會運動的書都未能在連鎖書店出現,而我們就能夠提供一個平台讓讀者接觸這些書。有些人重讀上年發生的事,可能都好震撼,因為傷口還在,有人試過在這裏讀到偷偷啜泣。我想這裏也是一個釋放情緒的空間。」

近年本地出版自由被打壓,不少政治書籍被下架,Sharon直言:「對於香港人來說,想有個屬於自己的書店。本地獨立書店不多,開書店,都想更多人讀書,推廣閱讀文化,支持本地創作。好多獨立出版的書都無法進入大型連鎖書店,大家都想反壟斷,便開闢另一個空間賣書。」她賣本地小說、散文,或者圖集、期刊,「讀書的人愈來愈少,其實閱讀不必是這麼深層次,在我看來,書店是很低門檻的事便好了。只要香港人出版的,都想支持。」除了支持本地作者和出版社,Sharon也想讓更多年輕人讀到好書,於是推出「書券蛋」,收集有心人的捐助,變成書券,資助年輕人買書,為書尋找更多讀者。

「書券蛋」收集有心人的捐助,以實際的方式支持年輕人購書。
「書券蛋」收集有心人的捐助,以實際的方式支持年輕人購書。

開闢多元文藝空間

店內書架旁邊有着各式文創精品寄賣,如地圖、海報,明信片及手作精品,Sharon笑指香港文化界好像少數族裔,所以希望將這個空間變得多元,不限書籍。書店另一半空間擺放數張桌椅,寬裕自在,在這裏容許不同的相遇,幾乎每個周末都會舉辦工作坊,支持本地手工藝者,有皮革、花藝、繪畫、蠟燭等,也有身心靈活動,如催眠、冥想、音樂治療和靜觀,在煩囂城中尋找喘息片刻。當然也有讀書會,大家圍在一起討論交流,讓思想在小小的空間肆意地碰撞。

「香港人最缺乏的是空間,沒有空間就沒有可能性。如果我想做手工藝、學書法,或者寫書,都需要一個空間。我揀選地方時,堅持要有窗,因為可以透過窗去觀察城巿發生的事,這些既會帶給人靈感,又可以是舒壓。」雖然她笑言自己要經營書店,雜務纏身,只得一對手,難以舒壓,然而,在書店內看見種種美好的相遇,因書結緣,大抵也是愉悅的回報。

 

夕拾閒社

地址:觀塘駿業街60號駿運工業大廈14A

延伸閱讀
熱門搜尋
袁國勇 出版自由 展覽 環保 食譜
https://www.mpweekly.com/culture/wp-content/uploads/2020/10/newlogo-template-1-23-20201030061705-150x150.jpg